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真神武三国 > 第五百一十章 寿诞之上,许劭的发现

第五百一十章 寿诞之上,许劭的发现

  汝南,袁氏祖宅外。

  许劭一身白衣出现在袁氏祖宅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袁氏祖宅。

  袁府的小门房仔细的打量着许劭,最后上前问道:“这位先生可是前来为我家老太公祝寿的?”

  许劭笑了笑,点了点头。

  小门房连忙说道:“先生这边请,祝寿的人员一律需要登记。”

  许劭又摇了摇头说道:“时辰还不到,我在等会,这位小兄弟你且去忙你自己的吧。”

  小门房疑惑的看了看许劭,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于是就回到大门外,紧紧的盯着许劭,看他到底想干嘛。

  就这样,许劭站了许久,直到听见袁氏府邸内传来阵阵祝寿之声,许劭才长吸一口气,坚定了自己的神色,朝小门房走去。

  “小兄弟,登记吧,我乃汝南许氏,许劭,前来祝寿,贺礼,名家圣人公孙龙手书《白马论》一卷。”

  小门房听到最后圣人两个字,愣了一下,能成为袁氏祖宅的门房,也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自然懂得东西也多一些。

  “这位先生,小的好心提醒你一句,如今这里面坐的可都是达官显贵,而这寿礼可是要传唱的,若是你到时候拿不出来,或者拿出来的是假的,损的可是您自己的颜面!”

  许劭笑着点了点头,从怀里拿出一卷散发着金色光芒的竹简,轻声说道:“多谢小兄弟提醒,传唱吧!”

  小门房看到许劭竟然真的拿了出来,连忙重重的扇了自己一个嘴巴子,对着许劭拱手行礼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先生勿怪。”

  “无妨,劳烦小兄弟传唱的时候,大声一点。”

  小门房连忙点了点头,大声对着里面喊道:“汝南许氏,许劭,前来祝寿,贺礼,名家圣人公孙龙手书《白马论》一卷!”

  许劭微笑一下,在小门房的带领下走进袁氏府邸。

  刚一进入大厅,许劭就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直达心底的杀意,抬头一看,发现此时袁基正盯着自己,那种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样。

  微微打了一个冷颤,许劭还是坚定的走进大厅,笑着对袁汤拱手祝寿说道:“末学后进,许劭,见过老太公,祝老太公寿比齐天,福满子孙。”

  袁汤听说过许劭的月旦评,也知道他是个闻名天下的大名士,如今他亲自来给自己祝寿,还献上了圣人手书作为贺礼,不由得也是喜上眉梢。

  “哈哈哈,汝南名士许子将的大名,老夫也是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来,快入座!”

  “多谢老太公赐座!”

  许劭对着袁汤行了一礼后,又对着袁基行礼说道:“草民许劭,见过大将军。”

  袁基平静的笑了笑,说道:“许子将不愧为闻名天下的名士,当世清流,不过让本候没有想到的是,许子将的心思手段也是这世间一流呀,哈哈哈,本候当真是大开眼界!”

  许劭听后又是深深鞠了一躬,恭敬的说道:“不敢当大将军夸赞,不过就是一些自保的手段罢了,许某素来没有什么大的志向,平日里也只是游山玩水的闲人罢了。”

  “哈哈哈哈,闲人,这天下哪里有闲人,人活着就不可能闲下来。”

  袁基看着许劭笑着说了一句,随后就不在理会许劭了。

  许劭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朝着袁基拱手又是一礼,随后坐了下来。

  袁基看了袁绍一眼,袁绍会意,立马对着众人高声说道:“寿宴开席!”

  娇俏的侍女捧着一道道佳肴放在众人面前,歌舞伎和乐师也在这时开始演奏歌舞,一时间欢声笑语不断。

  酒过三巡之后,袁汤有些酒意上头来了兴致,对着许劭说道:“子将,老夫听闻你善长观人识人,甚至就连颍川荀氏的荀爽和荀靖,你都敢评论其‘二人皆玉也,慈明外朗,叔慈内润。’今日我袁氏门生尽皆在场,不如劳烦子将点评一下如何?”

