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小阁老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上有疾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上有疾

  闰二月廿二日,是难得的早朝日子。

  百官上一次上朝,还是元旦大朝呢,这之后就一直未能再睹天颜。

  据说是圣躬有恙,但百官已经被常年怠工的皇帝弄得见怪不怪了,甚至有那哗众取宠之辈,还上本劝谏陛下要诚实勤政,不要老咒自己,那样不好云云……

  然而二月里,宫里隐约有些不好的传闻,据说皇帝确实病了,从正月下旬身上就起疮,迟迟不愈合。太医院那边也传来院使院判轮番入值乾清宫,所有太医都被下了禁口令的消息……不许乱讲话,恰恰说明情况之严重啊。

  于是百官纷纷上本请安,询问皇帝的病情,一时间京城人心浮动,街头巷尾都在议论皇帝的病情。

  好在隆庆皇帝几日前龙体见好,并接受了高阁老所请,于今日出朝御门听政,以安人心。

  这消息一出,便让京城略显压抑的气氛为之一松。

  今日春和景明,大臣们便都早早的来到宫门外,高高兴兴等候着见皇上一面,然后回去参加各部举行的茶会。

  还有五天就是谷雨了,这时各衙门已经收到了地方上送来的第一批春茶,按例是要举行茶会,品鉴评比各地名茶,卖弄风雅一番的。

  当然,高阁老当朝,怎么可能让这帮狗官舒服呢?

  如今京官们最关注的问题是……月初吏部奏请,今后两京官员外放时,若以疾乞休者,俱予致仕,不许病愈起用。若有规避者即降级改用,敢违抗不赴者除名闲住。

  至于外官称病乞休者,必其事情迫切,方可照准。而且对于奏荐起用病愈官员,须由抚按官考核裁酌,不得徇私滥举。

  皇帝自然准奏。

  这可要了亲命了。要知道,大明官员虽然明面上假期不多,但日子却是历朝历代最舒服的。

  因为文官集团是国家真正的统治者,怎么可能会亏待自己呢?他们不好大张旗鼓的给自己增加假日,那样影响不好。便用请假来给自己谋福利。

  他们请起假来不是一般的凶,上本说要奉养老母,就能回家休两年;又上本说身体不好,还能再回家休息几年。等在家玩儿够了,静极思动了,就可以销假重新出来做官了。

  除了可以名正言顺的怠工之外,这一请假制度还被官员们灵活用来规避不利的任命。比如除非当封疆大吏,否则京官都不愿意外放,这一点跟带清正好相反。

  但地方上那么多官职,总要有人去当的。于是当不合意的外放任命下来时,官员们便会忽然生病,不是突发目疾就是得了风眩,总之生活不能自理,自然不能履职了。

  朝廷只好放他们回家,游山玩水几年,您瞧怎么着?好了!于是等到有好的机会,便又在同年举荐下,活蹦乱跳的出来做官……

  经年日久,‘请假福利’成了大明官场因循的惯例了,以至于没请过假的官员都觉得亏得慌。就连张相公也曾请病假,回家玩儿了三年。

  像张四维那种不要脸的,甚至请假的时间比上班还长,也没耽误了他进步。

  朝廷不是没意识到这是个巨大巨大的空子,可官场潜规则一旦形成,就轻易无法改变。为此在成化年间规定,百官患病三个月不复任者便停发俸禄,直到复任后才能领取俸禄。

  可当官的谁还靠那点儿俸禄过火啊?鱼肉乡里它不香吗?所以也没啥杀伤力。到了正嘉隆三朝,皇帝一个比一个惫懒,上行下效,官员休假就肆无忌惮了。

  但高阁老这一搞,好日子可就到头了。高拱非但堵上他们靠泡病号,躲避外放的路子。甚至他们平时请病假以后,想起复的难度也会大增了。

  官员们自然怨声载道,但高拱今年火气很大,谁也不敢触他的霉头。只能私下问候下他老母,还不敢太大声,不然让汪汪队听见,又是一场横祸。

  ~~

  此时,被官员们纷纷问候老母的高阁老,正和张居正一边说话一边走出内阁。高阁老是工作狂,经常通宵加班,张相公也只好陪他一起夜宿内阁,一连数日不得回家,憋得不要不要。

  “这天儿真好啊!”高拱心情舒畅的伸了个懒腰,心情十分愉悦。隆庆皇帝把他当成父亲,他心底又何尝不把隆庆当成亲儿子呢?皇帝这一痊愈,他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向张居正示好道:“待会儿,广东的好消息,就由你来禀报了。”

