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全球高武 > 第1436章 人王归来(中)

第1436章 人王归来(中)

  海域。

  风起云涌。

  魔武战后第一届开学典礼,三界瞩目。

  自从大战结束,天帝、人王失踪,三界复苏一年,小乱有,大乱却是不曾有过。

  帝尊以上的战斗,更是从未爆发过。

  人王之威,镇压三界,谁敢侵扰人族?

  三界一统,人族盖压三界,莫敢不从。

  然而,三界复苏一年,人王一直不曾出现,人族最强者蛇王吴奎山,堪堪圣人境,还有伤在身,持续一年时间,三界有人坐不住了。

  初武,地窟,禁忌海妖族……

  三方势力,谁不是传承万年以上?

  昔日,强者如云,人间不过凡尘之地。

  直到人王出世,力压三界,斩帝屠皇,三界摄于人族强大,这才不敢冒犯。

  而今,人王久不出世,谣言遍地,强者们自然蠢蠢欲动。

  这是最差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

  人王若是真的陨落,和天帝同归于尽,人族如何能镇压三界,成为三界之主?

  蛇王有何资格统领三界,成为三界之王?

  强者们自然都不甘屈居人下,人王不死,三界没人敢乱。

  可若是……死了呢?

  一年时间,以方平的性格,哪怕受伤也该出现威慑三界了。

  而今,方平却是从未出现过!

  “人王……嘿嘿,真的还活着吗?”

  海域,有精神力波动。

  有人冷笑道:“以那位的性格,一年时间不出现,地界乱民动荡,也不曾现身,这可不应该!”

  “之前传闻那位惊鸿一瞥,倒是吓得几位帝尊落荒而逃,可本座仔细想来,那位真的出现了,岂能让几位帝尊活着?”

  “那可不是武王,那是魔王!”

  虚空中,不见人影,声音却是在传荡。

  “若是那位真的还在三界,呵呵……什么乱民,什么暴动,什么造反,早就平息了!”

  声音继续传荡,也说到了所有人心中。

  之前的确有传闻,人王曾出现过,倒也吓得不少人龟缩到了海域深处。

  可若是真的,岂会就这么算了?

  下一刻,有苍老声出现,淡笑道:“欲盖弥彰罢了!人王恐怕真的不在,至于是陨落了,还是……受伤太重,一年都无法痊愈,现在还很难说。”

  最后一战,胜利的应该是人族,这一点众人有所猜测。

  那一日,三界寂灭,陷入沉眠之中,最后之战这些人没有观测到。

  可从复苏之后,人王就不再出现,天帝也了然无踪,很有可能两人同归于尽了。

  “陨落?”

  这一刻,又有人低沉道:“若是诸位猜错了呢?”

  “猜错?”

  苍老声笑道:“若是真的猜错了,诸位真的相信那位还活着,今日……你们敢来吗?”

  此话一出,无人应声。

  今日敢来窥探人族,自然是有八分把握,这才汇聚此地。

  若是真的毫无把握,这些人岂敢在这时候汇聚,这是找死。

  “三界太平,隐患皆除!地界,人间,禁忌海,初武……各方势力皆是损失惨重,强者百不存一,本源大道崩溃,本源武者死伤无数,哪怕不死,也是大道崩溃,伤势惨重,连蛇王也无法避免……”

  “然而,这是最差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

  “三界之主,人王若在,自是人族,无可非议!”

  “可人王不在……”

  “呵呵,人族有何资格,有何实力,敢统领三界众生?”

  话音一句接着一句,有尖锐声响起:“吾等苟活万载,难道真要受人族统辖?蛇王岁不过百,大道之伤还未痊愈,堪堪登临圣境,三界难道要屈服于蛇王之下?”

  “灭世之战,吾等侥幸逃生,本就蛰伏万年,等待时机,而今……强者皆陨,诸位难道还要再等下去?”

  “初武之地,人族初祖,强者如云,大道崩溃初武损失最小,难道也要屈从于后辈?”

  “拳神几位至强,陨于人王之手,冥神、天臂皆屈从于人族,为初武传承,不得不死战不退,战死方休,此等血海深仇,真能忍受?”

  “嘿嘿,一群老祖宗,倒是要臣服那些幸进后辈,你们能忍,本座还忍不得!”

