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庆荣华 > 第四百三十二章、报到

第四百三十二章、报到

  庆荣华正文卷第四百三十二章、报到曾荣不是没考虑把事情往皇上身上推,可问题是她去探望的是覃初雪,方玉英怎么可能会相信?

  再有,之前皇贵妃那事比这小多了,可皇上却生了这么大气,曾荣是真没胆再来一次。

  “你呀你呀,咱家说你什么好,平时挺机灵一个人,怎么这点事情看不透呢?皇上何时真生过你气?你该不是以为皇上还在为皇贵妃一事跟你赌气吧?”常德子动手戳了下曾荣的头,咬着牙说道。

  “敢情您老人家站着说话不腰疼,您又不是没见过皇上生气训人时的样子,还有,他这几日哪正眼瞧过我?”曾荣嘟囔道。

  “说什么呢,你这小没良心的,敢情皇上这些时日的好东西都喂狗了。”常德子这次是直接拿起手里的拂帚对着曾荣的肩膀敲了两下。

  “疼,常公公,我错了还不成么?好,我说实话。”曾荣把当时的情形复述了一遍。

  “我不是没有考虑过往皇上身上推,可也得方掌教能信啊,总不能让皇上也跟着我睁眼说瞎话吧?那皇上的威信何在?”曾荣说完,又遭到了常德子的拂帚一击。

  她不该说皇上跟着她“睁眼说瞎话”,这也是对皇上的大不敬。

  说话间,两人到了内廷局,曾荣把这几天的文档整理清楚交给李若兰,李若兰尚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疑惑地看着曾荣。

  曾荣只得自嘲一笑,“回姑姑,我又犯错了,皇上罚我去浣衣局,也不知还能不能回来,几时回来。”

  一旁的梁桂香听了忙问道:“大过节的把你送去浣衣局,这惩罚可不轻,你究竟犯了什么事,该不是和二皇子有关吧?”

  黄姑姑说完,忽觉有一道冷冽的目光射向她,抬眸看去,竟然是来自常德子。

  常德子的身份她自然清楚,见此,她聪明地闭嘴了。

  常德子倒没开口训人,见曾荣把事情交代清楚了,猜想曾荣或许还有什么私房话想和李若兰说,遂先一步出去了。

  李若兰的确有一肚子的话想问曾荣,可旁边有人在,她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能让皇上如此震怒的必不是什么小事,因为没有比她更清楚皇上有多包容曾荣,可以毫不犹豫地说,曾荣能得以保持她敢说、爱说、爱笑、善良、正直的天性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皇上,若没有皇上的宽容和纵容,依着曾荣的天性,不是被撵出宫就是被扔去掖廷局做罪奴了,甚至还有可能一命呜呼。

  曾荣看出李若兰眼里的担忧,笑了笑,“姑姑放心,我本是乡下来的,洗几件衣裳怕什么,比这还苦还累的活我也做过。”

  “行了,也就你还能笑出来。”李若兰摇摇头,略一思索,也笑了。

  是啊,她怎么忘了,皇上能命常德子送曾荣来交割,怎么可能会真的放任不管,多半是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先把曾荣送去浣衣局堵堵别人的嘴,过些时日再找个由头把她放回来。

  一定是这样的。

  既如此,她还担心什么?

  再则,退一步说,还有二皇子朱恒呢。

  这么一想,李若兰推着曾荣出了内廷局,见常德子果然在台阶下候着,她叮嘱了曾荣几句,目送他们离开这才转身回去了。

  从内廷局出来,曾荣回内三所住处换了身宫女时的衣着,这才跟着常德子去了浣衣局。

  浣衣局并不在内侍监范围内,是隶属于整个后宫的,但却不在宫内,在西华门对面的一座院内。

  尽管知晓浣衣局的位置,但曾荣却是第一次进来的,路上,常德子已告诉她,浣衣局有掌印太监一位,姓田,另外还有监工若干,除了正常招来的宫女,还有不少年老从后宫退役来养老的,也有像曾荣这样犯错被打发来的。

  因而,里面干活的宫女也分好几个等级,一等的自然是为皇上、太后和皇后服务的,次之是皇子公主们,再次之是皇贵妃和四大妃,最后是那些嫔以下的。

  常德子先带曾荣去见田公公,是一位四十来岁的太监,个子不高,面相也年轻,一开始听闻有人来报到,还有点倨傲,不过见到常德子后,立刻换上了一脸的谄媚。

  相互认识后,常德子把田公公拉到一旁低语了几句,随后,曾荣被分到皇上这一组了。

  尔后,田公公又领着曾荣和常德子去看她的岗位,大致走了一圈后,曾荣发现有些类似于尚工局的司绣坊,也是回字形建筑,也是很多人住一间屋子里,所不同的是,这里院子特别大,没有花草树木,只有一排排的竹竿架或长绳,上面挂着各色各样的衣物,地面有不少木桶,院子中间有座井台,到处能看到忙碌的宫女,年龄从十几到五六十的都有。

  也不知是否太过忙碌还是见多了像曾荣这样被发配来的,这些人见到田公公和曾荣几个均没有太大的兴趣,只抬眼瞅了曾荣一下,又各自忙去了。

  田公公带曾荣进的是北边屋子,也就是上房,里面一共有三间屋子,曾荣进的中屋,屋子里陈设很简单,南面墙根下也是一张大炕,上有六个铺位,也是用箱子隔开,曾荣进去时有位两鬓斑白的老妇人在扫地。

  据田公公介绍说,这些年岁大的洗不动衣服了,就帮着扫扫地,倒倒马桶和刷刷马桶,实在什么都做不动了,就直接放到后罩房去。

  多余的田公公没说,常德子也没问,常德子这会关心的不是那些年老体衰者,他关心的是曾荣怎么住。

  “常公公,我之前在司绣坊也是这么过来的,再说了,更早以前,我在乡下时还不如。。。”

  “打住,之前是之前,之前我管不了,之后。。。”常德子打断曾荣,可“之后”如何,他也说不下去。

  有心想让曾荣白天在这上工,下工后再回到内三所去住,可如此一来,傻子也能看出皇上是在装样子,压根不是真心在惩罚曾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