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精神创伤

第一百八十六章 精神创伤

  剑宗,比起武当,少林,它的名头并不响亮。

  但是真正知道它存在的,无一不是绝顶高手,一方枭雄。

  这是武林中的禁忌,绝对不能招惹的存在。

  莫凌峰心中纵有万般不甘,也只选择无奈退去。

  “可恶!怎么会碰上剑宗的人!”莫凌峰暗道倒霉。

  其他人对剑宗或许只有一个隐隐约约的模糊印象。但是莫凌峰身为莫家第一人,却不一样,因为莫家祖上的那位剑圣,曾经拜入过剑宗。他们家族有关于剑宗相对详细的资料。

  所以他更加了解剑宗的恐怖,那是绝对无法反抗的超然存在。

  或许正是因为莫家祖上拜入过剑宗,青衣宗师口中才会有情分可言,否则对方为了避免麻烦,很可能直接杀人灭口。

  想清楚了这些,他朝青衣宗师恭敬的一拜,转身离去。

  对于莫凌峰的离开,青衣宗师没太大反应,长久生活在剑宗的他,根本不会把一名普通宗师放在眼中。

  对方识相还好,若是不识相,他也不介意一剑将对方斩杀。

  他懒洋洋的看向身侧的剑无一。

  “无一,需不需要我将里面的人击杀?”

  剑无一摇了摇头。

  “神剑有灵,择主而侍!天下间还有人比我更有资格嘛!”

  说话之间,剑无一一步迈出就要进入剑光领域。

  “还真是和你师父一样狂傲!不过你们一脉确实有狂傲的资本!天下间能超过你的人,确实不多!能够被英雄剑认可的人,除了你师父,恐怕也只有你……淦!”

  青衣宗师话还没说完,就被当场打脸。

  那道笼罩山峰的剑光突然收敛,在俩人的眼皮子底下消失无踪。

  会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英雄间被人收服了。

  剑无一原本漠然冷酷的表情,第一次出现变化。

  先是震惊,接着是冰冷!

  天下间怎么可能有第二个人收服英雄剑,难道对方的天赋和他不相上下?

  要说是修炼天赋或者其他天赋也就算了,在剑道方面,他只认第二,绝对没有人敢认第一。

  这是得到剑宗所有高手认可的。

  就算是他师父,那位剑宗第一高手,在单纯的剑道方面也自愧不如。

  比自己强的人,绝对不能存在!

  一瞬间,他的心中涌出了罕有的杀意!

  “别着急,也有可能传承失败!”

  感受到剑无一身上的杀意,青衣宗师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这位心比天高的剑宗天才,居然也会对人产生纯粹的杀意,还真是不可思议。

  因为天赋绝顶的原因,普通武者很难入他的眼,就算动手杀掉对方,也如同捻死一只蚂蚁一样,完全引不起心中的波动。

  听到青衣宗师的话,剑无一身体顿了一下,继续往岩洞走去。

  他感知没有错的话,人和剑都在洞穴之中。

  不管是不是传承失败,敢动他的东西,就必须死。

  青衣宗师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此时,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莫凌峰,突然停了下来。

  不是他改变了念头,而是在路边发现了一个人。

  “小舞?!”

  一身红衣的莫轻舞,满身尘土的躺在路边,双目紧闭,一双柳叶眉,时而皱紧,时而舒展。

  莫凌峰一个箭步到了莫轻舞跟前,为她的体内注入真元进行查看。

  莫轻舞是他的孙女,他虽然见的次数不多,但是宗师记忆力强大,到是记得清清楚楚。

  “小舞怎么会躺在这里,还昏迷了过去?”

  莫凌峰念头闪动,很快猜测到,莫轻舞之所以在这里,很可能和洞穴之中,激活英雄剑的人有关。

  “是小舞带他来的!不对,小舞应该不知道英雄剑的位置!整个家族除了我,应该只有少鳌知道!难道少鳌把消息告诉了她?”

  他在心里又摇了摇头,以莫少鳌的心性,不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莫轻舞。

  在真元治疗下,莫轻舞很快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主人!我主人呢?”

  醒来的莫轻舞,眼神迷茫,完全没有认出眼前的莫凌峰。

  “主人?什么主人?”

  莫凌峰一脸的蒙圈,他怀疑自己是不是闭关太久跟不上时代了。

  主人这种称呼不是奴隶才会叫吗?

  “就是我家主人啊!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主人啊!你这老头是谁?把你的手拿开,我的身体只有主人能碰!”

  莫轻舞蛮横想要扯开莫凌峰的手臂,可是无论她如何用力,手臂都纹丝不动。

  一名练气又怎么可能拉扯动一名宗师。

  看到莫轻舞的样子,莫凌峰已经大概意识到怎么回事了。

  他不顾莫轻舞的反对,把掌心贴在她的额头,运转真元感知她精神状况。

  “果然如此!”

  在他的感知下,莫轻舞精神波动极度活跃,远远超过她这个境界的修炼者。

  这是受到刺激和重创之后,才会出现的短期症状。

  通过真元感知,他捕捉到三股残留的气息。

  也就是说,有三股力量曾经侵蚀过莫轻舞的精神。

  一个纯粹,一个锋芒,一个阴沉。

  正是受到这三股力量的影响,莫轻舞不光精神出现了损伤,连记忆都出现了缺失,连他这个爷爷都不认识了。

  “该死!”

  莫凌峰地上暗骂了一声,随后点穴制住莫轻舞,带着她迅速离开。

  “这是个是非之地,还是先离开再说。”

  他最后看了一眼,走向洞穴的青衣宗师和剑无一,随后头也不回的往巨塘城奔去。

  他能够活这么大岁数,除了修为,还有谨慎。

  他不想得罪剑宗,也不想知道究竟谁捷足先登。

  就让他们狗咬狗去好了。

  他虽然想要得到英雄剑,但是他有自知之明,否则也不会拖到现在,仍然不敢尝试。

  宝物这种东西有本事了,那就是助力,没本事了,那就是灾难!

  现在有人愿意带走,莫凌峰心中不舍的同时,也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幸亏这是一把正道之剑,幸亏他还有定力,否则继续留在莫家,祸患无穷。

  没有人知道莫凌峰看这么开,此时在场的人,所有注意力还在剑上。

  “莫凌峰这个废物,居然就这么走了!这两个人究竟是谁?”

  躲在暗处的黑衣男子,感知到了莫凌峰的离开,忍不住暗骂了一声。

  他本来还想浑水摸鱼,现在少了一个人,浑水摸鱼的几率大大降低。

  “就看洞穴那个家伙,能不能撑住了,否则我只能白来一趟了!”

  他摸出怀里的东西,在隐藏气息的同时,一点点的拉进距离。

  洞穴之中

  林虚睁开眼睛,手上轻轻用力,石皮纷纷脱落,一把寒光如水的长剑,从石头里缓缓拔了出来。

  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