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的帝国 > 1546到底经历了什么

1546到底经历了什么

  “上面的人动动嘴,我们这帮炮灰就要跑断腿咯!”将最后一口面包塞进自己的嘴里,靠在坦克上的车长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他们已经鏖战了三个多小时了,就在刚才,他们已经击毁了第13辆毁灭者坦克,成为了整个营击毁敌军坦克最多的车组。

  只可惜他们的优秀表现并没有帮助己方的部队实现战场上的压制——他们一路杀到了现在这个位置上,歼灭了无数的敌人,却依旧没有看到胜利的希望。

  这真的是让人沮丧的绝望,无论他们消灭了多少敌人,似乎敌人总是能够补充上来,和他们继续鏖战,寸步不让。

  他们所在的营一共有三个坦克连,每个连有三个坦克排,每个排有5辆坦克,算上营部的指挥坦克,一共是47辆坦克。

  战斗打到了现在,他们营如今只剩下可以战斗的坦克21辆,连一半的数量都没有了。

  几分钟之前,他们补充了来自1营的坦克,与1营合并成了一个新的战斗群,现在他们一共还有42辆坦克——还不足原来一个营的坦克数量。

  上面的消息是,天亮之后他们会等到后勤部队送来的补充坦克与车组成员——每个营补充3辆坦克,然后恢复独立作战编制继续执行任务。

  不过看现在的情况,没有人觉得他们能够支撑到天亮,等来那虚无缥缈的3辆坦克的援兵……

  “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吧……十五分钟之后,我们就要继续前进了。”炮长从一边的草丛走了回来,他刚刚是去“放水”了。

  利用战场上短暂的休息时间恢复体力,是所有存活下来的老兵总结出的战斗经验,随时随地都能够闭上眼睛睡一会儿,是战场上每一个士兵都应该尽快掌握的必要技能。

  “你觉得我现在闭上眼睛,还能睡多久?2分钟?”车长随意的把包装纸丢在了身边,耸了耸肩膀。

  他的额头上是一个醒目的二维码,这是他的生产编号,可以查询他的基因序列,也可以直接查询出生产工厂,学习战斗的经历等等。

  每一个克隆人都有这样的标记,一方面是方便管理,另一方面也是将他们与自然人区分开来。

  炮长的额头上也有一个二维码,他一屁股坐到了坦克的装甲钢板上,看着垂在坦克装甲板裙外的双脚:“看到讣告了吗?”

  “看到了。里克上校是个好指挥官。”车长抽了一下鼻涕,站起身来,拍打了两下自己的屁股。

  “那么高级的军官,就这样莫名其妙的阵亡了……”炮长感慨了一句,看向了远处不停扫射的高射炮打出的一片曳光弹。

  更远的地方,防空导弹扭曲上升的轨迹还没有完全散去,那些爆炸的火光照亮了远方的地平线。

  不仅仅是他们这里,更远的地方,更远更远的地方,战斗都在进行着。这是敌人到来的第二个夜晚,枪炮声根本就没有停歇过。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苏曼的坦克爆炸前,他还和我们说话来着。”车长跳上了自己的坦克,爬上了炮塔,看了看炮塔外面七扭八歪的外挂反应装甲,对身边的炮长说道。

  他检查的位置是之前战斗中被敌人的能量炮弹命中的地方,爆炸反应装甲拯救了这辆坦克,它们爆炸开来抵消了大部分能量爆炸形成的射流。

  所以主装甲并没有被击穿,只是留下了一些漆黑的烧焦的痕迹。而这个圆形痕迹的周围,扭曲的爆炸反应装甲的盒子的边缘还有一些遗留在挂它们的挂钩上。

  “回去这里要好好修一修,别倒霉被再打中一次。”他嘀咕了一句,然后钻进了坦克的舱口。

  “呼……呼……”就在这个时候,呼啸的声音划过了他的头顶,爱兰希尔帝国新一轮的炮击开始了。

  这也是刚才他没有抓紧时间休息的另一个原因,每一次发动攻击之前,爱兰希尔帝国都会进行一轮规模空前的炮火准备。

  呼啸的炮弹加上震天动地的爆炸,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在这样的环境中安心的睡觉的。

  新的战斗就这样在炮弹的呼啸爆炸中开始了,爱兰希尔帝国的装甲部队继续前进,看守者的部队继续阻击。

  漆黑的战场上,双方的坦克部队再一次碰撞在一起,到处都是炮弹横飞的画面。

  后半夜凌晨2点的时候,爱兰希尔帝国的装甲部队终于击穿了看守者的防线。

  战场到处都是瘫痪的毁灭者坦克与冒着轻烟的爱兰希尔帝国电磁坦克的残骸。

  一些克隆人掷弹兵正在简单的打扫战场,一个被砍断了所有胳膊还有两条腿,被制作成“人棍”的清扫者在固定他的特殊锁具上挣扎着。

  这是一个负伤的清扫者,掷弹兵打扫战场的时候俘虏了他,因为有可能需要研究,所以这些掷弹兵打算尽快将他运到后方去。

  在一段满是弹坑的土路边上,一棵都已经被炮弹打折了的小树压在一辆炮塔碎裂扭曲变形的电磁坦克残骸上。

  一个满脸是血的男人猛然间睁开了眼睛,他挣扎着坐起来,伤口的疼痛让他整个人的表情都扭曲了。

  倒吸了一口凉气之后,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这才勉强借着星光,模糊的看清了周围的环境。

  电路板都已经变形损坏,显示器也掉落下来被电线扯着悬在半空中,他伸出手去,在熟悉的环境中摸索,最终从墙壁的固定点上取下了一个手电筒。

  打开了开关,他借着光亮寻找,终于看清了躺倒在自己脚下的驾驶员的尸体。

  然后他看向了自己的另一侧,被安全带固定在座位上的车长垂着脑袋,胸口上还插着一块锋利的崩碎的装甲碎片。

  鲜血早就流干,垂着头的车长也已经死去多时。被毁灭者击穿的时候这里就好像地狱一样,震动让炮长昏了过去,一直到刚刚才恢复了意识。

  他也受了很重的伤,头部有创口,腿部可能也骨折了。幸运的是他的坦克没有爆炸也没有燃烧,这才让他幸存了下来。

  “咔嚓……”一名掷弹兵掰开了脱落的舱盖,看到了里面幸存的炮长——他是看见有光从缝隙中传出,这才过来检查的。

  “我的天!该死!你到底经历了什么……”看到了幸存者,这名掷弹兵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笑容。他转过头去,对着远方兴奋的喊了起来:“嘿!快来帮忙!这里有伤员!”

  -----------

  加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