  许劭听后脸色微变,连忙起身拱手,对着袁汤说道:“老太公说笑了,在下何德何能敢点评荀氏二公,不过就是对于二公有感而发罢了,实在不值一提,还请老太公见谅。”

  袁术在一旁听得却有些不悦了,冷嘲一声说道:“许子将,你不过就是一介平民,我祖父让你点评你竟然还敢推三阻四的,你是何用意,莫不是看不起我袁氏!”

  袁术的话一出,在场的袁氏门生本来就对许劭名家的身份有些介意,这下统统盯着许劭,看他怎么回答。

  “唉,苦也,若是此次能脱身,我还是回名家躲一段时间吧。”

  看着周围人的目光,许劭在心中苦笑一声,不过他还是转头看向袁术开口说道:“袁三爷息怒,在下.....咦!”

  许劭正说着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他仔细盯着袁术的面容观察,最后竟然面露惊疑之色。

  “这不可能呀,袁术的面相怎么会改变了?而且他的心性好像也发生了一些变化,真是奇怪!”

  许劭在心中自语几声,随即转头看向袁术身旁的袁绍,这一看更让他震惊,袁绍的面相竟然也发生了变化,于是许劭朝着袁氏门生一个一个看了过去,让他无比震惊的是,有些他曾经观察过的人,竟然都或多或少的发生了一些变化,其中最明显的就是韩馥。

  “这怎么可能,韩馥一方诸侯并且半道崩卒的面相竟然彻底变了!”

  “喂,你怎么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你什么意思呀!”

  被晾在一旁的袁术却是怒了,直接拍案而起,指着许劭大喝一声。

  “不可无礼,坐下。”

  这时,袁基轻声说了一句,袁术看了袁基一眼,连忙坐了下来,但还是气呼呼的看着许劭。

  许劭这才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连忙对着众人说道:“在下一时走神,还请诸位勿怪!”

  随即,许劭连忙对着袁基行礼说道:“不知大将军可否借一步说话!”

  袁基看着许劭刚刚的表现,就猜到了他应该是发现了什么,毕竟许劭识人相面的能力也是当世一绝。

  “呵呵,子将这是何意,本候前两天不是给过你与本候详谈的机会,是你自己没有抓住,今天乃是祖父寿诞,只谈家事,不论其他。”

  “就是,许子将,你是不是沽名钓誉呀,到底会不会相面,若是不能趁早说了,大家笑一笑就完了,也省的到时候下来台,损的可是你自己的颜面。”

  袁术紧接着袁基的话,就开始了冷嘲热讽。

  许劭此时心思流转,不停的想道:“我名家为了保持公正客观的理念,绝对不可以出仕,这是规定,但是如今这袁氏门生竟然大部分面相都发生了或多或少的变化,我若不能查清楚定然是食不知味!如此可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袁基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许子将,本候曾听闻,荀氏荀彧曾得南阳名士何颙称赞其为当世王佐之才,不知道你是如何看待的?”

  许劭想了想,拱手行礼回道:“启禀大将军,荀氏荀彧确有经天纬地之才,当世无人能及,说是王佐,并不为过!”

  袁基笑了一声,随即指着钟繇对许劭问道:“本候认为我这位挚友颍川钟氏钟繇,也有不弱于荀彧的才能,甚至将来还会超过荀彧,子将认为如何?”

  钟繇听后一惊,连忙起身对着袁基准备说什么,就看到袁基一抬手制止了他,同时袁基紧盯着许劭,他想看看许劭能不能看出来钟繇将来有圣人之象,若是不能,那许劭也就可有可无,但若是许劭能看得出来,那可就两说了。

  听到袁基的话,许劭开始仔细的观察钟繇。

  “面相富贵,是有福之人,眼中神光内藏,是个宿慧内秀之人,眉长平稳,看上去是个宽厚仁慈之人,但眉峰有锋锐之姿,说明性子有些外柔内刚有自己的处世原则,天庭饱满......等下,这是!!!”

  突然,许劭面露惊容的看向钟繇,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眼中满是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