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和离后,我被太子娇养了 > 第436章:她爱的人不爱她

第436章:她爱的人不爱她

  第436章她爱的人不爱她

  张吉祥低声应了:“屋外冷,殿下早点回屋。良娣交待的事,明儿奴才便会打听清楚。”

  殿下之所以心情低落,自然是因为淑妃娘娘和皇上。

  他们是殿下的双亲,却偏偏都不喜秦良娣,都希望年后等太子殿下二十岁之后便举办太子妃选妃一事。

  至于殿下找淑妃娘娘说了什么,他也不知晓,只是殿下出来的时候脸色不大好看。

  他以为,跟那件事有关,但也不太确定……

  萧策想起秦昭方才只是默默陪着他,什么也没问,心里便堵得慌。

  他虽说是太子,但能为秦昭做的事却不多。

  若年后的太子妃选妃誓在必行,届时秦昭会不会很难过?

  若没遇见秦昭,他觉得太子妃无论是谁都没差别。但是秦昭做了他的良娣,他便不希望有任何一个女人骑到秦昭的头上。

  今日去到养心殿看望父皇,父皇的精神难得地比以往好,也再一次提起了他成亲一事。

  父皇说他老了,身子也一日不如一日,有生之年的最后希望就是看到他娶妻生子……

  “殿下若是为了明年的太子妃选妃一事烦心,大可不必忧心,这不是还没有来到吗?”张吉祥斗胆说道。

  “还有一月便是元宵节,这件事迟早得提上日程。”萧策回头看一眼望月居的方向,目光深远:“若早知有这么一日,当初就不该执意留下她。”

  当时他的想法很简单,只是想就近照顾秦昭,他还理所当然地觉得自己应该对秦昭负责。

  却不曾想过秦昭进了东宫后,她会过上怎样的日子,如今后悔却也晚了。

  “没什么该不该的,只说明良娣跟殿下有缘分。再者,良娣若真是那个家族的后嗣,将来指不定还能帮殿下。”张吉祥这时候觉得,太子殿下的眼光是极好的。

  像秦良娣这样的特别身份,将来指不定真能帮殿下。

  就不知当初赵太傅是从何得知秦良娣的身世,若非赵太傅抢先一步,秦良娣没有嫁给赵钰,或许秦良娣还能当上太子妃。

  不过吧,当时的秦良娣若不嫁,人便在永州的秦家,又如何能遇见太子殿下?

  这样一想,太子殿下和秦良娣就好像是注定了的缘分。

  “最近你多留意望月居那边的动静,若昭昭有什么异样,要第一时间跟孤说。你可以多和宝玉走动走动,她藏不住事,不妨套套她的话。”萧策正色道。

  “奴才省得了。”张吉祥急忙应下。

  秦昭回到望月居后,又看了一会儿书,才洗浴睡下。

  想起此前萧策心事重重的样子,以及念素话中的暗示,她愈发觉得萧策跟淑妃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也不知是不是日有所思,她再次梦回前世。

  这一次依然是她的魂魄在围观前世的自己,上回没见到念素,这一次她却是见到了。

  萧策平时洗浴都是张吉祥伺候,张吉祥刚好病了,萧策便命令所有人退下,包括念素。

  不让任何女人近身这一点,无论前世还是今生萧策都做得非常好。

  “怎么不退下?”萧策正要入净室,却发现念素还杵在原地。

  “奴婢就在这边候着吧,奴婢可以随叫随到。”念素说着,便去到一旁给萧策准备衣物。

  萧策素来信任念素,见状也觉得没什么,毕竟念素很懂得分寸。

  他却不知,念素骨子里是个不安份的,他才进净室,念素便计上心头。

  今儿秦贵妃会来侍寝,待会儿便到了,若让秦贵妃误以为她在净室跟殿下厮混,定能勾起秦昭的妒火,让秦贵妃情绪失控。

  秦贵妃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太爱皇上,她只要抓准这一点,就能把秦贵妃死死地拿捏在自己手上。

  秦昭的魂魄飞在半空中,这一役她印象十分深刻,反正是过了一辈子她想起来还恨自己前世太过愚蠢,居然没发现念素的阴谋,更被念素耍得团团转。

  如今来到案发现场,她只恨不能前世的自己可以醒一醒。

  可惜刚好相反。

  前世她赶过来的时候,看到念素脸色绯红、秀发凌乱,还一脸春丨情的样子,再加上念素似是而非的一番话,便认定了萧策被念素沾污了,怒极之下,她冲到念素跟前便把念素打得鼻青脸肿。

  从净室出来的萧策看到的正是她耍泼发疯的一幕。

  待问清了怎么回事,萧策动了肝火,让秦昭对念素赔不是。

  像秦昭这样的烈性子,怎么可能向念素这种女人低头,而且还赔不是?

  这一来,萧策便动了肝火,让秦昭滚!

  秦昭的魂魄飞在半空中,以旁观者的身份看到这一幕闹剧,心情很复杂。

  她恨自己蠢的同时,当然也讨厌萧策的铁面无私。

  在萧策看来,秦昭是无理取闹,或者是借题发挥,又或者是太过刁蛮任性,他却没想过是因为秦昭太爱他,才会这般失控。

  这出闹剧的罪魁祸首当然是念素,但她自己也有错,因为她恋爱脑,头脑简单,中了念素的圈套而不自知。

  她被嫉妒蒙住了双眼,在她对念素出手的那一瞬,就已被念素坑了。

  至于萧策,他宁愿相信念素,也不愿意相信对他痴心一片的秦昭。

  归根究底,是因为他不在乎秦昭罢了。

  秦昭看着前世的自己泪眼涟涟地跑了出去,虽然知道自己不会出事,但她还是跟了出去。

  前世在她最难过的时候没人陪,但她可以自己陪一陪自己。

  如果她爱的人不爱她,那她完全可以爱自己多一点。

  最后秦昭睡着了,在睡梦中她还在哽咽。

  秦昭看着那个睡梦中的自己,魂魄转瞬又回到了养心殿。

  念素自觉地跪在萧策跟前请罪,萧策也没让她起身,她便一直跪着。

  “夜深了,皇上早点歇着吧。是奴婢做得不好,让贵妃娘娘跟皇上之间产生了矛盾,奴婢自罚在这儿跪一夜。”念素见萧策脸色阴沉,哑声说道。

  萧策见她鼻青脸肿,想起此前她才被秦昭打了一顿,疲惫地道:“退下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