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真神武三国 > 第五百零九章 韩馥,好人一生平安

第五百零九章 韩馥,好人一生平安

  汝南,袁氏祖宅。

  时间回到给袁汤祝寿的时候。

  当袁基和钟繇从书房回到大厅后,此时前来祝寿的人也都大部分到齐了。

  袁术看到袁基出现,连忙迎了上去,说道:“大哥,都准备好了,人也都到齐了,要现在请祖父出来吗?”

  袁基扫视了一圈,却皱了皱眉,问道:“颍川四大家族除了钟氏到了,其他三家都没有来吗?”

  袁术也是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荀氏,陈氏,韩氏,都派旁系送来了贺礼,但是却没有嫡系亲自前来祝寿。”

  “呵呵,当真是好样的。”袁基冷笑一声,随后看向钟繇笑着说道:“元常,你先落座吧,本候去邀请祖父,稍后就到。”

  “明公请便!”

  袁基带着袁术走到后院,对着空中说道:“去荀氏告诉她,在完不成任务,就不要怪我不念旧情了!”

  “诺!”

  罂粟的声音应道,随即消失不见。

  “大哥,颍川士族当真是不知死活.....”

  袁基一抬手制止了袁术的话,笑了一下,平静的说道:“无妨,我早就知晓了,我是做给钟繇看的,如今天下大乱一触即发,他们怎敢在这个时候胡乱表明态度,能派旁系前来祝寿就已经是因为我袁氏的面子了,行了,我们去请祖父出来吧!”

  “好的,大哥!”

  刚走进袁汤的院落,就看见袁汤和韩馥正说着什么,不时的哈哈大笑,而袁绍和三名青年则在院外聊着什么时不时的轻笑。

  看到袁基出现,袁绍立刻起身,对着袁基笑着说道:“大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三位,他们都是韩馥大人的手下,潘凤字无双,张郃字儁乂,高览字元伯。”

  “三位,这位便是我大哥,大将军,武安侯,袁基!”

  “小人拜见大将军!”

  三人连忙激动地朝袁基躬身行礼,恭敬的说道。

  袁基听到三人的名字,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之色,暗道一声,“当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都起来吧,看你们的身姿也是常年学武之人吧?”

  “回大将军,潘某自幼习武,使的两柄大斧,双手有千斤之力,如今乃是镇世境修为!”

  膀大腰圆的潘凤一拍胸脯,对着袁基自信的说道。

  高览也不甘示弱,连忙对着袁基说道:“回大将军,小人也是自幼习武,用的一手大刀,如今也是镇世境,临近超凡!”

  “潘某也临近超凡!”

  听到高览的话,潘凤也连忙补充了一句。

  这时,袁基看向三人中仅剩的消瘦青年,他不卑不亢,不疾不徐,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

  “你怎么不说话?”

  听到袁基的话,消瘦青年拱手行礼说道:“启禀大将军,在下张郃,并非自幼习武,半路出家罢了,修为低微,不敢污了大将军之耳,故而闭口不言。”

  袁基看来张郃一眼,笑了笑说道:“哈哈哈哈,有意思。”

  “行了,本初,公路,随为兄去请祖父吧。”

  说着三兄弟就走进院落,没多久袁基搀扶着袁汤走了出来,袁绍袁术和韩馥则在后面跟着。

  路过张郃的时候,袁基突然对韩馥说道:“文节,你手下这名小将,看上去到是有几分机灵,不如赠于本候如何?”

  韩馥愣了一下,连忙笑着说道:“哈哈哈哈,家主说的哪里的话,只要是在下之物,莫说是一个手下,就算是一州一郡,家主但取无妨!”

  “张郃,今后你就跟着武安侯,千万记得要小心伺候,莫要惹得侯爷不快!”

  张郃听到这里,脸色依旧平静如常,对着韩馥双膝下跪,拱手执礼说道:“张郃遵命,这些年多谢韩大人照料,张郃感激不尽。”

  随后,张郃起身对着袁基躬身行礼说道:“属下张郃,见过主公!”

  袁基满意的看着张郃,笑着说道:“好,今日你就随我左右。”

  “诺!”

