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有一座无敌城 > 393.无敌的拳
  消耗,是当真巨大。

  功能,对当前的长安来说,也是真的实用。

  是以张东云刚刚浏览过系统说明后,心中着实痛并快乐着,满是蛋疼的感觉。

  不过,这不影响他立即做决定。

  随着张城主一声令下,无敌城中以大明宫为中心,顿时再次放出铺天盖地,但常人难以觉察的强光。

  无敌城的南北与东西,都再次各自扩大为原先的四倍。

  朝其他方向暂且先不提,向西去,则是一路将整个中土大地,正是覆盖在内。

  沈和容解除了自己的家国天下,收敛弟子王彻的遗骨,静静看着龙特、楚辛、宋柏带队,长安城其他高手赶来,平定控制昆阳城,继而掌控整个大乾皇朝。

  张东云,在比他们更高的视角,静静看着这一切。

  他还能看到,灵光寺接到昆阳城陷落的消息后,智灯方丈等灵光寺高僧,没有太多犹豫,很快做出决断。

  整个灵光寺山门里,所有僧人,在短暂混乱后,很快便恢复秩序,迅速收拾行装离开。

  正一派澄阳真人等人,同灵光寺之间没有解不开的死仇。

  他们相助长安阻击灵光寺佛门高手,防止对方支援昆阳城。

  如今昆阳城已经尘埃落定,灵光寺众人一心想要逃走,正一派众人没有一味死拼。

  包括智灯方丈在内的灵光寺三大高僧,一起拼命,为同门突围开路。

  他们仓惶退走,正一派上下虽不拼命,但也不至于坐视不理,仍衔尾追杀。

  张东云并没有在意。

  他的视线同思绪,随着无敌城范围的扩张,继续向外。

  中土上其他地方,例如刘家大宣皇朝、王家大丰皇朝又或者中岳寺,陆陆续续接到消息奏报ꓹ 全部因此动荡起来。

  北莽,乃至于南荒地界,这次也全都被无敌城囊括在内。

  被“剑魔”苏破先前扫荡过一趟的北莽ꓹ 如今人才凋零。

  南荒七妖五魔,对张东云而言ꓹ 如今也历历在目。

  曾经到过中土的金翅大鹏鸟一族族长玄风ꓹ 以及族中高手橙光,都落在张城主视野内。

  不过ꓹ 张东云眼下没有搭理他们。

  他的注意力,一路向西。

  虽然中土到西域之间跨越荒海的距离明显比东疆、北莽等地到中土更远ꓹ 但无敌城的有效范围ꓹ 还是成功抵达西域之地,将西域东端滨海地带覆盖在内。

  在西域东海之滨,当前有不少人ꓹ 正在四下里查探ꓹ 并渐渐深入远海。

  因为当前海潮涌动,明显异常ꓹ 掀起一场又一场海啸与风暴。

  张东云扫了一眼ꓹ 没发现自己感兴趣的目标,于是视线又向后收。

  海啸与风暴的源头ꓹ 正在于中土和西域之间的茫茫大海中。

  这里ꓹ 正爆发一场惊世之战。

  两个立于武皇巅峰境界ꓹ 并且明显强于其他大多数第十四境高手的武道强者,正殊死决战。

  以他们动荡寰宇ꓹ 撕天裂地的恐怖实力,波及深远。

  虽然荒海广阔,但二人带来的影响,足以改变原先的海洋气候。

  于是一场又一场大海啸,向四面八方蔓延。

  不仅仅是西域东海之滨,中土这一变西部临海地区,此刻同样面临海啸侵袭。

  只是随着张城主掌控的范围变大,海面上忽然变得风平浪静。

  拳来剑往,正在交锋的苏破和冼开阳,马上察觉情形不对。

  两人出手带来的风暴,竟被忽然而至的无形力量平息。

  远处的蒋辙、慧行等人,都是一怔,四下里不停张望,心中隐约生出惶恐。

  “七弟,退后。”

  一个闻言而又缥缈的声音,这时忽然自天穹之上响起。

  苏破闻言,虚握的五指张开,散去手中无形无质的神剑。

  冼开阳也没有继续攻击,不过迢迢璀璨星河,在他身体周围不停盘旋。

  星辰之中蕴含的磅礴力量,越来越凝练,越来越沉重,蓄势待发。

  “你找朕的八妹做什么?”

  一个身影,出现在苏破和冼开阳面前,光辉笼罩下,叫人看不清具体相貌。

  但苏破不用看便知道,是自家大哥到了。

  “惭愧,要大哥你亲自出马。”他负手立在张东云身侧。

  光辉笼罩下的张东云微微颔首:“不碍事。”

  冼开阳此刻视野中,已经没了苏破的身影。

  并非苏破没有威胁,而是那个光辉笼罩下的身影,给了冼开阳太多压力,叫他此刻只能关注这个忽然到来的神秘人。

  “长安城主?”

