百书斋 > 大晋狂人 > 第二百九十六章 金银满地

第二百九十六章 金银满地

  笈多国的使节刚才,新罗国的人也来了。

  比起笈多王朝的人,新罗人更加兴奋。一个小岛子上的人能见过什么奇珍异宝?

  叽里呱啦嚷嚷着难以理解的语言,一个个犹如进到阿里巴巴的宝库一般,看得店铺众人皆好笑不已。

  人群中唯有使节卫头还算清醒一些。

  “大人,真没想到此处竟然有如此多奇物!奇哉,绝妙也!”

  冯雁哈哈一笑拍着卫头的肩膀说道:

  “卫头兄汉文说的不错嘛。”

  “嘿嘿,我东夷诸国之文书皆采用汉字记录,汉文自然熟悉,只是口语较为不同罢了。”

  冯雁听闻惊奇道:

  “难道贵国没有自己的文字?”

  “从古至今从未有过。”

  “原来如此!”冯雁慨叹不已,没想到东夷诸国目前还没发明文字呢。

  想想老祖宗的智慧真不是盖的!

  “大人,我想四处看看。”卫头眼睛不时看着货架,神情有些急迫地说道。

  冯雁微微一笑回道:

  “卫头兄,此间商铺东西虽好,但价格也较为昂贵哦。”冯雁有点担心这些人没什么钱财。

  “昨日大人不是说起过可用物品交换?”

  “贵国之贡品皆献给天王陛下了,还有吗?”

  “嘿嘿,还留有一些,不过大人千万别误会,我等此行完全是按照以往惯例纳贡的,并不曾缩减。”

  “哦……我懂。”冯雁连连点头。

  卫头如蒙大赦般转身走入货架中间四处观摩。

  “此床榻甚为精美啊!哟,太子殿下坐的那种椅子也有……”

  新罗使节满脸新奇的看了足有大半时辰,这才用身上仅有金银珠玉换取了火寸条、马灯、背包、香皂、香水等物,本想多换取一些,无奈钱财有限只能依依不舍的离去。

  不过临别之际卫头说了一句豪言令冯雁捧腹大笑,“我一定会回来的!”

  送走了这些“灰太狼”,冯雁依旧回去补觉,刚躺下忽然觉得身边多了一个人。

  “春苗,别的屋子也可睡觉,为何挤在我这里?”

  “铁蛋哥,天冷。”

  冯雁无语中……

  睡梦中,冯雁梦见了晴雪,正是热恋的时光,觉得怎么亲也亲不够,怎么抱也抱不够。搂着温润酥软的身子,幸福感油然而生。

  “娘哎!快……快出去!”

  郑椿的喊叫声把冯雁惊醒了,睁开眼一看,只见郑椿与蒋平正瞠目结舌的看向自己,而自己竟然与春苗死死的抱在一起,实在不堪。

  “这个……哈哈……那个……看什么看?”

  “嘻嘻嘻嘻……”二人一缩脖子退出了房间。

  “掌柜的,外面又来人了!”

  听见蒋平的喊叫声冯雁有些不舍的挪开春苗的胳膊轻轻下了床。

  “我靠,大和国的师使节来了。”见到来人冯雁腹诽不已,本告之傍晚时分来,谁知这些人下午便到了。

  “三本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大和国使节藤原抱拳施礼道。

  “三本兄?哦……”冯雁想起昨日自己起的名字叫三本五十九。

  “原来是藤原兄,呵呵。”冯雁回礼道。

  “三本兄,此间店铺真有稀奇宝物?”

  “进去一看便知。”冯雁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此时,蒋平、毛德子、史文忠几人正带领泼皮李三等人吭哧吭哧地从后院搬用物品,两拨人一顿抢购几乎快把货架上的货品全换走了。

  藤原带着二十余使节依次进入店面,不一会,里面传出阵阵怪叫之声。

  商铺中正一片忙乱的景象,谁知间隔不到一刻的时间,狯胡国、龟兹国、莎车国、焉耆国、车师国、若羌国、大宛国等几个西域国家的使节也先后来到了商铺。

  刹那间,晋隆商铺变得格外拥挤,因为不仅有各国使节,还有数十名普通长安市民。

  各国使节根本顾不上搭话,反而相互敌视,深怕别人把这些稀奇之物换走,一个个铆足了劲拼命抢夺货架上的各色商品。

  “我的神啊,太美妙了,竟然有如此清晰的镜子!”

