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重生的我不是暖男 > 第一百零一章 夜色

第一百零一章 夜色

  “你说什么?”

  顾子谦疑惑地问道。

  “没…没什么!就是问你怎么…怎么不喝水。”

  楚淑轶的眼神在昏暗的夜色种显得很慌乱,然后又很快镇定下来看着被顾子谦拿着的那瓶水,声音不再像之前那样有力。

  “哦,你说这个啊?等下喝!”

  顾子谦明显感觉对方刚刚想要表达的意思不是这个,但还是没有拆穿对方的谎言,选择顺着对方的话说下去。

  虽然没有听清楚,对方也没有说完整,但是他能够从眼神中看到许多东西。

  “哦!”

  见顾子谦不再追问这个问题,脸上逐渐稳定下去,楚淑轶学着前者的动作坐在草坪上:双腿微微弯曲,双手抱在膝盖上。

  不过,她还侧着脑袋靠在膝盖,双眸的视线尽数落在男孩的身上。

  突然,正仔细打量对方的楚淑轶,身体一抖,然后下意识地嘴巴微涨发出轻微的叫声。

  只见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到了她的侧脸。

  那温暖的感觉让她瞬间愣住,似乎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在黑暗中依旧闪烁着微光的眸子也在这一刻停下一切的反应。

  “别动!”

  正欲说话,面前的男孩就温柔地靠过来朝着她说道。

  于是楚淑轶随即把已经来到嗓子眼的话吞下去,并且瞪着一双有些疑惑的眼睛看向顾子谦凑过来的脸。

  被男生摸到自己的脸蛋,她本来应该反手一巴掌,但如果是顾子谦,她有些迟疑,最后选择了相信对方。

  不过这是要干嘛?!

  心情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她看向顾子谦被阴影笼罩大半的脸颊。

  这个动作好似停滞了许久,又好似才过去不到一秒。

  见顾子谦半天没有后续的动作,楚淑轶ren不住询问道:

  “怎…怎么了?”

  温热的触感让她的脸正在升温,如果再这样保持下去,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就只好打断这个或许预示着美好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男孩的手并不细腻,甚至有一点粗糙,但她却并没有感觉到物理上的不适。

  “有个虫子。”

  顾子谦挪开自己的手,然后在对方的面前摊开。

  一只很小的飞虫正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是那种甲壳虫,很小,类似与七星瓢虫。

  “啊?!”被虫子吓了一跳,楚淑轶朝着后面一缩,“快拿开啦!”

  她轻轻推了一下顾子谦的手,一脸嫌弃。

  搞半天只是一个虫子吗?

  同一时刻,她的心里闪过这个念头。

  “这可是从你脸上打下来的……”

  顾子谦也不嫌事大,把虫子抓在手里朝着似乎大惊失色的女孩方向凑近,后者立即闪避,并压着声音表达自己的不满。

  “可是…可是我都没有感觉啊?”

  楚淑轶伸手捂着刚刚被顾子谦摸过的地方,如果有虫子的话她一定有感觉才对啊,怎么会没感觉。

  “这我怎么知道,反正这虫子就是你脸上抓下来的。”

  “那你帮我看看脸上怎么样了?”

  虽然没有感觉,但既然虫子都被抓死在了脸上,自然不会有假,所以楚淑轶急忙示意顾子谦看看她脸上还有什么东西没有。

  这种虫子落到脸上,说不定会引起皮肤红肿呢,女孩子可都不喜欢那种感觉。

  “你靠过来一点,距离太远我看不到!”

  顾子谦的嘴角已经露出隐约的微笑,但依旧一本正经地说道。

  “嗯!”

  楚淑轶下意识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却也没有多想,很快就把身体靠过去,上半身更是微微朝着顾子谦那边仰,就是为了让自己的脸能够被对方清楚完整地看到。

  她身上有一股香味。

  初闻或许感觉有些清淡,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却又变得醇厚,有一种让人轻微着迷的冲动。

  之前坐下的时候,顾子谦就隐约闻到,心中猜测这应该是一种香水。

  现在两人距离变得更近,他的体会自然更深,甚至觉得这味道还真的上头,就连他都不由自主深嗅了几下。

  目光落在女孩凑过来的脸蛋上。

  对方这会儿并没有戴那个鸭舌迷彩帽,所以他的视线没有丝毫的影响,甚至于比中午看得还要清晰。

  “没问题,什么都没有留下,一个印子都没有,完美无缺!”

  手指划过女孩的脸蛋,感受到对方似乎颤抖了一下身体,顾子谦接着ren住笑很自然地回答。

  “哦!那好,谢谢你!”

  楚淑轶看着和自己距离不过十厘米的的那张脸,睫毛快速煽动几下,接着一脸感谢地说道。

  她发现面前的男孩真的很帅,眉眼间沉积着稳重,从而导致对方跟她以前见过的所有同龄男生都完全不一样。

  而且,眼神很深邃,很明亮,就好像里面藏着不少会让人着迷的东西。

  “晚上有蚊子还有各种飞虫,下次出来的时候可以喷点花露水。”

  没有继续做什么多余的动作,什么趁着这个机会卡点油,什么不断试探女孩对自己的极限,顾子谦很自然地收回自己的手放到腿上,接着用温柔的语气说道。

  “嗯嗯!”

