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医祖宗回来了 > 第五百三十七章 吃大户

第五百三十七章 吃大户

  齐照和小团圆只见过一面,要说就朝思暮想了不显示,他睡了一觉,第二天就没想孩子的事情,因为他悠闲的时候太少了,第二日早朝,国家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

  万宏帝已经多年不上朝了,但是并不代表他对朝廷的走向失去了控制。

  今日他命皇太子,内阁,司礼监的人同时到云台听差遣。

  依然是隔着那如梦如雾的宫纱,万宏帝端坐在纱帐之后,一声锤子响,议事的大臣就要开始上奏了!

  齐照发现定国公出人意料的在,他就没开口。

  户部尚书兼内阁次府顾思维有本要奏:“昨夜八百里加急,山东境内一支匪口杀了山东太守,占领了济南城,河北总兵王友军申请调集朵颜三卫前去缉拿匪首,平叛战乱!”

  朵颜三卫是一直蒙古雇佣兵,队伍里都是蒙古人,战斗力极强,武力非凡。

  万宏帝倒不是舍不得朵颜三卫,女匪首,倒是第一次听说。

  万宏帝语气淡淡的从缥缈的纱帐后传来:“牝鸡司晨,会有人听吗?值得动用朵颜三卫?山东太守也太无能些了!”

  山东太守在山东治下两年,敛财无数,倒不是他无能,是他太有能力,惹得民怨沸腾,所以他被杀可以说是民心所向,可是反过来一想,那女匪首能利用这一点煽动民众杀大官,是不是说明那女匪首也不容小觑?

  兵部尚书刚要说话,万宏帝叫道:“太子可知此事?”

  齐照早几天就收到消息,关于这个女匪首的,已经传到了京城,说那女匪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算古今,惯会收买人心,她的部下没有不服她的,也就三个月,她就把山西陕西山东附近的反动势力全收了。

  这也是为什么他找万宏帝商量,要万宏帝取消纸币的原因,如果朝廷再不反省,不知道是他自己还是父皇,就会成为亡国之君。

  但是他的父皇显然听不进去。

  齐照感觉自己又要挨骂,但依然朗声道:“儿臣知晓!”

  万宏帝道:“那如何不拿出章程来?”

  拿出来了是你不允许。

  齐照知道自己的这个父亲十分刚愎自用,已经祈求过的事情不能再提,再提不光是挨骂,他依然不会答应。

  他低头道:“儿臣无能!”

  万宏帝冷声一哼。

  顾思维倒是挺欣赏齐照的,知道齐照的难处,接过话道:“为今之计,不仅要派朵颜三卫去评判那女匪首的叛乱,还应该向百姓发放银两将多印的纸币换回来,如此平定了民心,才能彻底平叛战乱!”

  他说到根子上了,就是钱的事。

  可钱的事才是大事啊,朝廷难就难在没钱。

  万宏帝也想有很多钱,他练个丹经常有大臣叽叽歪歪,有钱了这帮酸儒就不酸了。

  万宏帝冷哼一声:“说的轻巧,顾爱卿的意思是有破解之道?!”

  顾思维只是为了给太子解围,不然他才不会掺和呢。

  他也讪讪低下头不说话,那意思就是没有。

  就在这时,听定国公道:“皇上,老臣有一计策,可缓解朝廷用银之急!”

  听他终于说话了,那富态的脸上神色胸有成竹,好像就等着这一刻的样子,齐照心里不落地,微微皱眉。

  就听皇上问定国公:“爱卿有何计谋?”

  问的语气淡淡的,并没有期待之感,可是这么诱人的事情,那只能说明他早就知道了,他和定国公在走过场。

  定国公朗声道:“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朝廷正是用钱之际,各大钱庄都应该站出来替皇上解忧才是,当然,倒用不到每个钱庄,京城有一家恒远钱庄,存银千万,南北遍地份庄,富可敌国,圣上可召见恒远钱庄老板,许个职位,想来他定然感恩戴德就会把市面上的钱币吃了。”

  “这样朝廷不动用一分一毫,保存了实力正好发军饷,有了军饷剿匪指日可待!”

  他说完,一脸激动的看着纱帐后,显然觉得自己出了个极好的主意。

  确实好啊,花别人的钱,给个无足轻重的小官,让别人感恩戴德,可不是好主意嘛,就是定国公可能忘了缺德两个字怎么写。

  齐照冷眼看着定国公,昨日这件事他已经跟定国公说过了,让定国公不要再提,怕的就是皇上知道,不曾想定国公却故意跟皇上说了,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分明就是给他下马威吧。

  齐照也不想问为什么,就是太子妃人选的事,早前他只知道这些勋贵之家不顾百姓死活极其自私,就是朝廷的跗骨之蛆,不曾想他太低估了这些人的无耻,他们不光是米虫吃白饭的,还是蛀虫,根本不应该往来的缺德鬼。

  定国公看见了皇太子投来的冰冷目光,他心中冷哼又能怎么样呢?就是要让他知道,虽然他是皇太子,但是也别忘了他们徐家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他两个人激流暗涌,万宏帝隔着纱帐没看见,看见了也看得惯,他先想的只是钱,定国公的提议他十分满意,但就是定国公不会说话,虽然听起来冠冕堂皇的,可归根结底,还不是与民争利,强强老百姓的钱财,所以这事情一定要谨慎处理,一个不好就要获千古骂名,所以他不能自己说同意,得让文武百官们来求他同意。

  也正是因此,定国公偷偷求见他说了这个提议的时候,他安排定国公在早朝上再说一次,也好让其他人表态。

  万宏帝其实也担心百官不同意,那恒远钱庄太富有了,富有的让他生气,比他一个皇帝还有钱,他们不死谁死呢,但是那些大臣会同意吗?

  “胡爱卿,你有没有什么对策?!”

  胡勇,内阁首辅,沈天岚死后就是这位大臣接管了沈唯卿那一滩。

  跟沈天岚相比,胡勇自然是魄力不足,勤勉有余,是个中规中矩的大臣,既然中规中矩,他知道定国公的提议皇帝动心了,那会唱反调?

  他低着头犹豫两下后道:“臣附议!”

  其他人要么不想自己掏钱,要么也想分杯羹,纷纷叫道:“臣附议!”

  所以这件事,就算板上钉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