  “哦,万能的神明啊!此种香味比我们的香料更香!此精盐比国王用的还要精细!”

  ……

  “八嘎,不要抢夺也不要打人,我们要有秩序……”藤原嘶吼的叫声不断传来,而蒋平等人干脆也不管了,只是守在门口紧紧盯着这些人以防偷窃。

  “哐当!”一声,也不知谁把一坛酒水挤破了,毛德子操起一根木棍正想走入店中,却被蒋平一把拉住。

  “无妨,是那个戴白色头巾之人碰碎的,待会算账便是,反正他们也搞不清价格。”

  “嘿嘿……蒋兄言之有理……你们几个盯紧了!”毛德子嘿嘿一笑站定门口不再动弹,只是趾高气扬地吩咐李三等人。

  李三带着数名手下经常来店铺帮忙,顺便赚取一些钱财。

  因为冯雁曾嘱咐过,既然帮忙就不能亏待别人。

  诸国使节选好自己想要的商品拥挤在柜台处等着交换,春苗、郑椿、冯雁三位掌柜面对这么多人只能疲于应付。

  冯雁在其中算是头脑最清楚的一个,按照对方递来的交换之物等价换取,而春苗与郑椿根本来不及细算,当对方递来布袋时,打开瞅一眼是否贵重然后一股脑抢在手中,再看看对方拿取的商品价值几何,遂及毫不客气的让对方放几样回去。

  因为二人只看金银玉器,对亚麻、陶器、绢布等根本不屑一顾。

  几十名使节气得吹胡子瞪眼却毫无办法。不过,这种情形还不是最生气的,而是出门的时候均被蒋平、毛德子、史文忠、程三几人阻拦下来浑身摸个遍,那种感觉绝对是防贼。

  如果没有夹带则可以出门,如有私藏无不大耳光扇了过去。

  冯雁看在眼里只感哭笑不得,不得已向几人喊去:

  “这些人是国外使节,切不可粗鲁待之!”

  蒋平踮起脚尖看了看柜台处的冯雁,抹了一把汗水回道:

  “掌柜的,我等已经很客气了,如不是人多,他们的胳膊早就打断了!”

  “我靠!”冯雁秃噜出两字,然后无言以对。

  ……

  天色已经大暗下来,拥挤的人群渐渐散去,冯雁送别了最后一位使节回头看向货架不禁开怀大笑。

  商铺货架上空无一物,即便是后院库房同样空空如也,除了里屋那间放置贵重物品的房间。

  “嘻嘻,连玻璃也全部售完了!”春苗擦拭着满头的汗水笑嘻嘻说道。

  郑椿不断揉搓自己的胳膊,显然搬来搬去双臂很是酸痛,听到春苗的话语一脸得色道:

  “今日实在痛快,酒水、背包、家居等物一件不留全被换走了。”

  蒋平瞥了一眼郑椿埋怨道:

  “郑椿兄,你以为只有你双臂发麻,我蒋某人的双手同样肿痛无比,从未扇过如此多的耳光!”

  “啪!”

  冯雁一巴掌打在蒋平的后脑处斥责道:

  “告诉你多少次了,要以德服人!对外国使节怎能如此无礼?”

  蒋平摸了摸后脑勺嬉笑道:

  “教头,规矩可不能破坏,不少人私藏物品,一个耳光算是便宜了那些人!如不是太过忙碌定要打断其双臂!”

  “嗯?敢顶嘴?”冯雁又一巴掌拍了过去……

  打闹一阵,众人一起来到内间,皆惊诧无比。

  白日里都在店铺忙碌,此时看见堆积如山的各色金银珠宝,不由惊呆了。

  透亮的马灯将火光毫无阻隔地照射出去,灯火辉映之下,那些金银器物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令人垂涎欲滴,止不住俯身向前,想融进那迷幻的世界中。

  毛德子将手搭在蒋平的肩膀上颤声说道:

  “从未见过如此多的金银!”

