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娘娘她不想再努力了 > 第444章 :措手不及

第444章 :措手不及

  然而还没等李寂把“王”字绣完,就收到了来自皇帝的传召。

  他不得不放下针线,起身去换衣服。

  花漫漫歪在榻上,手里把玩着小老虎布偶,小声嘟哝道。

  “圣人怎么在这个时候召你进宫啊?外头天都快黑了,这不耽误人家用晚膳嘛。”

  李寂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衣襟,嘴里说道:“你先吃,不用等我,我办完事就会回来的。”

  关于皇帝为何会突然召见他,李寂心里其实是有数的。

  无非就是为了陵南平乱的事。

  当初东阳王狼狈逃离上京,仓促地躲到了陵南,不论是道义、亦或是实力,他都不占上风,按理说朝廷想要拿下他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然而这都小半年过去了,皇帝派去平乱的将领接二连三出事。

  东阳王非但没死,他反倒在陵南站稳了脚跟,隐隐有了要跟朝廷长期抗衡的趋势。

  若真让东阳王得逞,使得大周江山被一分为二,不仅天下要乱,皇帝的一世英名也没了。

  如今东阳王已经成了皇帝的心腹大患。

  皇帝想要尽快除掉这个祸患,就只能使用最锋利的刀。

  而李寂就是最锋利的那把刀。

  哪怕皇帝不想用他,如今也到了不得不用他的时候。

  李寂离开后,花漫漫百无聊赖,抱着小老虎在床榻上睡了一觉。

  等她醒来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黑透。

  似云扶着她坐起身,提醒道。

  “厨房已经将晚膳准备好了。”

  花漫漫打了个哈欠:“王爷还没回来吗?”

  似云颔首:“是的。”

  花漫漫想等昭王回来一块用膳,但架不住肚里咕噜直叫,她怕饿着腹中的宝宝,便起身去吃了些饭食。

  似云和青环伺候她洗漱更衣。

  因为晚上睡过一觉的缘故,她现在没什么困意,拉着青环和似云一起玩牌。

  她一边玩牌一边等昭王回来。

  李寂很晚才回到王府。

  听到外面的动静,花漫漫离开丢开纸牌,在青环和似云的搀扶下起了身。

  房门被推开,李寂大步走进来,和他一起进来的还有冰冷的寒风。

  他迅速反手关上房门,将寒风和冰雪隔绝在外。

  他脱掉厚重的灰白色鹤氅,随手丢给青环。

  花漫漫快步朝他走过去。

  “你用过晚膳了没?”

  李寂如实回答:“我在宫里吃了些,但没怎么吃饱。”

  花漫漫赶忙让人去准备夜宵。

  李寂将双手放到火盆上烘烤,等烤得暖和了,再去牵漫漫的手。

  他牵着漫漫坐到榻上。

  “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花漫漫哼道:“当然是在等你呀。”

  李寂心中熨帖,勾唇轻笑:“以后别再这么傻了,我要是没回来,你就睡你的,不用管我,横竖我也不会亏待了自己。”

  花漫漫:“没事,反正我之前已经睡饱了,这会儿不困,顺带等等你也没关系。”

  李寂:“……”

  笑容逐渐消失。

  原来他只是个顺带的。

  夜宵很快就被端了上来,是一大碗热腾腾的鸡丝面,另外还配了两个小菜。

  花漫漫单手托腮,看着坐在桌对面的男人大口吃面。

  等到他吃得差不多了,花漫漫方才开口问道。

  “宫里的御厨手艺那么好,你怎么会没吃饱?”

  李寂放下筷子:“我是跟圣人一块用的晚膳,圣人还在生病,加上心情抑郁,胃口很差,没吃几口就停筷了。”

  花漫漫恍然,人家皇帝都不吃了,李寂一个臣子怎么可能继续吃?自然也得跟着放下筷子。

  李寂接过茶盏漱口,用丝帕擦干净嘴唇,肃然道。

  “有个事我要跟你说。”

  见他忽然变得严肃,花漫漫也跟着放下胳膊,坐直身子。

  “什么事?”

  李寂从袖中拿出一封烫金奏本,沉声道:“这是圣人刚下的旨,命我前往陵南,全权接管平乱一事。”

  他随手将奏本扔到桌案上。

  那副随意的动作,仿佛被他扔出去的不是圣旨,而是在书铺里用十文钱买的廉价话本。

  花漫漫拿起奏本看了看。

  里面洋洋洒洒写了很多字,其中大部分都是在夸赞昭王此人有多么骁勇善战忠君爱国,直到最后再提及南下平乱之事。

  这个消息来得太过突然。

  花漫漫有些措手不及。

  她想问李寂,能不能别走?

  平乱不是小事,若是李寂去了陵南,少说也得一年半载才能回来。

  那样一来她就只能独自面对生产这件事。

  她害怕。

  可圣旨都已经下了。

  李寂要是不去,就是抗旨。

  过了好一会儿,花漫漫才开口,干巴巴地问了句。

  “什么时候走?”

  李寂定定地看着她,低声道:“我不想走。”

  花漫漫愣住。

  李寂:“我不想跟你分开。”

  不只是漫漫害怕,他比她更害怕。

  他怕她生产的时候出现意外,怕她会出事。

  他想陪在她身边,和她一起见证孩子的出生。

  花漫漫喃喃道:“可是圣旨都已经下了……”

  李寂狠了狠心:“我可以假装骑马时不慎摔断腿。”

  到那时候就算皇帝下了旨,也不能强迫一个残废去领兵打战。

  花漫漫被吓了一跳,赶忙劝阻。

  “你别乱来啊!我可不想跟个残废过一辈子。”

  李寂看着她的目光逐渐变得幽怨。

  他为了留下来陪着她,甚至不惜摔断腿。

  可她倒好。

  她居然还敢嫌弃他!

  花漫漫:“既然圣人都已经下旨了,那你就去吧,等你得胜归来,我带着宝宝去给你接风。”

  且不说自残这件事有多不值得。

  哪怕李寂真的成了残废,也不一定能瞒过皇帝。

  凭皇帝那个多疑的性子,指不定又要生出多少猜忌来呢。

  李寂还是很不乐意。

  “我要是走了,就没法陪着你生产了,我不放心。”

  花漫漫:“没什么不放心的,我这一胎怀得很稳,稳婆是早就找好了的,飞鹤真人也一直都在,到时会我娘也会过来搭把手,万事俱备,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她这话既是在安慰李寂,也是在安慰自己。

  李寂沉默不语。

  花漫漫开始给他画大饼。

  “等你这次打了胜战回来,圣人肯定又要封赏你,到时候你就让圣人赏你个封地。

  将来我们一家三口躲去封地生活,不再掺和上京里的是是非非,好不好?”

  李寂明知道对方是在忽悠自己。

  但他还是被她描述的未来打动了。

  一家三口找个偏远的地方,关起门过自己的小日子。

  想起来都觉得痛快。

  李寂低低地应了声:“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