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娘娘她不想再努力了 > 第443章 :礼物
  眼看冬天又来了,花漫漫的孕吐反应终于渐渐减退了。

  她的胃口又恢复正常了,每天又能放肆地吃吃喝喝。

  “王爷你快看,我最近是不是长胖了?”

  李寂仔细打量她:“没有啊,不胖。”

  花漫漫摸着自己的杜皮:“你看看我的肚子,比之前大了点,肯定是胖了。”

  李寂也跟着摸了摸她的肚子,无奈地道。

  “你都怀孕五个月了,有点肚子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花漫漫一拍脑门,恍然道:“对哦,差点忘了我还怀着身孕这回事。”

  李寂轻笑:“人家都说一孕傻三年,看来是真的。”

  花漫漫掐他的腰,没好气地道。

  “你说谁傻啊?”

  李寂赶紧往后躲:“我什么都没说。”

  他是真怕了,漫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毛病,一不高兴就掐他的腰。

  他忍不住抱怨:“以前你明明不是这样的啊。”

  花漫漫往榻上一坐,端起果盘,边吃边问:“我以前是怎么样的?”

  “你以前对我可温柔了,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从来都不会反驳我,更不会打我骂我。”

  李寂的语气里充满了怀念。

  他是真的怀念那个时候的漫漫啊,整个就是一小甜宝。

  花漫漫:“我那都是装的。”

  李寂:“那你如今怎么就不装了?”

  花漫漫:“反正你有读心术,不管我怎么装都骗不过你,那我还装什么装?白费力气。”

  李寂:“……”

  他忽然很后悔,自己不该将读心术的事告诉她。

  他就应该把读心术的秘密藏一辈子!

  在上京迎来今年的第一场雪时,一道八百里加急的密函被送到了皇帝手中。

  奉旨南下平乱的吴书风死了!

  皇帝迅速扫完密函上的内容。

  密函中只有短短几句话,说吴书风是死在了敌军刀下。

  皇帝用力将信纸拍在桌案上,沉声问道。

  “吴书风怎么死的?”

  负责送信的斥候跪伏在地上,一五一十地回答道。

  “吴大人刚到陵南的时候,就因为水土不服生了一场大病。

  他立功心切,不愿安心修养。

  他硬是带着病去指挥打战,导致病情一直都是反反复复,始终无法痊愈。

  在一次跟敌军对战的过程中,吴大人跟大军走散。

  敌军趁虚而入,抓住了吴大人,试图用吴大人的性命安全逼迫我们退兵。

  吴大人宁死不屈,最终选择了自尽而亡。”

  皇帝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口的怒火,继续问道。

  “吴书风身为主帅,怎么会跟大军走散?”

  斥候将头埋得更低了:“是因为吴大人跟几位副将发生了争执。”

  皇帝:“什么争执?”

  斥候将他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

  原来,从吴书风奉旨接管大军后,军中的将士们就很不服气。

  在他们看来,吴书风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鸡,凭什么要让他们听这么个弱鸡的指挥?!

  吴书风虽然熟读兵书,身上却有文人都有毛病,比如说情高,比如说看不起那些只会使蛮力的武夫。

  双方互相看不顺眼,谁也不肯退让。

  大军内部成了一盘散沙。

  打战的时候几乎是各自为政,吴书风这个主帅成了个空壳。

  后来吴书风发了狠,下令杀了个副将,这才将指挥权夺了过来。

  但这也直接导致几个副将对吴书风的不满达到巅峰。

  吴书风之所以会跟大军走散,正是因为他遭到了几个副将的联手排挤。

  原本那几个副将就只是想让吴书风吃点苦头,别以为拿着一道圣旨就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

  谁知吴书风运气太背。

  他跟大军走散后没有留在原地等待救援,而是带着一队亲兵四处乱跑,结果好死不死恰好就撞到了敌军的手里头。

  吴书风这人臭毛病一大堆,但忠君爱国的心却是实打实的。

  他硬是扛住了敌人的糖衣炮弹,以身殉国了。

  皇帝被气得心疾发作。

  宫中又是一通忙乱。

  李寂得知此事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

  他早就料到吴书风此去不会有好结果,因此对这个消息并没有多大反应。

  军中那群家伙都是一群慕强主义者。

  对他们来说,只有强者才配领导他们。

  吴书风显然不符合他们对于强者的定义。

  他压不住人,无法服众,战败就成了必然的结局。

  花漫漫举起一个小小的布偶,兴奋地道。

  “我终于做好了!”

  最近闲来无事,她忽然又开始拿起针线,想给未出世的孩子做个布娃娃,算作宝宝的出生礼物。

  李寂无脑夸道:“这个小狗做得很可爱啊,宝宝肯定会很喜欢。”

  花漫漫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幽幽地道。

  “这个是小老虎。”

  李寂仔细看了看那个小玩偶。

  它和老虎唯一的共同点,大概就是都有四条腿。

  李寂提议道:“你要不要在小老虎的脑门上绣个王字?这样会更有辨识度。”

  花漫漫一摊手:“可我不会绣花啊。”

  李寂:“让似云帮你绣。”

  花漫漫表示拒绝:“这可是我亲手给宝宝准备的出生礼物,怎么能假手于人呢?”

  她眼珠子一转,忽然将主意打到了狗男人身上。

  “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帮我在小老虎的脑门上绣个王字?”

  李寂想要拒绝。

  他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做绣花这种事情?!

  传出去多丢人啊!

  然而花漫漫压根就不给他就觉的机会。

  她直接将针线篓子连同小老虎布偶一起塞进了李寂的怀里,诱哄道。

  “你快绣,等你绣好了,这个小老虎就是我们共同送给宝宝的出生礼物,宝宝将来知道这个小老虎是我们一起做的,肯定会很开心的。”

  李寂幻想了一下那个画面——

  宝贝女儿举着小老虎布偶,欢快地喊着:“爹爹,我好喜欢你和娘亲做的布偶啊!”

  可恶!他竟然该死的心动了!

  李寂左右看看,确定屋内没有其他人,这才犹犹豫豫地拿起针线。

  花漫漫凑过去,热情地指导。

  “从这儿开始下针,对,就是这里。”

  李寂捏着绣花针的手指非常僵硬,穿针走线的动作也很笨拙。

  他的双手曾经握过缰绳和剑柄,杀过无数敌人。

  却从未捏过绣花针。

  为了给未出生的宝宝准备礼物,他今儿算是拼了!

  ------题外话------

  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