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俺的头上也有光 > 第一百章 我想家了

第一百章 我想家了

  “嘁!你们这些兵……不行啊!”

  刘奈很是不屑的撇了撇嘴,也许是自己体内还有这一百零八个战魂,所以跟他们一比,这眼前畏畏缩缩的无常国军队就显得很差。

  而且按照一般的逻辑来说,军营是最有血气的地方,如果有谁说他们差,他们肯定要找回场子啊!谁知道面对刘奈的嘲讽,这些家伙竟然有一种理所当然的恐惧!

  只能说,世间没有什么绝对的事情,即使是看起来浩大的声势,也有可能隐藏着内部的腐朽。

  所以有那么一瞬间,刘奈都感觉无趣了,你们不上来我也懒得主动找茬,于是就出现了一个很让人哭笑不得的画面。

  一个连金丹都不是的修士,站在南城门外发呆,而对面密密麻麻一眼都望不到边的军队却不敢越雷池一步。最好笑的是,另一边万玉容也没有停止杀戮,咋的?是因为刘奈比万玉容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修士吗?

  只能说,无常国士兵对于修士的恐怖与不可战胜认识太过根深蒂固了。当然,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有威胁的那些家伙都已经被刘奈先一步拍死了。

  轰!

  又是一声巨响从城中传来,刘奈抬头望去,就像是昭显着一场大战的结束,一道道充满了仙位气息的人影从云层中落下。很显然大儒们败了,毕竟大梁国的气运金龙都已经散了,他们还如何再打?

  要说所有大儒都死了却也未必,最多是没有了战斗下去的意义,而那些仙位强者也未必愿意继续再逼迫,毕竟谁还没有两手同归于尽的绝活呢?

  刘奈摇摇头,“可以走了。”说着一个跳跃来到还在人群中乱杀的万玉容身边。

  万玉容也知道是时候了,并没有反抗任凭刘奈拉着他土遁离开,整个过程就没有什么士兵阻拦,或许他们巴不得这两个家伙赶紧滚吧,两个修士来欺负凡人,臭不要脸!

  “你这亡国气运捡的很简单啊,如果一直是这样的话,我都想考虑看看了。”刘奈一边拉着他在地下穿行,一边调侃。

  万玉容表情有点怪,就好像被天上的馅饼砸了,而且那馅饼还是自己最喜欢的口味,这就有一种被安排的感觉。可直觉却又明确的告诉他,别多想,就是运气好而已!

  “我们接下来去哪?”

  “哎呀,是要到分别的时候了吗?”刘奈想了想继续道“也确实该分别了,这一次我出来其实就是采购药材,如果时间富裕就再将锐金剑意炼成。谁知道你这家伙先一步炼成了剑意且又帮我把剑丝都做好了,我现在也确实没有了再浪下去的理由。应该就是回九转玄门吧,你呢?”

  万玉容叹了口气,回头瞄了一眼都城之内,“琉璃仙宗的野心非常大,大梁国如今已经灭亡,但是无常国的脚步却不可能这么快就停下,如果所料不差的话,他们下一个目标就是位于大梁国南面的南慈国了。”

  刘奈一听就明白了,这是要继续走潜伏的路子,等到南慈国再被灭继续收集亡国气运吧。想着开始搜索脑海中关于南慈国的资料。

  南慈国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国家,比天罗国要强不少,但却也不如大梁国,也就是说其没有能力抵挡无常国的入侵。

  不过要特别提一句,这南慈国的背后是一个佛宗门派,叫做普渡禅院。在南方大陆佛宗的地位并不是太高,当然这也与实力有关,所以按照以往记载中对这普渡禅院的介绍,怕是不会直接与琉璃仙宗对抗而是选择避让。

  “南慈国怕是顶不住无常国的攻击吧,你哪还有时间混进去当官员?若是部队南慈国有贡献,想要获得亡国气运怕是没有那么容易。”

  万玉容似乎早有考量,“放心吧,无常国皇帝不是个傻子,就算琉璃仙宗再催促,他也至少会用大半年时间来处理这些已经打下的疆土。天罗国如今已经快变成不毛之地了,倒是不同多管。可大梁国境内良田沃土非常多,如果就此荒废,那以后也不需要再打了,光是饿都能饿死那些士兵。”

  刘奈闻言明白了他的意思,“即是说,无常皇帝至少要等一茬粮食成熟,是吗?”