  “……”

  话语声不断,有人开始挑拨初武强者。

  源地崩溃,本源大道崩溃,虽然三界复苏,大道开始清明,新道渐立,可如今,初武一脉,强者却是残存最多,这是不争的事实。

  本源强者死伤无数,一部分人或许没死,也在暗中养伤,而初武和妖族,修肉身之道,此刻倒是强者不少,圣境也不少见。

  是否有天王残存,也是未知数。

  本源天王陨落,动静不小,可初武天王陨落,却是没有太大的动静。

  最后一战,初武是否有天王没有参与,这一点没人知晓,那一战上百天王参战,少一两人,恐怕也没几人注意。

  如今不出,不过是忌惮方平罢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却是迟迟没人敢入侵人间。

  说是这么说,想也是这么想,可如果……如果人王真的没死呢?

  敢在今日聚集此地,已经是大胆至极,再让他们去闯魔武,还真没几个人有这样的胆子。

  初武一方,迟迟不语。

  这时候,一尊白虎身影浮现虚空,样貌狰狞,低声咆哮道:“吾等难道真要臣服人族?人族杀戮无数,屠戮吾等同族,杀吾等亲友,制神兵,饮血肉……”

  “人族有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哪怕臣服,他们也不会信任吾等!”

  “初武臣服人族,人王称之为盟友……然,最后一战,人族说是援助初武,冥王率上百强者,赴初武大陆,结果如何?”

  白虎嘲讽笑道:“初武至强,全部战死!冥神几人,接近皇道,依旧战死!乱、石破多位天王至强,皆是人族盟友,人族本就强大无比,联合初武,岂会损失如此惨重?”

  “不信任罢了,削弱初武实力,逼迫初武不得不战,不得不死!”

  “冥神、天臂几人皆知,知道不死,初武传承不再,人王随手一击,便可覆灭初武,他们不死,人族岂能镇压初武?”

  “所以,那一日冥神死战不退,天臂死战不退,所有强者皆是如此,便是为了初武传承!”

  白虎的一番话,让虚空微微颤动。

  有人气血沸腾,有些遮掩不住。

  这……是事实!

  那一日,强者无数,人族强大无比,除了在源地被天帝镇压,其他各地,皆是人族占优。

  还有盟友初武,还有乱,石破,很多很多强者援助,岂会如此惨烈,天王级强者,全军覆没!

  还不是因为人族放任!

  甚至是暗中逼迫!

  方平倒是没说,可这一切,众人皆知,肯定是人族算计,恐怕武王还和几位初武强者有过协议。

  武王担心人族强者化道之后,无法镇压三界,以初武传承为威胁,冥神几人岂能不战?

  这一点,初武强者并非不知。

  今日,却是被白虎挑明,一时间,气血动荡,震动虚空,显然是有初武强者有些忍受不住,心思动荡。

  初武强者,死在方平手中的可不少,甚至比当年初武本源之争更多!

  拳神几位至强者刚出天坟,便被方平击杀,当日被杀天王也不是一两人,这一切,之前因为方平强大,所以被镇压。

  可现在,方平不在,蛇王可没资格镇压。

  白虎现身,见气血动荡,再次冷笑道:“今日不反抗,不求存,还等什么时候?”

  “人王若是真的没死,而是受伤极重,此刻无法动弹,那吾等可就错过最好时机了!”

  “他若是没死,受伤沉眠,那才是吾等最大的机遇!”

  “是危机,也是机会!”

  “人王一滴血,一根骨,吾等吞噬之下,便有希望窥探皇道之上的境界,修炼这么多年,难道诸位真的不心动?”

  “本源崩塌,初武被大道排斥,新道诞生,必是人王重立……”

  白虎语气激动道:“新道诞生,吾等却是不明其道,是继续走旧道,等待寿元耗尽尘归尘土归土,还是钻研新道,再进一步,诸位……就看今日!”

  方平就算没死,也必然受伤极重。

  这一点,强者们都有衡量。

  那可是杀了天帝的强者,若是能得到方平的肉身……众人都不敢想象,能获得什么样的好处。

  风险和机遇并存!

  若是方平真活着,受伤极重,可一旦真的醒来,杀他们几位帝尊,几位圣人,也没任何难度。

  是赌,还是不赌?

  不赌,臣服人族,为奴为婢,他们这些人真的可以接受吗?

  方平可不是善良之辈,一路杀出来的,双手满是血腥,一旦养伤归来,会不会继续屠戮三界?

  横竖都是死,那还不如博一次!

  威压渐渐弥漫海域!

  有人心动了,有人却是踌躇。

  许久,有人低沉道:“本座并无和人族为敌之意,本座在苦海苦修万载,不曾参与任何纷争,然如今苦海腐蚀之力消除,人族探索海域,擅闯本座道场……

  本座只想知道,人族若是一统三界,当如何对待吾等苦修之辈?