  虽然不了解,但冼开阳第一时间便确认,长安城的主人只能是眼前的张东云。

  “你只需回答朕的问题。”张东云言道。

  冼开阳轻轻吸一口气:“朕不习惯回答别人的问题。”

  张东云点点头:“那么,现在开始,你要养成这个习惯……”

  他说话同时,对面的冼开阳便直接抬手,举起拳头。

  随着这个动作,冼开阳身体周围群星,齐齐震动。

  星河流转间,难以计数的星辰,便化作浩瀚洪流,目标直指张东云。

  星辰恍若大日,蕴藏无尽炽热力量。

  但在这一刻,群星仿佛要一起步向灭亡,星海走向终结。

  冼开阳一拳击出。

  但方才蠢蠢欲动的银河群星,却反而齐齐僵在原地,没有任何动静。

  冼开阳双目瞳孔猛然收缩。

  他眼角余光看见,自己出拳抬起的那条手臂,竟然齐肘断裂。

  手掌和小臂,完全消失不见。

  时间和空间在这一刻仿佛齐齐凝固。

  下个瞬间,才有鲜血从他断臂伤口喷出。

  “……此外,在朕面前,你的自称要改。”张东云后半句话,轻描淡写说完。

  站在他身旁的苏破,眼睛一亮。

  因为这位剑魔发现,不仅冼开阳出乎意料,他方才也没能看清自己大哥的动作。

  远远望着这边你的蒋辙、慧行等人,都更不必说,全然不知方才发生了什么。

  直到冼开阳断臂伤口喷血,所有人才大惊失色,楞在当场。

  那就是长安城主亲自出手吗?

  击杀魏皇和空如大师、压服衍圣府府主的北莽大帝,同他之间的差距,竟然如此巨大?

  等他们回过神来,大家心思各异,但无一例外所有人面如土色。

  蒋辙心中懊悔,自己烧错了香,拜错了神。

  长安城如此强盛,便是他蒋辙通过北莽,突破到第十四境,又有什么用?

  宋睿、向晨二人心中更是郁闷的想要吐血。

  他们原先和“北海六凶”里老大谭平一样,都是有心投奔长安城的。

  结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最终倒向北莽大帝。

  现在,却不知该如何面对长安中人。

  屠琳一颗心沉到谷底。

  不管是站在北莽这边,还是站在师门太清宫那边,眼前的长安城都让人感觉简直是不可战胜。

  至于慧行,心中便只有绝望这一个念头。

  如果长安城要保中岳寺的空慈,他这辈子报仇都没希望了。

  对于观者感受,张东云没有多理会。

  他正是平静站在原地,负手立在半空中,仿佛动都不曾动过。

  冼开阳深吸一口气,手臂血肉蠕动,勉强止住伤口出血。

  他没退避,目光冷静中,涌现出更强的斗志。

  这高瘦男子徐徐举起自己剩下的另一条臂膀握拳,比方才更加审慎,但也更进一步催动全力,凝聚万千星辰。

  张东云淡然看着对方,微微点头:“不错,心志坚毅,罢了。”

  他背在身后的双手,这时伸出一只,张开五指,也同样握成拳,抬起与冼开阳的拳头遥遥相对。

  “请指教。”

  冼开阳沉声开口,然后万千星辰便一起破灭,毁天灭地的恐怖力量汇聚在一起,打向面前这个强大的敌人。

  张东云相同动作,迎着冼开阳的星罗灭世拳,笔直一拳击出。

  看似没有冼开阳群星汇聚,因何破灭那般声势浩大,但他这一拳,却让在场所有人都一阵恍惚。

  这一刻,仿佛有主宰宇宙,掌控世界的天帝降临人间,无比高缈,无比威严。

  张东云这一拳之下,莫说中土、北莽,仿佛整个世界都变得扁平起来。

  苍生造化是一副图画。

  不管冼开阳,还是破灭的星河,都只是画中物。

  而张东云则是画外人。

  他随意挥洒。

  画中人与物便为之改变。

  大家隐约间看见,画中景象,那些奔流的破碎星河,竟然没有半点停歇缓冲,就忽然倒转。

  画上景象栩栩如生,但浩浩荡荡的星辰天河,却全部倒灌在它们原本的主人冼开阳身上。

  星辰继续破灭,膨胀塌缩。

  落在冼开阳身上,便是一个又一个洞。

  星辰破灭,仿佛无声无息,但难以计数,连绵不绝。

  于是冼开阳身上的空洞越来越多,渐渐连成片。

  到得后来,反倒是他身躯血肉越来越少,只剩少许肉末粘连,最后完全消失不见。

  大家失神恍惚,只在一瞬。

  瞬息过后,所有人都精神一振。

  那仿佛俯瞰整个世界的天帝虚影消失。

  大家面前得景象都一切恢复如常。

  仅有一个例外。

  方才星罗灭世,仿佛可以毁天灭地的北莽大帝冼开阳,这时余下身躯全部消失。

  只剩一个头颅,还漂浮在半空中,目龇欲裂。

  他没有死,没有失去意识。

  张东云淡定地同那对瞪圆的双目对视:

  “回答朕的问题,你找八妹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