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快穿之总给主角当妈 > 第389章 反斯德哥尔摩自救指南(7)

第389章 反斯德哥尔摩自救指南(7)

  “我们到了,麻烦你停车。”话不投机半句多,喻溶月觉得她和这个严羽实在是没什么共同话题。

  严羽按照她的意思停在了路边上,等母子两个安全下车之后,他才停车下车。

  “既然你完成了我对你的考验,那你的条件现在可以提了。”

  喻溶月挑眉:“严总一路跟踪我,就是为了这点事?既然你这么大方,那我就不客气了。工资在原来经理的薪水上再加三成。”

  “狮子大开口。”

  “你可以不答应,但我值这个价格。”喻溶月不争不辩,却让人无法忽视她的话。

  “我考虑考虑。”严羽说道。

  喻溶月笑了下,这就等于是答应了。

  “等等!孩子还是应该少吃这些不健康的食品。”严羽叮嘱了一句。

  喻溶月回头看着严羽:“严总,你平时都这么喜欢多管闲事吗?”

  严羽抿了抿唇,一言不发。

  鬼知道他怎么了,自从遇到这个女人,他就变得不太正常了。

  他也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想干什么。

  喻溶月盯着严羽看了一会,突然拉着孩子折返回来。

  她伸手捂住了关乐乐的眼睛,直接对严羽主动献吻。

  严羽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占了便宜。

  喻溶月点到即止,笑着说道:“严总,明天见。”

  严羽难得比较合她的胃口,所以喻溶月也不介意在紧张的任务中适当的放松一下。

  阿八用翅膀捂着眼睛:【月月,收起你那荡漾的表情好不好,简直没眼看。】

  喻溶月:【我又没让你看。】

  阿八气的背过身去不搭理喻溶月了。

  第二天喻溶月刚到公司门口,就被突然出现的程俊山给拦住了。

  “溶月,听说你被严总直接调去了公关部,这是怎么回事?”

  喻溶月今天穿的长袖衬衫,怕的就是程俊山这个狗东西随便就伸手过来骚扰。

  如今看来她的防患于未然很有必要。

  “哦!大概是严总看我很有公关天赋,所以就调我去了公关部吧。”

  “怎么可能,你如果不是做了什么,严总怎么会直接把你从普通员工提升成了公关部经理?你是不是有什么没和我说?溶月,你是我介绍来公司的,我知道那主管总是刁难你,但你不能连我都瞒着吧?”

  “程俊山,我也很好奇,就算我们两个认识也睡过,但这不代表你就可以随便过问我的私事吧?”喻溶月直接甩开对方搭在她肩膀的手。

  她的态度让程俊山有些不悦:“溶月,你是不是和严总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你跟我说,是他强迫你还是你主动的?如果是他强迫,我可以帮你出头。”

  “抱歉,我是自愿的。何况严总那么优秀的男人,我看上不是很正常吗?难道我要找你吗?听说公司有你不少的爱慕者,那些爱慕者因为我和你走的进,都快恨不得把我给撕了。我很珍爱生命,所以你就去找更有勇气的女人谈恋爱吧,我们不合适。”

  喻溶月这么说是要和程俊山撇清关系。

  可程俊山若是这么容易就被打发,他就不是阴暗又可怕的恶魔了。

  “溶月,我听出来了。 你是在吃醋。我承认是有很多异性喜欢我,可那是他们一厢情愿,我对他们从来没有那种感情的。只有你是不一样的,你知道吗?”

  “可我不想成为别人的眼中钉。你以为只有主管欺负我吗?咱们那个部门好几个女职员都对我进行过欺凌,只是情节不严重,我懒得计较罢了。可我不喜欢这种没安全感的生活。你要是不能解决这些麻烦,我们永远没可能。对不起,上班时间要到了,我该走了。”

  喻溶月走的倒是干脆,但程俊山就有些不爽了。

  他布局那么久,好不容易快要收网了,却因为这么一个意外让喻溶月挣脱了他设下的天罗地网。

  这可不行啊。

  “喻溶月,你逃不掉的,你会成为我最好的玩物。”程俊山说完便阴沉着脸进了公司。

  喻溶月拿着她的功绩去了公关部。

  本以为还得有些波折,没想到一出电梯,就看到方圆带着一行人恭敬的在迎接她。

  “喻经理早。”一群人齐齐开口跟喻溶月打招呼,气势不小。

  喻溶月挑眉:“方主管,你这是什么意思?”

  “严总已经让秘书交代过了,你成功拿下余老板的订单,并且解决了两个公司之间的纷争。从你接手到现在,一天时间都不到。我们服了。”

  “既然服了,那就认真工作吧。”喻溶月知道这应该是严羽对他的那颗棋子交代了什么,否则方圆等人不会这么乖顺。

  不过不管如何,她算是暂时在这个地方扎下根了。

  喻溶月办事雷利风行,处理公司舆论,联络客户关系,以及各方面的公司资讯调查,喻溶月几乎手到擒来,也用了一天时间去了解她手底下的人到底都有什么特长。

  她充分去利用这些人的能力合理分工,团队合作之下效率居然是以前的好几倍。

  照这么下去,解决所有外忧内患之后,他们公关部或可成为公司最清闲的一个部门。

  阿八出去晃荡了一圈回来,给喻溶月带来一个劲爆的消息:“月月,程俊山那个狗东西去找严羽了。他这是打算去老板那边告你黑状吧。看到你升职加薪他就担心你会脱离掌控,这男人还真是行事深沉。”

  喻溶月给自己泡了杯茶,喝了一口:“你担心个什么?严羽这个人不是盲目听信之人。他能提拔我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可不一定。我听说程俊山可是严羽身边的红人,他要说谁不好肯定谁就得遭殃。”

  此时此刻,程俊山正在给严羽分析利弊。

  “综上所述,我觉得严总你不该草率的将喻溶月安排到现在的位置上,她的资历和能力都不够,这要怎么管理整个公关部?”

  “我觉得你对她偏见有点大,她花了一天时间就已经证明了她的能力。至于公关部那些人,你可以自己去看看,完全被她收拾服帖了。”严羽一边翻看文件一边说道,根本没被程俊山那些挑唆的话影响到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