  道场不可擅闯,杀也杀不得,赶也赶不走,难道吾等修至帝尊之境,连一块容身之地都无?”

  “愚昧!”

  白虎冷笑道:“人族贪心不足,岂会让吾等逍遥三界!剥皮抽筋,制造神器,啖其肉,饮其血,这就是人族对待异族的手段!”

  “初武不提,吾等妖族,想找一块栖身之地,何其难也!”

  “地窟乃是人族血海深仇的对象,妖族也是人族必杀目标,初武更是争霸阻碍……诸位,尔等真觉得可以和平共处之?”

  白虎语带嘲讽,“自欺欺人罢了!”

  “今日不反,翌日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魔武新生一代,也是冷血之辈!魔女剑陈云曦,人屠赵雪梅,枪王傅昌鼎……这些人,谁不是双手沾满鲜血,杀戮无数!”

  “如今皆是帝尊之境,一旦晋级圣人之境……呵呵,今日吾等汇聚此地,无需理由,迎来的便是这些人的杀戮和屠刀!”

  白虎喝道:“难道你们觉得还有机会?今天在场的,一旦人族缓过来,无一可以幸免!都是明白人,汇聚此地,如何作想,能瞒得住谁?”

  “真无心反抗,那便学三界那些顺民,窝在人族给我们圈定的地界,被他们当畜生养殖,自然不会有事!”

  “可你们……甘心吗?”

  白虎怒喝!

  甘心吗?

  真要甘心,干脆就待在自己的老巢好了,被人家当牲畜养好了,何必冒着风险,今日窥探试探人族?

  还不是不甘心!

  还不是心有野望!

  这番话,再次让四方安静了下来。

  是啊,若是甘心……何必在这听白虎激将怂恿?

  又过了一阵,有人低沉道:“今日魔武战后第一次重开圣地,招贤纳士,此为大典!人王今日不出……恐怕……”

  白虎冷漠道:“血鲨王还是怕?”

  之前说话之人也不生气,笑道:“当然怕!谁不怕?白虎王不怕?莫说人王,镇天王、铸神使这些人,随便有一人存活,吾等便是死路一条!

  三帝转世若是活着,也是死。

  苍猫天狗活着,还是死!

  不甘心倒是真的,可也不能找死!”

  说罢,血鲨王笑道:“吾等能苟活至今,在于慎微。虽说他们存活的可能不大,可也不能贸然行事,还需谨慎,东海有乱民汇聚,不如操纵乱民冲击魔都试试!”

  “若是能引出人族底牌,自是最好……”

  它话音未落,白虎王冷漠道:“蛇王好歹也是圣境,魔武更是帝尊多位,乱民能有何作用?没有圣境试探,恐怕没有任何用处,只能徒惹笑话!”

  它觉得血鲨王简直愚蠢!

  那些乱民,帝尊都难见,去试探人族?

  有作用吗?

  除了被杀,有屁用!

  最少也需要一位圣境强者出面,才有资格试探出人族的底细。

  血鲨王依旧平和,笑道:“那白虎王觉得当如何?”

  “群而围之!”

  白虎淡漠道:“要不一起死,要不……一起赢!”

  “诸位也不傻,谁愿意当这出头鸟?”

  “都不愿意!”

  “再拖延下去,若是人王真的没死,伤势恢复,那诸位都等死吧!”

  “你们都不愿意出头,都怕死,放任人族成长,等人屠这些人成长起来,吾等还有机会吗?”

  “所以,当雷霆一击,今日覆灭魔武,三界一统,统一三界的是我们,而不是人族!若有其他人敢抢夺胜利果实,共围之!”

  白虎说罢,又道:“人族韧性极强,越是拖延,对吾等越是不利!”

  “诸位,要不要出手,就看此时,否则……没机会了!”

  血鲨王这些强者纷纷沉默,片刻后,虚空中有人轻声道:“槐王还活着,他怎么办?”

  “槐王?”

  白虎眼神冷漠,冷哼一声,“槐王谨小慎微,贪生怕死,我们赢也好,输也罢,只要聚集在一起,槐王不敢对吾等下手!”

  “这也是吾等事后不会翻脸的保障!”

  “灭杀人族诸强,事后吾等恐怕也会起纷争,槐王倒是个威慑,吾等翻脸,槐王杀来,逐个击破,必死无疑!”

  “可只要我们一起出力,哪怕槐王晋级天王,也奈何不得我们!”

