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精灵乐园,大有问题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古镇调查

第四百二十七章 古镇调查

  获得:橙橙果两个。

  夜风呼呼,温久趴在钢铠鸦背上远离常乐市,顺手收一波树果,再把其一作为种子种下。

  前往枇杷市开启大任务前,再去一次玲珑古镇。

  温久从背包里摸出申请来的记录符。

  特地找麦鱼强要的,里头“拷贝”进了黑晶鹰犬、伪邪神的邪系灵能波动记录。

  麦鱼强听说是温久的特殊探查手法之用,还很贴心地往里加了四手邪煞、剧毒邪灵的记录。

  虽然不是原版,只是个复制件,但肃暗者能够读取其中邪系灵能波动,野外动用侦查术式时也是正常感知。

  如此推断,红嫁衣和十二红绫拿到这张记录符,同样能顺利获取其中信息。

  首次到玲珑古镇时,温久只打听到二十来年前有个黑犬上门,今天拿着记录符问问它们,是否有类似邪系灵能邪物出现过。

  【啾,园长。】

  “嗯?”

  【你怎么一个月才去看一次太太?】

  “那不是我太太呀!”

  钢铠鸦拍着翅膀炫耀。

  【我谈恋爱的时候,经常都…】

  “你可打住吧。”

  钢铠鸦蛮早就有个蓝鸦女朋友,

  黑尘瘟村那会儿,钢铠鸦连着留在美梦乐园三天左右,蓝鸦还来送过饭,把同样留了三天的劈斩司令看得直叹气。

  明明都是钢系的,说好的钢铁直男,怎么就有漂亮女朋友了。

  【我差不多只是条咸鱼了。】

  游戏界面,玩家正给树果种植盆浇水,宝贝龙又瘫在角落晒太阳,渐渐转为呼呼大睡。

  除了因为客观原因长时间打瞌睡的凯西,宝贝龙是最懒散了。

  据说是另一个宝贝龙的故事,明明进化后是准神,训练师却不让它进化,因为小时候的宝贝龙最可爱。

  然后就打击到温久面前这只宝贝龙了。

  Hu~

  带着呼呼风声,梦梦蚀乘坐塑料板从滑草场顶端俯冲下。

  【园长,乐园门外有客人。】

  站得高看得远,梦梦蚀将斜坡顶端见到的情况转达。

  “哦?我看着没人才进来浇水的,这么凑巧。”

  有其他训练师到场也好,赚个外快。

  月底了,下个月初又要交水电费。

  依旧是紫色连身短裙,衣领大到离谱,像个黑色蝴蝶在脖子周围绽放。

  讲道理,如果把婉龙这个匪夷所思的超大领子拿掉,整体美感起码上升两个台阶。

  文字对话框弹出:园长,我来找灵感了。

  前次婉龙来美梦乐园的目的差不多,身为家,卡文了总会找个地方换换心情。

  于是她打听到对野生精灵免费,范围奇好的乐园。

  本人加上六只自家精灵,门票共计140游戏金币。

  确实有点奢侈。

  温久换位思考,自己如果是个苦哈哈的家,卡文了要花140现钱去勾栏听曲什么的,真的有点心疼。

  而且婉龙游历的地方不止美梦乐园,找灵感采风的旅行费用都得一大笔。

  哦,婉龙是合众地区四天王,那没事了…

  文字对话框滚动:园长,你知道粉色的雪拉比吗?

  “上次不是聊过嘛,异色宝可梦情况的雪拉比。”

  对,我又见到它了!

  婉龙欢呼着表达雀跃情绪。

  平日里婉龙只是个面瘫,哪怕玩家打上门挑战四天王,她也是自顾自聊着和有关的事情,根本不上心。

  只有现在这样,遇上特别有魅力的创作素材,才会欢呼雀跃。

  温久对异色雪拉比有点好奇,不过那东西远在天边,还是先把握眼前事。

  钢铠鸦到玲珑古镇外边了。

  换做其他肃暗者,根本不敢想象一个月来两次4星‘祸源点’串门。

  有过初入的经历,温久淡定许多。

  前次是十二红绫带着进入玲珑古镇,从正门走到安家大宅,模式和游街差不多,而且规格非常高。

  玲珑古镇里的邪物,尤其是衍生邪物,明明白白知道这是红豆小姐看上的公子。

  如果红嫁衣原因老老实实呆在玲珑古镇里,相关的邪物也不出去威胁人类,那么它们爱怎么瞎想都可以。

  沿着青石台阶往上,小镇牌楼在夜色中隐隐透着荧光,气温略微降低,换做普通人来这地方,只在附近走上一圈,怕是已经要大病三天。

  自牌楼大门处穿过,原本漆黑的街道亮起灯火,一连串的白纸灯笼顺着青石街巷延伸至镇子末端的斜坡,坡顶上便是安家宅院。

  “嘻嘻嘻…”

  “哈哈哈…”

  穿褪色喜服的金童玉女提着花篮,蹦蹦跳跳兜着圈字。

  路旁民居二楼,古式打扮的妇人顶起纱纸窗,张望街道上又是谁家喜事。

  倏忽风起,民房贴着的白纸窗花与囍字哗哗作响,张牙舞爪的门神仿佛活了过来。

  风停的瞬间,温久面前多出十二位穿纯白衣裙,手腕上缠着白绸子的女子。

  年龄层各不相同,从成熟到稚嫩。

  十二红绫。

  按照全年十二个月份排布的侍女,寓意月月是良辰、年年有福泽。

  “嘿嘿嘿,公子又来了。”

  有过一次接触,相互间熟络得很,或者说十二红绫根本没把温久当外人。

  腊月娇小的身子凑到温久边侧,“有没有想念我呀?”

  “你这丫头。”元月上前将妹妹拎走,“温公子有心了,来得可真勤。”

  “我…”

  温久正要说一个月来一两次差不多了,仔细想想,以玲珑古镇的地段和凶险程度,一年倒头能看到个活人都算稀罕事。

  假设策略总部收到消息,说玲珑古镇里头有骨骑,他们也得掂量掂量是否应该派出肃暗者大队伍,远离城市超过五百公里对付这个档次的4星‘祸源点’。

  玲珑古镇可比黑尘瘟村强多了...

  像温久这样,本月出现两次,简直破天荒。

  “咳咳,我不是来谈风月了,是找安小姐商量正经事。”

  “哦~~”

  腊月的音调抬得非常高,一字一顿,“正,经,事。”

  “嘻嘻嘻。”

  身边的侍女连着掩嘴轻笑,还是稳重的元月收拢局面。

  “莫要在大街上寻温公子的笑话。”

  如果按照数字,应该是代表十二月的腊月最大,年初的元月最小。

  十二红绫给温久的感觉完全颠倒,元月和杏月成熟稳重,举手投足间尽是优雅闺秀风姿。

  反倒是末尾的冬月、腊月调皮得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