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十四章 二当家

第十四章 二当家

  飞马寨建在山上,面积很难扩展,可以说寸土寸金。一般的寨民,一家人也只能挤在狭小的空间里。

  基本上只有大头目级别,才有可能拥有自己独立的居所。

  尹飘飘身为飞马寨大当家,地位超然,自然有属于自己的院落,而且面积相当宽敞,是个三进的院子。

  “以后你就跟我住在一起,有什么需求,可以直接跟我说。”

  尹飘飘腾出一间相邻的卧室,拿来被褥等生活必需品,让林虚居住在里面。

  “谢谢!大……姐!”林虚有些别扭的叫道。

  “嗯!”

  好像已经能够接受他这个弟弟,尹飘飘神色淡定了不少,只是带着面巾看不真切。

  “你刚刚到寨子里,大家都有所戒备,你先安心在家待几天,等熟悉了,我在带你四处转转。”

  尹飘飘这些话,看着是在为林虚考虑,实际上有隔离观察的意思。

  一方面最后确认林虚的身份,另一方面,也是做给飞马寨的众人看。

  “我知道了姐!你放心吧!”

  对于尹飘飘的安排,林虚求之不得。

  他巴不得找个地方,苟上一段时间,把修为提升到极致。

  至于机缘,奇遇,他是一点都不稀罕。

  机缘和奇遇,往往伴随着危险,过去了那叫奇遇,过不去那叫死劫。

  接下来时间,林虚准备暂时苟在尹飘飘的住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专心修炼武功,等实力足够之后,就逃离这里。

  飞马寨的实力太弱,不适合长时间的苟,还是武当这样的顶尖大派比较安全。

  而且也只有这些大门派,才有更高层次的武道秘籍。

  点着油灯,吃过尹飘飘做的晚饭,林虚回到自己的房间。

  吃饭的时候,林虚有两点比较遗憾,第一点是,没看到尹飘飘的长相,她连吃饭都带着面巾,让林虚很无语。

  第二点是,尹飘飘的厨艺实在不怎么样,四菜一汤,做的不是太咸就是太淡,好在没有夹生,否则林虚真吃不下去。

  夜晚,山风呼啸,房间里林虚吹熄油灯里的豆星光点,脱去脚上靴子,盘膝而坐。

  “系统,提取奖励!”

  随着他心头默念,一枚拳头大小,灰白色外壳,呈椭圆形的乌龟蛋,突兀的出现在手掌之中。

  他敲破其中一头,怼着嘴,忍着恶心,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粘稠腥臭的蛋液顺着口腔,流入胃部,出现淡淡饱腹感。

  一整颗乌龟蛋喝完之后,林虚把蛋壳捏碎丢在房间隐蔽的角落,开始闭目修炼。

  淳厚温和的内劲,按照【归元心法】,在经脉中进行周天搬运,胃部的蛋液散发淡淡温热气息,化为精纯的能量向四肢百骸散发,被功法不断炼化,内劲飞速增长,向着练气六层迈进。

  ……

  飞马寨的夜充满了宁静与和平,月光下的山麓上看不到人影,只能见到树的影子,微风吹过,树叶摇曳,地上的影子也随着变幻出各种各样的姿态。

  远远望去,偶有几户人家,还可见依稀的灯光,时隐时现,增添几分神秘感。

  二当家赵成虎的住处,两进的院子,打扫的干干净净。

  灰暗的石屋里,赵成虎,赵胜,父子两一坐一站,正在低声交谈着什么。

  “那个被你们带回来的小子,是怎么回事?我看大当家很关照他,甚至让他住进自己的宅院,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二当家赵成虎淡淡道。

  他说话的时候,时不时的抽一口旱烟,屋里的光线,在烟火的映衬下,忽明忽暗,显现出他那张,阴沉无比的脸庞。

  如果飞马寨里有熟悉赵成虎的人,看到他现在的样子,恐怕要大呼不可思议。

  这和往日里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赵成虎,完全判若两人。此时的他,看上去更像个老谋深算的凶恶狐狸。

  “那小子叫尹铁生,是我们在路上碰到的,他说自己是尹飘飘的弟弟……”

  赵胜脸上带着不屑和愤恨,就因为这个家伙,让他在尹飘飘心中的印象,开始变差。

  “尹飘飘?”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赵成虎打断:“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

  赵成虎眉头一皱,尹飘飘的名字,整个飞马寨,应该只有他知道才对。

  “是尹铁生说的。”

  “尹铁生?他说自己是尹飘飘的弟弟?”

  “嗯!”赵胜点点头道。

  林虚知道尹飘飘的名字,这让赵成虎有些意外。

  当初老当家出于某些原因,一直没有在山寨公布过尹飘飘的名字,他也是因为一次意外,才偶尔得知。

  “这小子,有点意思!不过仅凭一个名字,尹飘飘应该不会相信他才对?”