  槐王的存在,在白虎看来不是坏事,这是保证他们不会事后翻脸的保障。

  大家一起聚集,槐王一个新晋天王恐怕不敢对他们下手。

  可一旦分开……槐王一定会出手,而且名正言顺,哪怕事后人族再有强者出现,槐王都有理由和借口。

  “那槐王若是帮助人族……”

  “他?”

  白虎嗤笑道:“他不敢!也不会!人王一直不出现,他岂会冒险帮助人族,吾等多位帝尊圣人汇聚,哪怕天王也有陨落之危,若是没危险便罢了,有陨落之危,他不会露面的!”

  白虎说着,有些不耐烦道:“诸位,赌还是不赌?若是今日不出手,再想汇聚,可就没这么容易了!人族强者,也难一网打尽!”

  “今日魔武盛典,强者汇聚,也只有今日,才有希望将人族诸强一网打尽,以防死灰复燃!”

  虽然依旧有人踌躇,不过这一次,倒是有人应和,低沉道:“那算老夫一个!”

  “本座也愿出手!”

  “诛人族诸强!”

  “吾等绝不屈服于人族统领!”

  “……”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应和。

  今日,的确是机会。

  今日放弃了,下次大家还有机会吗?

  人族现在是不强,可一旦魔武新生代纷纷晋级,恐怕真的没机会了!

  白虎见状笑道:“好!其他人不说话,本座当你们答应了!若不然,现在速速离去,否则……一旦中途放弃或是插手,吾等共诛之!”

  没人说话,也没人离开。

  哪怕暗中的初武强者,这时候也没有离去。

  初武和人族,是盟友,可也是血海深仇。

  拳神被杀那一次,初武死伤无数,天王陨落数十,这一点可没人遗忘。

  冥神他们被围杀,最终陨落,李振这些人暗中观战,直到初武天王死伤过半才现身,为了什么,大家也是心知肚明。

  削弱初武的实力,这一点双方当时都清楚。

  人族若是一直能镇压三界,那倒没事,可现在……人族镇压不了!

  初武传承数万年,屈服于人族,臣服人族,这一点,也让他们无法接受。

  无关对错,种族之争罢了。

  ……

  “哎!”

  一声轻叹,在吴奎山心中响起。

  吴奎山遥看南方海域,那里,淡淡的血气沸腾起来。

  吴奎山看了一眼下方的新生,又看了看傅昌鼎这些人,眼中露出一抹无奈之色。

  必须要战!

  必须要雷霆一击,斩杀这些人,才能挽回局面。

  否则,今日无法镇压这些人,地窟大陆,初武大陆,禁忌海很快都会爆发战争。

  臣服人族!

  这不是短短一战就可以解决的,需要时间,需要不断的归化洗脑才行,一旦前期爆发反抗之战,很快,就会席卷三界。

  三界还有多少强者残存?

  吴奎山不知道!

  哪怕强者不多,可几块大陆,武者还有许多,一旦都反抗起来,哪怕可以镇压,也会造成无数的伤亡。

  “该死!”

  吴奎山默默感应起来,再次看了一眼陈云曦几人,若是再给人族一些时间,哪怕方平真的无法归来,这些人成长起来,也可以镇压三界。

  可那些家伙,显然不愿意再给人族时间了!

  一朵血云,缓缓靠近魔都海域。

  吴奎山继续主持开学典礼,新生们茫然无知,一些老生实力不够,也并未感应到什么,可久经战场,这些人还是很快察觉到了肃杀之气!

  战争……好像要再次爆发!

  三界最激烈的大战,刚过去不久,人族百废俱兴,镇压三界,正处于有史以来的最巅峰期,难道……要再次爆发战争了?

  身旁,陈云曦几人杀气沸腾,今日……恐怕不单单是杀个把人便能解决的事了。

  “盲从者不少!”

  陈云曦传音清冷道:“雷霆一击,杀几人震慑,其他人必会溃散!校长受伤极重,大道之伤还未痊愈,不可让校长生死搏杀,一旦校长出事,哪怕我们杀了所有来犯者,今日之后,三界都会乱起来。”

  吴奎山最好还是当成镇压气运的强者来用,而不能在今日血战一场,被人看出虚实。

  此话一出,傅昌鼎迅速道:“不能等他们主动来犯,域外迎敌!速战速决,屠几尊帝尊,最好能屠一尊圣人,镇压他们!”

  “帝尊,我来杀!”

  赵雪梅冷冷道:“我去杀帝尊,云曦,圣人交给你,今日来犯圣人恐怕不止一尊!你最好能速杀一人,震慑其他人,我多杀几位帝尊,如此才能解决危机,校长需要镇守人族,不可轻动!”