  说着,张郃就站在袁基身后护卫着。

  一旁的潘凤和高览则满脸的不悦,还有一丝不敢置信,但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好不忿的跟在后面。

  此时,袁术眼神一转,对着袁绍嘀咕了两句,袁绍想了想也笑着点了点头。

  袁绍在后面偷偷拉住韩馥的衣衫,韩馥愣了一下,转头对着袁绍露出一个疑问的表情。

  袁绍和袁术拉着韩馥留在后面,小声说道:“韩大人,我们兄弟看你那两名手下颇为喜爱,不知你可否割爱呀,我们兄弟可以拿千金加十卷名家手书著作与你交换,你看如何?”

  韩馥听后一愣,随即苦笑一下说道:“你们这是要把我的老底掏光呀!”

  袁术听到韩馥的语气没有愤怒,只是有些无奈,连忙嬉皮笑脸的对韩馥说道:“韩大人,你也知道我们兄弟这些年帮大哥做事,没有什么手下,许多事情都还是自己亲自去做,实在是太不方便了,若是韩大人能够割爱,在下愿意将家父手书标注的一卷《论语》赠予韩大人!”

  韩馥一听,连忙欣喜的说道:“当真!”

  袁术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怎敢欺骗韩大人,等祖父过完大寿,韩大人就可随我去取家父的手书!”

  “好,能得到老师的手书,也算是了却我一桩心事,潘凤和高览就赠予你们兄弟吧,今后你们可要好好帮助家主做事。”

  袁绍和袁术对视一眼,笑着说道:“多谢韩大人,韩大人放心!”

  韩馥笑了一下,就朝袁汤的方向追了过去,同时跟潘凤和高览说了两句,就不理会在一旁发愣的他们了。

  袁术看着韩馥的背影对袁绍小声问道:“二哥,你说这韩馥是人好呢,还是人傻呢,这样强大的两名武将,就这样送给我们兄弟了?”

  袁绍笑着说道:“韩大人是我袁氏门生,自然事事以我袁氏为主,行了,快走吧,大哥他们要走不见了。”

  “好的,对了二哥,潘凤和高览你要哪个?”

  “你先选吧,我都行。”

  “那我要潘凤,这家伙虎背熊腰,威风凛凛,还使的两柄大斧,一看就有无双上将之资。”

  “行,那高览就归我了。”

  小声说着,两人也跟随袁基的脚步进入了大厅。

  看到袁汤和袁基走了进来,众人连忙起身对着袁汤拱手执礼,恭敬的说道:“我等拜见老太公,祝老太公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哈哈哈哈,诸位都坐吧,诸位因为老夫这一介老朽来回奔波,当真是令老夫惭愧呀!”

  袁汤在袁基的搀扶下起身,对着众人笑着说了一句。

  “老太公说的那里话,我等皆出自袁氏门下,若是没有袁氏也就没有我们这些人,自当与袁氏荣辱与共,为老太公祝寿是我分内之事!”

  韩馥不愧为袁氏头号门生,第一个站起来对着袁汤回答。

  “没错,老太公无需如此,能为老太公祝寿,是我等的荣幸!”

  “说的对,我等有幸能前来为老太公祝寿,实在是三生有幸!”

  ......

  就在众人不断地应和时,门外传来门房的声音。

  “汝南许氏,许劭,前来祝寿,贺礼,名家圣人公孙龙手书《白马论》一卷!”

  听到这里,众人先是一愣,随后就是一片哗然。

  “名家?!”

  “许劭竟然会有名家圣人公孙龙手书的《白马论》!!!”

  “难不成他许劭是名家之人?”

  “没错,就是这样,怪不得他许劭每月召开月旦评,原来是因为他是名家的原因!”

  袁基听到这里,双眼微眯,一缕杀机浮现,看向那个从门外飘然走进来的许劭。

  “许子将,事到如今,你竟然还敢跟本候玩心眼,看来你是真的不怕死呀。”

  想到这里,袁基心中杀意暴涨,对着暗处神念传音了一句,随后就冰冷的盯着许劭,不过,他自己也知道,如今他没有办法再收复许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