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农门替婚之庄园夫人逆袭 > 第153章 宣战与辞职

第153章 宣战与辞职

  而在庄园的柳木木有自己的考虑。

  柳木木在想,郑陌精心培养的雇佣.兵会不会解散,这些人难道都是为了义和情字吗?世界上真的有铁杆兄弟?

  忆起当初,郑陌患病期间,回庄园后,一切井然有序。

  那应该是“铁杆”之情的魅力和暗中作用。

  柳木木没经历过这样的铁杆之情,充满疑虑。

  往后,没有郑陌的日子该怎么办。

  她无限忧愁,想着,虽然黄欣雯对自己百般敌意,在生死关头,是向着郑陌的。

  不如,找黄欣雯问郑陌的生死。

  可是明晓却明明告知,他一定会没事。

  是让柳木木抱有一丝希望,还是在安慰?

  明晓说着模棱两可的话。

  不行,还是得去找黄欣雯问问。

  柳木木让韩彬把黄欣雯号码发过来,她第一次打电话给黄欣雯。

  黄欣雯为着郑陌的死正在伤心欲绝,见柳木木来问,就把所知道的跟柳木木说了。

  “你是说,郑陌死了?”柳木木声音颤抖。

  黄欣雯当然是肯定的语气。

  不打电话,还可以保留明晓的话给出的希望,黄欣雯的语气里不像是说慌,又给了柳木木绝望。

  挂下电话后的柳木木瘫坐地上,神情恍惚,伤心欲绝。

  爱情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吗?不,爱情已来临,并未结束。

  这庄园,她是夫人。

  往后、余生,就是这里的主人,不能任人宰割。

  她要延续郑陌精心打造的家园,余生将为此奋斗。

  再说黄欣雯接到柳木木的电话后,觉得有话电话里不好说,驱车而来。

  到达庄园大院门口,被拦在了外,黄欣雯要动武力。

  老郑头出来了,先说道:“是黄小姐,我们庄园外来人来,是要报备的,您这要来,是和谁约定了的吗?”

  “我来找柳木木,让她出来见我。”黄欣雯叫嚣。

  “夫人现在在休息,也没有打电话通知门卫,您让门卫很难做。”老郑头坚守职责。

  “那你进去通报一声,就说我要见她,她手机未接。”

  “那么等她给您回话了,我们再来放行。”

  黄欣雯硬闯进去。

  被老郑头拦住,始终以礼节示人,说道:“您这是私闯民宅,我可以报Jing的。”

  正在吵吵闹闹,柳木木下楼朝这边走来,问道:“怎么回事?”

  目光纷纷扫向黄欣雯。

  “你院中的人可真管事啊,不错不错。”黄欣雯阴阳怪气说话时,有节奏地鼓掌,接着说道:“我想和你谈谈。”

  柳木木冲老郑头和门卫使了使眼色,他们意会地离场了。

  柳木木将她带到接待室,问道:“何事?是为了告诉我郑陌的事吗?”

  “你难道不相信郑陌已经走了吗?”

  “在我心中,他没有走。你来就为了说这些?”

  “我也想为郑陌做点什么,这大的庄园,总得有人替他打理下去,我对他新建的项目非常感兴趣,也想替他做好,延续下去,这样我的生命会有意义。”

  “难道我不会去做么,要你一个外人插手。”

  “你别忘了,你和郑陌连证都没领,是哪门子夫妻。”

  “证是没有领,但我们是事实婚姻。”

  “哼,笑话,你和郑陌上chuang了?没有吧,何况是跟一只鸡办仪式。”

  “如果你今天来跟我说这些,请你离开,如果不是当初郑陌把你当朋友,并没有把你和你父亲混为一谈,你不可能在站在这儿。因为你也知道,郑陌今天这样,都拜你父亲所赐。”柳木木声音一改往日低人一等的语气。

  “错,是刘倩,这次我父亲可没有要郑陌的命。郑陌是我一生的最爱,我要化悲痛为力量。”

  “你和刘倩一样,半斤八两,都不是什么善类,为了所谓的爱情,去伤天害理。”

  “我害过谁?!”黄欣雯冷笑一声,“我记起来了,你是嫌我害了你在农开区卫生室被开除?那可怨不得我,你的过错是主因。”

  “我不想和你说下去,你可以走了。”

  “我今天来的重点是说,我和郑陌也是喝过交杯酒的人,我也是他妻子,我要赓续他的事业,他在新建项目上花了太多心思,我要为他发扬光大。”

  “新建项目不用你操心,你是在想占有吧,而且,郑陌也曾说过,庄园夫人也只有我一个,你不要自以为是。”

  “那我问你,交杯酒他和谁喝过?”

  “那是逼不得已,你还好意思说出来。”

  “我也懒得和你说,就这么说定了,你是他承认的女人,我也是啊,这个不假吧,他的新建项目交由我去打理,西边陈旧工厂和你的庄园大院就有劳你了。”

  “你这是厚颜无耻,想占领就直说。但是,这一次,我当仁不让,我不会看着郑陌的心血流落在你手上,如果是别人打理,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你不行,谁知道你利用这块建设工地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老天迟早会来收拾你。”

  “好啊,我就等着老天来收拾,我今天就把话撂这里了,新建项目我要定了。”黄欣雯说完后,扭着细肢走了。

  老天真是不公平,给了这样一个女人一副好皮囊,那么多男人不要,却要偏偏贴向郑陌。

  面对黄欣雯的挑衅,柳木木凛然,并没有害怕,她现在无所顾忌身份的尊卑,她不怕谁,有种,把她柳木木命拿去。

  一个连命都不要的人,还怕什么。

  正式向欺负自己的人宣战。

  职场的博弈,不仅是能力,更是人性的博弈。

  她将从此以庄园发展为职场、事业。

  社区卫生室办公室打电话过来,称柳木木好几天无故旷工,肖主任非常生气,限她今天无论如何到主任面前说明情况。

  柳木木知道最后一句话的潜意:不去说明情况,就会被开除。

  柳木木写好了辞职信,叫老杜送她到社区卫生室。

  在见到社区卫生室主任肖赏后,柳木木表达了感激之情,随后道歉,递上了辞职信。

  她说:“我家里人手不够,想回去帮助家里,感谢肖主任的关心和照料。”

  肖赏见她主意已定,也不在挽留,批准她按照流程办理辞职手续。

  在离开社区卫生室大门,柳木木仰头,露出几行清泪。

  她对这项工作虽有不舍,但更加坚定自己的新选择,有比这更需要她来完成的工作。

  大踏步向既定方向走去。

  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不后悔选择,庄园她必须要承担起责任来,守好庄园,这一辈子,为着郑陌未延续的事业而活。

  她心中充满期望,郑陌一定会在某一天的某个时刻和她相聚,到那时,一点要好好表白郑陌,再也不要错过郑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