  “差不多,其实真要打一场大仗,那仅仅一茬粮食可不够,但大梁国皇帝之前没有采用什么坚壁清野的策略,所以粮仓中还剩余了不少。我保守估计,再起争端至少也要在大半年之后。”

  “大半年啊,这倒是够你进入南慈国了,只是这次我却不能再帮你了。”刘奈摇摇头表示爱莫能助。

  万玉容也很理解,“这一次你露了面,虽然那些士兵可能认不得你,但事后一查绝无蒙混过关的可能,到时候琉璃仙宗的修士怕是不会放过你。”

  “不放过就不放过吧,有本事就让他们来九遁玄门找我好了,嗯,一会儿我就带着师妹回去。”刘奈说着方向一转开始向北门前进。

  大梁国都城其实也很大的,想要从南门绕一圈到北门,就算是用飞的也要几分钟,何况他们用的还是土遁。然而有些让刘奈心情不好的是,当他们到达北门时,却发现难民们不见了!

  从北城门到郊区的树林,虽然到处都有难民们慌乱中丢弃的物品,但愣是没有发现一个人影,这你敢信?

  “这里发生了什么?是谁带走了就那些难民吗?”万玉容眉头紧锁,“这里的脚印杂乱无章,且并没有什么搏斗挣扎的痕迹。几乎可以排除军队的因素,那么,是修士?”

  刘奈蹲下在各种痕迹上查看半晌,接道“一般修士不会去管凡人的闲事,除非那凡人有些特殊的资质,例如天选者、媚骨天生的女子、阴时阴月或阳时阳月诞生的孩童等等,但这么大范围的带走凡人,难不成是有什么邪派修士在丧心病狂的炼制法宝吗?”

  万玉容有点担心,“若真是如此,你师妹和阿罗岂不是危险了?”

  “不会!”刘奈说着走向一片树林,伸手在树皮上抹了抹,“这个邪派修士的实力并不强,甚至都不到金丹,我师妹就算打不过也可以跑得掉,别忘了,她储物袋中可是有不少材料能够用来自爆的。”

  “实力不强?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万玉容有些惊奇的看着刘奈,不愧是常年逃命跑路的高手,这经验如此丰富的吗?

  刘奈拍了拍树皮,“法力波动这种东西对于带有生命的物体最是敏感,除非那人对法力控制的绝对精细,否则总会或多或少的留下一些痕迹。而相比起石头土壤这些死物,树木、青草甚至是虫子,这些带有生命力的东西,就会更加敏感,也会在表面残留更多的波动。”

  “这是为何?”

  “因为法力是由人体催生出来的,同是生物,彼此生命力之间的吸引罢了。”

  “那我们能够通过这发力波动找到那修士吗?”

  刘奈很遗憾的摇摇头,“能够通过法力波动推算出敌人大致的实力已经是极限了,想要追杀恐怕不够,或者别人能够通过特殊手法追查,但我做不到。”

  “那你总能够追查到你师妹的行踪吧!”

  刘奈的脸皮抽了抽,鬼知道那丫头跑到哪去了,现在这个情况他也不敢放什么穿云箭,他也不是金丹修士没法将神识放出去搜查,何况就算能够做到也不会那么做,现在城里可是有不少仙位强者呢!

  砰轰!

  刘奈和万玉容神情一怔,一般这种响声都是有人在斗法,如果是刚刚完全不值得在意,可现在的话那就有点不同寻常了。

  因为大梁国已经彻底灭亡了,就连亡国气运都已经被万玉容收了,现在还打,那应该就是修士之间的个人恩怨了,更何况,这战斗似乎距离两人并不远,会不会与此处的异常有关?

  刘奈与万玉容对视一眼,去看看好了。也许是土遁给了两人信心,这种暗戳戳的技能确实太适合偷窥了。

  轰!战斗者是三个金丹修士,其中一个全身黑袍,表情狂热,就像是一个让宅男捏完脸后的伏地魔。而另外两个,万玉容竟然认识。

  “这是大梁皇帝身边保护的內侍!他们怎么在这里?”

  刘奈左右瞧瞧,保护皇帝的內侍在却不见皇帝,那……挂了?

  刘奈对于皇帝本身是没有什么好感的,所以并不在意这个,只是在想这些人会不会知道他师妹在哪。

  “我们先绕过他们往前面看看,这个黑袍人明显就是在拦阻两个內侍,那在他们后面肯定有东西。”刘奈说着开始施展土遁,不得不说,墨染在隐藏法力波动方面,的确有着强大的优势,这三个交战的金丹修士愣是没有察觉到他们。

  很快,他们就在不远处的一片森林中,发现了那被黑袍人保护的三个人。

  “老实交代你的身份,否则我就将你也炼成僵尸!”一个明显很狗腿的,长相也很反派的人上前一步。

  “好了,咱们扼道山毕竟是大派,吓唬凡人做什么呢?这样,你如实说出来,我们保证不杀你!”刘不思让狗腿反派靠后几步,装作一脸和善的样子问道。

  “我……朕是大梁国皇帝,有传国玉玺为证!”

  刘奈“……”

  万玉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