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 > 第三百一十九章 这个是秘密!

第三百一十九章 这个是秘密!

  经过了一番上吊自杀以后,李承乾终于是冷静了下来。

  不过,不管他怎么想,这样的事情,还是会让他觉得很不可思议。

  可如今掉落到他脚边的铜钱,却是真的。

  李承乾:“这东西变出来以后,就真的不会变回去?”

  夭夭也是道:“这又不是什么障眼法。”

  在再次确认,真的不会变回去以后,李承乾又看着夭夭。

  夭夭便道:“放心,我才不是什么狐狸精。”

  李承乾:“真不是?”

  夭夭:“我要是狐狸精,吃的就是人了。”

  李承乾:“那你是如何做到这些的,这都可不是人力所为。”

  夭夭便道:“其实,我有另一个世界的记忆。”

  李承乾:“……”

  夭夭:“就像是佛教的轮回一样,记得上一辈子的事。”

  李承乾:“……”

  夭夭:“那些一看就不像是我写的诗,就是从那里抄回来的。”

  李承乾:“……”

  夭夭:“比如说之前那首给父皇、母后看的说老虎的诗。”

  李承乾:“……”

  夭夭:“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我承认我是个废仙女,什么都不会还不行吗。”

  李承乾:“……”

  夭夭:“对了,在那个世界,仙女的意思就是小姐姐,而小姐姐就是长得好看的姑娘的意思。如果是长得年长一些的,叫阿姨,再长得年长一点的,就叫大妈。你说……我会不会是来自于那个世界?只是在来到这个世界后,一不小心撞到了脑袋,所以把自己叫什么都忘了。我的真名不叫夭夭,夭夭是我自己随便乱改的。”

  李承乾开始终于有些确信,她不是狐狸精了。

  只要不是狐狸精就好!

  不过她所说的这个另一个世界,这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

  李承乾:“……”

  夭夭:“在另一个世界,一般王朝从兴盛到衰败,都不会超过三百年。”

  李承乾:“……”

  夭夭:“我认为,北辰也会如此。”

  说着,夭夭也是站了起来,接着说道:“所以,及时行乐才是关键啊,别想着什么千秋万代了,那种东西,不切实际。烽火戏诸侯应该是假的,但是在另一个世界,它是百姓口口相传的故事。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你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疑问?”

  李承乾:“……”

  夭夭:“你不说话,那就是没有疑问,那接下来,我们直接跳到下一步吧。”

  李承乾:“……”

  夭夭:“我的身世如此复杂,你还会不会喜欢我?如果你已经不喜欢我了,那……秋儿!”

  果然!又是这一招!

  直到夭夭连喊了几声,李承乾这才上来把她的嘴给封住。

  “嘘!”李承乾。

  “……”夭夭。

  “我又没有说我不喜欢你了。”李承乾。

  李承乾慢慢地松开了封住她口的手说道:“只是……你这身世,实在是太复杂了,让我一下子很难适应。不过……你只要不是狐狸精就好。我不管你是不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只要你还是原来的夭夭,我就喜欢你。”

  夭夭:“可是我觉得狐狸精好啊。”

  李承乾:“……”

  夭夭:“狐狸精一般都说得是长得好看的女人,而且可以狐媚惑主。”

  李承乾:“……”

  夭夭:“我想当狐狸精。”

  李承乾:“你想当,但不是真的,那就行。”

  夭夭:“谁会真的是狐狸啊。李承乾,你要相信科学!”

  李承乾:“……”

  夭夭:“秋儿!”

  李承乾:“……”

  李承乾:“你又怎么了?”

  夭夭:“我尿急,想尿尿。狐狸精应该不用尿尿。”

  李承乾:“……”

  不过正好,趁着夭夭去小解的片刻,他也是可以重新冷静下来,谁遇到这样的事,都怕是要接受不了,所以,其实他这都算是比较能够稳得住的了。

  不过想想好像也是,夭夭从第一次见面,就与别的女子完全不同,而且,接下来她所做的哪一件事,不是匪夷所思的,可为何当初他自己却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呢?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馋夭夭的身子,所以,把很多无关紧要的事情,都完全无视了。

  如今把这些事情一件件串联起来,他才猛然发现,其实很多无关紧要的事情,已经全然暴露了她的身份。

  比如说……

  那些表演,还有那些匪夷所思的画面。

  能把声音传给全场上万人都能听到的神奇物件。

  戏法?

  的确很像胡人的那种,能把人分成两半的戏法,这或许也是为什么,有的人也能接受的原因之一吧,可如今细细想来,这根本不是什么戏法,就是真实存在的东西。

  当然,这些也就不多提了,如今接下来真正重要的,却是他对夭夭的感觉。

  在知道了她的全部身世以后,他还能不能如同往常一般对待她?

  只能说……

  回忆在他脑海中一点点重现。

  第一次见面的,惊鸿一瞥。

  第二次见面的,她大胆表白?不过当时她似乎说了他是好人。

  第三次进宫,她发烧病了。

  这个似乎也有些可疑,明明前一刻还身体发烫,为何下一秒好像很快就好了。

  夭夭似乎还有事情瞒着他啊。

  不过,也不能排除,是因为她吃了药的原因。

  母后病了,太医也没有办法,但是她的药却能药到病除。

  只不过……

  好像他也曾吃过风寒的药,只是,他似乎都要过了一晚上这才好,而她为何能见效如此之快?

  所以她吃的是什么?

  等到夭夭去小解回来,他也是旋即把这个问题抛出。

  而夭夭这边,也是‘咳’地咳嗽了一声。

  眼睛向上,然后向右。

  李承乾:“你的眼珠子已经出卖了你,从实招来。”

  夭夭便不由得埋怨道:“早知道不教你这个了,那是一种能够治疗发热的药粉,叫柠檬精止痛散,作用是退热,而且还能缓解中度和轻度的疼痛,比如说关节痛,还有神经痛。不过我那么快就好,跟这种药粉一点关系都没有,虽然这药粉的确对发烧头疼很有效。”

  李承乾:“那你为何能这么快就好了?”

  夭夭:“这个是秘密!再过一个半月我再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