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凶萌医妃在线逆袭 > 第282章 来自莫荻的威胁

第282章 来自莫荻的威胁

  /

  听莫荻的意思,他似乎对自己先前的提议,有些心动了?

  莫解语眼前一亮,迫不及待地问道:“皇兄,你答应我的提议了?”

  莫荻阴鸷而笑:“不错,你的提议我答应了。只是我却不是为了你而答应的,而是因为我们莫家,我们青炎国的荣耀而答应的!”

  几年前,莫荻在燕煜修手里兵败如山倒。

  燕煜修对此感觉倒是平常,不过是打了一场胜仗而已。

  他是云霓国的战神,胜仗对他来说并不稀罕。

  然而对于莫荻来说,这却是一场耻辱,一场天大的耻辱。

  莫荻不是一个感情外露的人,他将这份耻辱深埋在了内心之中。平日里绝不会外露半分,因此所有人都以为,他对这场山崩一般的溃败,已经接受了、甚至是习惯了。

  唯有莫荻自己才知道,他就是死,也不可能习惯这样的事情。

  他心里一直隐匿着一条毒蛇,准备什么时候得到了机会,便出来狠咬燕煜修、狠咬云霓国一口……

  而现在,这个机会说不定就来了!

  莫荻阴冷一笑,看向莫解语:“你打算怎么去跟魏贵妃说这件事。”

  “那还不简单么。”莫解语将这件事想得十分轻松,“那魏贵妃不就是个深宫妇人而已,她能有什么能耐。我威胁她几句,她不就从了?”

  莫荻冷冷地道:“所以为兄才早就说过,让你不要总装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总是装成这副模样,只会让你变得愚蠢而已。”

  莫解语有些不服气:“那皇兄你说说,我到底该怎么做?”

  “这个简单!”莫荻阴鸷一笑,凑到莫解语耳边说了几句。

  莫解语听得睁大了眼睛。

  等莫荻说完,她还没回过神来。怔然看着莫荻,眼里全是震惊:“皇兄你,你……你居然做了这样的事情?!”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你觉得,为兄是那般无聊的人么?”莫荻嗤笑一声,“为兄让你这么说,不过是为了让你诓那个蠢货贵妃一把罢了。”

  莫解语蹙眉。

  虽然她平时任性骄纵,但说到底,她的胆子还是比莫荻小了许多:“咱们拿这个来威胁魏氏,若是到时候,咱们又拿不出该拿的东西……那咱们该怎么办?”

  莫荻冷笑:“拿不出来当然是直接赖账了,还能怎么办。魏氏虽然愚钝,但她应该清楚自己在后宫里的处境。你以为,她会真的敢去和皇帝哭诉,说自己遇到了什么情况么?”

  莫解语仔细思忖片刻。

  她觉得,莫荻说的也有道理。

  于是最终,莫解语点了点头,眼里流露出一丝狠戾:“既然如此,那妹妹便放心大胆的去做了。”

  莫荻微笑:“只要你肯去做这件事,必然会成功。”

  两人对视一眼。

  此时此刻,在二人眼里,都写满了戏耍和不屑。

  仿佛这整座围场里,只有莫荻兄妹才是人。而其他人,不过是任由他们算计的棋子和牲畜一般……

  冷沐瑶在帐篷里洗了个澡,休息了许久。

  马车上的颠簸,对冷沐瑶来说,还是有些过于疲惫了。

  她闭着眼睛,过了好久都没有缓过来。

  清芷看了也心疼,上来就要给冷沐瑶捏腿。

  冷沐瑶摇了摇头:“行了清芷丫头,你也是跟我们一路走过来的,自己也先歇歇吧。”

  清芷还有点不好意思:“小姐您都没说要休息,奴婢怎么能先歇着呢。”

  冷沐瑶闻言莞尔。

  清芷这丫头一向忠心耿耿,故而冷沐瑶从来也没有将她当成一个单纯的下人来对待。在冷沐瑶心里,清芷就像是她的半个妹妹一般。

  虽然二人的关系,可能不如真正的亲人那么亲近。不过冷沐瑶还是愿意,多多善待清芷一些的。

  冷沐瑶招呼清芷:“来,你先坐下吧。这两天你跟在我身边就行,我休息的时候你也就别忙活了。”

  清芷感动得几乎要哭出来。

  她试探着坐下,只搭了椅子的一点边缘,怎么也不敢坐实。

  冷沐瑶看着也没办法,只能摇摇头由她去了。

  正在这时,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从外冲了进来。

  冷沐瑶一愣,是谁不经通报便跑了过来?

  她问了一声:“外头是什么人?”

  清芷刚站起来,想说她去看看。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那门外的人已经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进来。

  一看见那人的模样,冷沐瑶便皱起了眉头:“魏贵妃,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来人正是魏贵妃。

  只是现在的魏贵妃,已经没有了平时的精致和冷艳。

  她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脸上的妆容也都花了。

  簪环散落,左边发髻上的发簪还好好的待在原地,右侧的发髻却是已经空了,显然是一路跑过来的时候受了颠簸,全都掉在了地上。

  这发簪要是被外男捡走,可就说不清了!

  而且魏贵妃的样子,一看就是有话要对自己说。

  冷沐瑶叹了口气,看向清芷:“清芷你去找几个人,吩咐他们按照魏贵妃来时的路,去找一找她在哪里丢了首饰。再派两个人去跟皇上,或者皇上身边的陈公公打个报备。就说贵妃路上丢了几件首饰,让他也派人去找找。”

  冷沐瑶将事情安排得妥帖,井井有条。

  一方面是尽量避免魏贵妃的首饰丢失,被人借机陷害。

  另一方面,她将这件事告诉给陈公公和皇帝。也是防备着,万一魏贵妃真的丢了什么东西,也能第一时间让人知道这东西是丢了,而不是私相授受或者怎么了。

  总之魏贵妃这会儿心思一片混沌,压根就想不到这些细节。也只有靠着冷沐瑶,才能想明白这些了。

  清芷听得点头,匆匆去了。

  魏贵妃仓皇地看着冷沐瑶,一把抓住她的手:“沐瑶,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冷沐瑶安慰魏贵妃:“遇见事情别急。你不妨先说说,你到底遇见了什么事情。”

  “我……好。”魏贵妃咬唇,极力压制着心底的种种情绪。将自己先前所遇的事情,对冷沐瑶和盘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