  二当家赵成虎在飞马寨待了快三十年了,对尹飘飘少年时的残酷经历,可以说是比较了解。

  少女时的尹飘飘,单纯善良,活泼开朗,和天底下大部分女孩子一样。

  直到那次意外。

  在一次跟随老当家外出劫掠的过程中心,尹飘飘好心救了一个公子哥。两人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不得而知。

  但是孤男寡女又能发生什么呢?

  后面的情节很俗套,又很残酷!

  公子哥从尹飘飘口中,知道了飞马寨的行踪,提前带人埋伏,致使外出的飞马寨队伍全军覆没,就连尹飘飘的父亲,飞马寨的老当家,也身死当场,只有她自己意外逃生。

  受到如此打击的尹飘飘,从此以后性情大变,不再相信任何人,整日带着面巾,行事做风更是狠辣无比,有些手段连他这个老江湖都觉得的可怕。

  他们这群飞马寨的老人,都很难取得尹飘飘的信任,更何况是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子。

  而且这小子长这么英俊,简直戳在尹飘飘的痛处。

  “那小子修炼了尹家的家传功法!尹飘飘当场确认过!”

  “什么?!”

  赵成虎豁然起身,缓缓走了两步,这一下他真的被震惊到了。

  对于尹家家传的【归元心法】,他也有所了解,知道是玄级功法。

  功法是武者的根本,在江湖上向来十分珍贵。玄阶下品的功法,可能比某些普通地阶武技,还要珍贵。

  像他,辛苦奋斗了一辈子,也仅仅只有一门,没什么特点的凡阶上品【纯元功】。

  “难怪尹飘飘会相信他!”

  赵成虎闭眼深吸一口气,又重新睁开,脸上的震惊之色已经消失不见。

  家传功法非同小可,就连他修炼的凡级功法【纯元功】,都只是口述给儿子赵胜,为的就是怕人偷学。

  【归元心法】比【纯元功】还要珍贵数倍,以他对老当家的认识,除非是至亲之人,否则根本不可能传授。

  “没想到尹老当家,居然会有私生子的,真是让我意外。”赵成虎啧啧嘴,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爹!你难道也认为他是真的?”赵胜有点不能接受。

  “呵呵!”

  赵成虎笑了笑道:“是真是假其实并不重要。儿子,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本来你要是能和尹飘飘成亲,飞马寨自然就是咱们赵家的了。现在多出来一个尹铁生,就算你和尹飘飘两人成亲,以尹飘飘的脾气,肯定会把大当家的位置给他。我们父子两个多年隐忍,等于功亏一篑。”

  “爹,既然你知道,那你为什么还一点不紧张?以你的资历,劝说尹飘飘,她应该会听才对!这个尹铁生来历不明,怎么看都是假的。”赵胜有些不解道。

  “哎!”

  看到赵胜紧张的样子,赵成虎无奈的摇摇头:“你呀!根本一点都不了解尹飘飘,亏你还天天跟着她。尹飘飘毕竟是女人,又是尹家最后一人,对她来说,权势和武功她都可以不在乎,唯一在乎的就是把尹家传承下去,对的起死去的老当家。这尹铁生是真正戳到了她的软肋。别说有家传武功作为证明,就算没有,尹飘飘都有可能认他这个弟弟。你要知道,人有的时候,就喜欢自欺欺人。”

  “什么?!这,这女人有病……”

  赵胜眼睛瞪大,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昨天他质疑林虚的时候,尹飘飘不假颜色。无论他怎么论证,都被尹飘飘干脆利落的反驳回去,完全站在林虚一方。

  “可恶!”赵胜握紧拳头低声咒骂了一句。他跟了对方这么多年,出生入死,最后却不如一个莫须有的弟弟。

  “难道我们要一辈子屈居人下!”赵胜愤恨道。

  听到儿子的话,赵成虎突然笑了:

  “怎么可能!我赵成虎忍了这么多年,可不是为了给一个小鬼当狗使!本来只有尹飘飘一人的话,我可以再等上几年,为了尹家她终究会服软嫁给你,毕竟整个飞马寨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人了!前段时间我和隐晦提起,她也有这个念头!千不该万不该,非要整个尹铁生出来!既然这样,那也就别怪老夫不念旧情!”

  赵胜一听,立刻意识到自己老爹想干什么:“爹!你不会是要对尹飘飘下手吧?可是她的武功……”

  对于尹飘飘的实力他是深有体会,别说他父亲只是一个练气八层的武者,就算是练气十层,也绝对不会是尹飘飘的对手。

  “儿子,这个世界上,可不是只有武功!”

  赵成虎阴笑着,从怀里拿出一包毒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