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乱三国之君汉 > 第0270章 说动
  不单刘郃与程璜,育阳侯府上,曹节跟王甫,此时也正相对而饮,谈论着刘珌的事情。

  看着对面脸色阴沉沉的曹节,王甫给他斟满一盏酒,才开口道:“侯爷,还在为那刘珌之事而烦心?”

  王甫的话,让曹节将视线移向了他。

  将酒壶放下,王甫却是微微眯了眯眼睛,笑道:“侯爷,那不过就是一个垂髫小子,何须让侯爷费这么大的心气呢?”

  知道以前曹节曾派刺客行刺过刘珌,却是无功而返,王甫又继续说道:“此次,刘珌来洛阳之时,带的人手可是不多的。返回西凉,又已经分了些人手护送那批兵器回去,如此一来,两边的人手将会更少。”

  一听到这里,曹节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也是有这么个盘算,可慑于此前两次的失败,曹节还是对刘珌有所忌惮的。

  如若这一次再白白地折损人手,岂不是太吃亏了?

  可要他看着刘珌,这般明晃晃地带着陛下赏赐的那些神兵利器,安然无恙地返回西凉休屠去,曹节又心有不甘。

  留意到曹节神情的一些变化,深知曹节秉性的王甫,微微挑了挑眉,饮下那一盏酒,才继续说道:“侯爷,既然刘珌心大,兵分两路,岂不是给我等动手的好机会?不管是刘珌在途中丧了命,亦或是那些御赐之物丢失出变故,后果,都足以解决掉刘珌。”

  为了继续说动曹节,王甫接着说道:“此次,刘珌就带了几个护卫而已,加上陛下又赏赐的几个,分了两路,一路顶多也就数人而已。更何况,刘珌会将更多的人手,留在护送御赐之物那边,岂不是给了我等绝好的机会?”

  除了神兵利器,还有珠宝钱财,绫罗绸缎,数量不少,刘珌已经安排人护送着回去西凉了。

  也因为人手的分散,反倒是让王甫嗅到了可以利用的机会。

  不仅曹节,王甫对于刘珌,那也是多有忌惮。

  当年未央宫之变,他事后想一想,变故多半就是出在刘珌这个人物身上的。

  可惜,他再去打听,也无法完全得知,当时陛下跟刘珌在一起,究竟发生了什么。

  随着后来刘平被算计,刘珌跟着远赴西凉休屠,王甫也就暂时放下这一茬。

  却不想,陛下依然这般信任刘珌。

  正是因此,王甫才再次对刘珌生起了忌惮,想要趁早除掉。

  想必,跟他同样想法的,也不在少数。

  可惜的是,他自己的势力跟人手都比较有限,不得不来撺唆曹节,想要借助曹节来除掉刘珌。

  果然,听了王甫的话,曹节眼中闪过狠辣之色。

  说起来,他跟刘珌还真是不对付。

  而这,也是从先帝的时候就开始了的。

  当初的星象之变,以及所谓的“福星”事件,还有田圣的怀上身孕,诞下皇子刘唯,一系列的事情,都让曹节不得不对所谓的“福星”刘珌很是忌惮。

  后来,皇子刘唯在宫里失踪,陛下被推举登基,他也跟着到河间解渎亭迎接圣驾,再次跟刘珌碰面,同样的不痛快。

  先后两次,他派人手行刺刘珌,却都是以失败告终。

  刺客销声匿迹,刘珌却是安然无恙,这,让曹节更是不敢小觑刘珌。

  在这段时间,眼睁睁看着陛下对刘珌的态度越来越好,越来越信任看重,曹节再次感受到了危机。

  可要让他再次派人行次,曹节还真的有些畏首畏尾了。

  他总觉得,刘珌很不简单,不是他能够轻易招惹的,却又不想让刘珌继续得到陛下的宠信,将来长成得势。

  如此的矛盾,让曹节很是烦躁。

  如今听了王甫的话,曹节心中的衡量再次起了些变化。

  自从当年挟持窦太后的事情之后,他总觉得,事情有些脱离了他的掌控。

  即便陛下看着还是很信任他,在他装病试探的时候,还曾封他为车骑将军,是其他人不曾有过的待遇,但曹节依然心中有着恐慌。

  他,好像看不透陛下。

  如今再加上一个不简单的刘珌,曹节更是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掌控了权势这么久,曹节终究是不想自己出事的。

  陛下的改变,既然有刘珌的因素在里边,那么,刘珌这人,便不可再留了。!

  不过,王甫的盘算,真的当他不清楚?

  睨了一眼王甫,曹节唇角微勾,淡淡笑道:“此次,确实是对付刘珌最好的机会了。”

  不待王甫高兴起来,曹节继续说道:“本候听说,刘珌返回西凉,会从汧县经过,那里,不正是王中官兄弟的地盘?”

  哼,想撺唆他出手,王甫再从中渔利?

  真是想得美!

  不出点血,他又怎么可能如了王甫的心思?

  果然,听了曹节的话,王甫脸上有一瞬间的僵硬。

  只是很快,便被王甫给掩饰过去了。

  知道曹节不简单,王甫赶忙应道:“正是。在下已经传信给智弟,让他伺机动手。只不过,那边人手有限,尚需侯爷出手相助才可。”

  在来之前,王甫就已经想好了的。

  在汧县动手是不可能的,免得会连累到王智。

  但是,曹节出动人手,王智那边再瞅准时机出手,既能够除了刘珌,又能够得到曹节的信任,也算是不错的结果了。

  当然,这些小心思,王甫不会明说,曹节也可能想的到,不过是彼此博弈得好处罢了。

  而听了王甫的话,曹节脸色好转了些。

  只是想到刘珌的难以对付,曹节还是有些犹豫。

  一直留意曹节的王甫,知道曹节的顾虑,心下不爽,却还是继续劝道:“侯爷,那刘珌也就数人同行罢了。一人不行,十人不行,那便三十人五十人出手,联合途中的游匪,想刘珌再三头六臂本事了得,也插翅难逃了。”

  就如同当初他们算计刘倏一般,只要计划的好,定是能够成功的。

  只要除了刘珌,你好我好大家好,后续的好处多多。

  而如果还是不行的话,那只能用老路子,找机会,找人手设计陷害,诬告刘平有谋逆之心了。

  虽然是麻烦了些,但想必,陛下不会完全无视这等大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