  眨着眼睛,楚淑轶点头回答,同时却也没有后退回到之前两人的那种距离,而是就在这个位置上继续抱着双膝挨着顾子谦。

  一阵沉默。

  晚风吹过,带来一阵清凉。

  九月的天气就这样,白天可以很热,但晚上却也可以很凉爽,昼夜温差极大。

  察觉到身旁女孩轻微哆嗦一下,顾子谦随机望过去:“怎么了?”

  “有点凉。”

  楚淑轶并没有穿迷彩外套,而仅仅是穿着那件迷彩短袖,所以此刻风一过,她不由缩了缩脖子。

  于是。

  顾子谦扫了一眼,接着把手朝后一伸,最后从楚淑轶另外的一侧探出去。

  啪嗒--

  他按着楚淑轶的肩膀,然后将两人之间本来就几乎没有的距离缩减,于是一男一女就这样以一个形似依偎的姿势靠在一起。

  “你…你干什么?”

  楚淑轶的身体先是常规一抖,接着才偏头看向顾子谦,脸上的表情有些不知所措,但却又没有明显地反抗。

  “不是冷吗?”

  顾子谦一脸如常,甚至还紧了紧搂住对方肩膀的手。

  “是有点凉……”

  听到这个回答,楚淑轶看着男孩认真的侧脸,说着说着就没声了。

  还别说。

  突然就不冷了呢!

  “你是不是经常这样骗别的女生?”

  正在心里为自己刚刚的行为点赞的顾子谦,耳边突然传来这句话。

  于是。

  平静的内心咯噔一下。

  但他表面上依旧维持着平静。

  “为什么这么说?”

  “你刚刚动作那么熟练,难道不是因为经常这样干吗?”

  楚淑轶想到男孩搂自己的动作,睁着忽闪忽闪的眼睛定定地看向对方。

  “没有的事!”

  顾子谦立即反驳,这种事情怎么可以承认呢?

  “我还从来没有被…被男生抱过,你是第一个!”

  前面又跳出来一个男生,对方此刻正在在中间的空地上跳街舞,引得一群男生好似牲口一般叫起来。

  但那些热闹并没有打扰到楚淑轶,对方在沉默半响后看着顾子谦,有些羞涩却又格外认真地说道,一幅想要表达什么的样子。

  “哦,真是荣幸啊!”

  顾子谦微微惊讶地看向仅仅是靠着自己、实际上并不算被抱着的女孩。

  对方这话一说出来。

  气氛都有些不对劲,所以他心里开始泛起思索的火花,但就是不接对方的话说下去。

  “咱们这不是兄弟吗,看表演的时候挨在一起算什么?”

  伸手指了指空地中间跳舞的男生,他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道。

  “哈?兄弟?!”

  楚淑轶愣在原地,然后瞪大眼睛看向顾子谦,然后脸上的表情逐渐凝固。

  “呃…不是吗?”

  “你!你!你不要搂着我!”

  楚淑轶用力推了一下顾子谦,然后重重地说道。

  说完,她还象征性地朝着一边挪动几下,但目测就移动了几厘米,四舍五入相当于没有动。

  而被一下推开,顾子谦的表情自然很精彩。

  不过他却也不恼,而是反手重新抓住对方的手,道:“开玩笑的嘛!”

  显然女孩不喜欢刚刚那个说法,所以他得收回刚刚所说的话。

  “谁要跟你开玩笑?!”

  楚淑轶还想挣脱顾子谦的手,但甩了半天的手依旧没有能够甩开,然后一脸不爽地瞪着眼睛。

  她主动接近顾子谦,又是送水又是一起吃饭,可不是为了当兄弟!

  而且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玩。

  气鼓鼓地嘟起脸包子,她觉得顾子谦真可恶!

  难道什么事情都非得她说明白才懂?

  顾子谦微笑着把女孩的手抓过来放到自己的腿上。

  对方没有抵抗。

  所以他心中明白对方并没有真的生气。

  所以他又说道:“好啦好啦,我以后不开这种玩笑!”

  楚淑轶瞄了一眼自己被抓着的手,然后抿着嘴没有回答。

  她发现自己被一个才认识一天的男生抓着手居然没有丝毫的抵触,尽管自己对对方有一见钟情的那种好感,但这依旧十分的神奇。

  越是和顾子谦相处,楚淑轶越发现对方的性格真的很好,没有这种年纪男孩的那种轻浮和中二。

  “哼!”

  她轻轻哼了一声,然后把自己的手抽回来,接着挪动屁-股又朝着顾子谦靠了靠。

  后者顺势重新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为她遮挡着不知道从哪里吹过来的风。

  对于这种行为,两人似乎都没有说什么。就好像这是一个很正常的动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