  “是啊,够……够几辈子用了!”史文忠、程三连连点头附和。

  蒋平在店铺的时间不短,平日所见多为布帛铜钱,哪见过如此多的金银器物,使劲咽了口唾液喃喃道:

  “够迎娶百名小娘了!”

  毛德子同样轻声呢喃:

  “能迎娶一名漂亮小娘便心满意足了。”

  物质使人堕落,冯雁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于是大声说道:

  “拿出一部分赏给众兄弟,其余的全部送往晋陵!”

  艰苦的环境催人奋进,奢靡的环境令人懈怠。

  冯雁感觉蒋平几人最近有些变化,于是再次沉声说道:

  “近日你们几个回牧场操练,原先的伤势应该无碍了,别忘记你们是战士!”

  ……

  次日,商铺又来了不少西域使节,有鄯善、精绝、且末、戎卢、疏勒、单桓等国之人。大都赶着数十匹骆驼,并托有木箱,看着像是要“血拼”一番。

  见到鄯善国使节安平,冯雁堆起笑脸迎了过去。

  “哈哈……安兄,你等来迟一步啊!”

  鄯善使节安平闻言浑身一颤,看了看店铺四周惊问道:

  “昨夜在驿站听闻龟兹国使节甚是欢愉,过去打探一番得知换得数十件珍奇之物,难道……难道没有了?”

  冯雁看了看身后的蒋平,蒋平附耳言道:

  “程三一早便赶往秦岭,最快也需傍晚才能赶回来。倒是毛德子去往牧场先行收集一些回来,估计午时才能返回。”

  冯雅转过身无奈道:

  “诸位使节,昨日商铺奇物均被换走了,需得午时方能取一些过来,不如明日再来?”

  “哼!冯大人言而无信也!前一日在我等酒席之上说好今日换取,为何空无一物?”

  冯雁讪讪一笑回道:

  “好东西自然难以存留,否则怎能称之为奇物?不过诸位放心,只需停留几日定会让尔等满意而归。”

  “大人此言当真?”

  “当真!”

  “不!大人之言犹不可信,我等宁愿在此等候!”

  显然,这些使节心中有些怒气,埋怨到了商铺却空无一物。

  而冯雁闻言差点吐血,心想这些西夷蛮子真是多嘴,既然不信有啥好问的?

  索性,冯雁返身回去继续补觉去了。

  从早晨到午时,这些西域使节干脆坐在地面上聊起了家常,而前来商铺购物的长安市民听闻商品一售而空,皆大感败兴,只能怏怏不快的离去。

  到了午时,毛德子带人赶着车马返回了店铺,众人一看不由苦笑,只见车马之上皆是马灯、香皂、火寸条等日常用物,还有几件用过的家具,显是从爷爷、石柱及队员手中收集而来。

  与众人表情相反的是,鄯善、精绝、且末等西域使节见到这些物品皆感兴奋,一哄而上开始抢夺。

  结果就是,这些被用过的商品竟然卖得比昨日更加昂贵,一小袋金子只能换取两个马灯!

  “我的娘哎,真没想到咱商铺中的物品竟然如此值钱!”蒋平暗自惊呼。

  “教……教头,早知如此,我等三日洗一次脸,节省下来的香皂不如……不如卖给他们!”史文忠为自己往日的奢侈行为后悔不已。

  带回来的物品太少,而前来换取的使节太多,冯雁只能劝慰众人明日再来,不过越是劝说,这些人反而越是不走。

  直至傍晚时分,程三带领秦岭作坊的工匠带了不少商品回来,不过大多为家具、酒水等物。饶是如此,这些西域使节还是争先恐后的往自己骆驼身上搬运。有些家具如床榻、衣柜等因体积过大,只能由两只骆驼一起驮运。

  终于,又送走了一批使节,郑椿、春苗、蒋平等人实在乏累,身子还没挨着床边就倒地睡了过去。

  冯雁看着满地随意丢弃的金银珠玉不由苦笑出声:

  “这些家伙的那股兴奋劲去哪儿了?我靠!没见过面对满屋子金银珠宝还能睡着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