  前日广东八百里加急,两广总督殷正茂集结麾下精锐部队,打破常规,发动了对盘踞潮州、惠州的蓝一清、赖元爵所部的进剿。

  殷正茂忠实的贯彻了高拱和张居正‘申严将令、调益生兵,大事芟除,见贼即杀,勿复问其向背’,以雷霆万钧之势直捣黄龙,大破叛贼老巢,一举俘虏了匪首蓝一清、赖元爵!眼下虽然仍在艰苦的剿灭余寇,但大局已定,两广海陆彻底平定,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都是元辅用人有方,仆什么都没做,”张居正落后高拱半个身位,忙推让道:“还是元辅来说吧。”

  虽然他负责军事,一直全程关注殷正茂的平叛事宜,并承担了巨大的政治风险,确定了‘见贼即杀’的残酷镇压方针……

  “哎,你来禀报就不是老夫的功劳了吗?就你说吧!”高拱哈哈大笑,以他如今的地位,已经不屑于跟下面人抢功了。

  “是。”张居正这才恭声应下。开年之后,他对高拱愈加恭谨,完全以下属自居了。

  高拱对他的态度十分满意,也就没着急再拉高仪入阁,暂时维持着目前的二人转。

  “你那个女婿还不回京,”只是高拱从来就是藏不住话,又提起了插在心头的那根刺道:“不会又在躲着老夫吧?”

  “怎么会呢……”张居正无奈的望向前方,心说又来了,没完没了了……

  “老夫已经又让他混过去好几个月了,这下婚也结完了,再不回来今年又耽误了!”高拱越说越生气道:“他是真不把老夫放在眼里啊!”

  高拱骂骂咧咧一通,却没听到张居正回应,他不由更气愤道:“一说到他你就这样子,把个女婿看的比儿子都亲!我说你呢,哑巴了?!”

  他狠狠瞪一眼张居正,才见张相公定定望着前方,一脸的不解。

  “怎么了?”高拱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也一下呆住了。

  只见隆庆皇帝的乘舆,已经出了皇极门,正停在御道上。

  御门听政时,皇帝的金台帷幄只需要到皇极门前即可,万不会跑到会极门来的。

  “皇上不在皇极门升御座,跑来这儿干什么?”高拱顾仔细一看,隐约望见隆庆皇帝已经下了乘舆,正站在御道旁指指点点,孟冲等近侍环跪一地。

  “这是谁惹陛下生这么大气?”见皇帝仿佛在向什么人发火,高阁老不禁大怒。“不知道龙体才刚大好吗?”

  张居正摇摇头道:“赶紧去迎驾吧。”

  “嗯。”两位大学士便整整朝服,甩下一众舍人,快步朝御道而去。

  这时,几个随驾太监也小碎步飞驰而至,一看到两人忙呼道:“二位阁老快点,皇上要见你们!”

  “发生什么事了?”高拱一面加快脚步,一面低声问道。

  随驾太监欲言又止道:“你老到了便知。”

  待两位大学士来到皇帝驾前,隆庆这才神色稍霁,上前一把拉住刚要磕头的高拱的衣袵,像个要跟父亲倾诉的孩子一样,一时却又无法开口。

  高拱被揪住衣袵跪不下去,只好躬身问道:“敢问皇上这是要去哪?又是为何发怒?”

  “是啊,去哪?”隆庆忽然怅然道:“我也不知道去哪?”

  “陛下快要上朝了,有什么事回头再说。”高拱焦急道。此时景阳钟响,宫门已开,百官已经入班了。

  “不,朕不上朝,那些大臣都等着看朕的笑话呢。”隆庆却断然摇头。

  “那就先回乾清宫吧。”高拱一看皇帝这状态,确实不宜上朝,便改口道。

  “不,朕更不回宫。”面色变得苍白,仿佛宫里有吓人的鬼魅一般。

  “皇上不上朝又不回宫,那去哪儿呢?”高拱不禁心疼道:“望皇上还是还宫为是。”

  见隆庆陷入了沉默,高拱赶紧向张居正递个眼色。后者会意起身,跑去午门阻拦上朝的官员,不让他们看到皇帝失常的一幕。不然京中又要谣言四起了。

  好一会儿,隆庆方低声道:“我回清河县……”

  “呃?”高拱一愣。

  跪在地上的孟冲忙小声提醒道:“后果园那个。”

  “那,好吧……”高拱只好点头。现在皇帝想去哪去哪,只要能定下神来就好。

  “你送我。”隆庆巴望着高拱,十分可怜。

  “臣送皇上。”高拱强忍住眼泪点点头。

  隆庆这才松开他朝服的右袵,却又紧紧拉住了他的手。

  这时龙袍的袖子后褪,露出了皇帝苍白的手臂,上头暗红色的疮口触目惊心……

  “嘶……”高拱不禁倒吸口冷气。

  “其实朕的病没好,这疮就是不肯落痂,争奈何?”隆庆惨然一笑。

  ps.先发后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