  “好!”

  几人迅速商量完毕,下一刻,吴奎山眼神一动,还没出声,几人腾空而起。

  陈云曦声音传来,“校长,您镇压人族,不能动!我们去杀,开学典礼继续,不能耽误大事,让三界诸强看出人族虚实!”

  吴奎山脸色变幻,心中再次叹息一声。

  是,他的确不能轻易出手,震慑比杀敌更重要。

  开学典礼,不能断!

  他是校长,方平不在,典礼只能他来主持。

  几人腾空,新生们有些茫然,吴奎山笑容满面,朗声道:“无妨,一群鸡鸣狗盗之辈来犯罢了,你们的师兄师姐去杀敌了,区区几尊圣人,十来尊帝尊,也想侵犯人族?找死!”

  吴奎山淡定从容,仿佛不过几只蝼蚁罢了,笑道:“开学典礼继续!不要受到干扰!等我们说完,你们的师兄师姐,也该带着敌人的头颅回来了,待会……大家也许有机会吃一些帝尊妖族之肉,喝一些圣级妖族之血,这可是为你们奠基淬骨准备的礼物!”

  吴奎山的淡定从容,让新生们迅速安静了下来。

  台下,再次恢复了庄严肃穆。

  一旁,几位老师眼中露出一抹担忧之色,不过很快掩去。

  演戏……大家都会。

  校长唱空城计,这点大家心里有数,可今日,不得不演。

  ……

  魔武开学典礼继续。

  海域。

  几乎是瞬间,大战爆发!

  轰隆!

  双方碰面的瞬间,大战爆发了,都是果决之辈,没有丝毫迟疑,刚接触,便是生死之战!

  赵雪梅看都不看,直接闯入五位帝尊包围圈中,一根血色长棍击破天地,赵雪梅不管不顾,气血爆发到了极致,暴喝一声,一棍劈下!

  五位帝尊也是竭力出手,然而,赵雪梅的杀气超乎想象,瞬间震慑住了其中一人,长棍同时落下!

  “杀!”

  一声怒喝,响彻云霄!

  外围,傅昌鼎长枪横扫,也是怒声咆哮,轰隆一声,几位帝尊和一位圣人,居然同时被他击退一步。

  傅昌鼎脸色涨红,气血上涌,一口鲜血憋在喉咙中,硬生生吞下。

  那边,陈云曦同时拦截三位圣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石破天惊!

  长剑之上,一抹惊心动魄的金色闪耀!

  金色刺眼,三位圣人还没开口,陡然脸色一变,瞬间破空逃离!

  可是迟了!

  金色闪烁,长剑破空,噗嗤一声,穿透了其中一人的脑袋!

  “不……”

  轰隆!

  一声爆鸣,被穿透脑袋的圣人,双眼瞪大,接着肉身轰隆一声爆裂,精神力都没来得及遁逃,瞬间化为尘埃!

  陨落!

  那边,赵雪梅一棍劈下,也是一声爆鸣,一尊帝级妖族,直接被劈爆肉身!

  其他几人刚想击杀赵雪梅,陡然,脸色一变,纷纷倒退!

  一直后退数万米,这些人才看向那尊爆裂的圣人,纷纷变色。

  死了?

  屠圣!

  一尊圣人,居然瞬间被杀了!

  这……不可能!

  后方,白虎王心有余悸,接着,脸色阴沉,冷冷道:“人王之力!”

  这是方平的力量!

  它感受到了那股威压,那股威胁!

  太可怕了!

  若是跑的再慢一些,死的就是它。

  若是陈云曦实力再强一些,死的就不止一位圣人,在场的几位圣人,一个别想活!

  对面,陈云曦脸色微白,很快恢复正常,也不言语,冷冷看着几人。

  傅昌鼎压下口中血液,吊儿郎当地笑道:“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进入人族领域,找死!”

  白虎王脸色发白,环顾一圈,见所有人都是脸色惨白,甚至有人双腿发软,想要跪下。

  白虎王也怕,压下悸动,沉声道:“几位误会了,吾等并非入侵人族,只是来道贺罢了,谁曾想……”

  说着,白虎王咽了咽口水,再次道:“真的是误会,而且……此地还没进入人族海域,今日听闻魔武有盛典,吾等仰慕人王之威,想要瞻仰人王一番……哎……”

  白虎王心中悸动,那是人王的力量,它的确怕了。

  人王……没死?

  可事到如今,它也不敢逃,只能竭力解释。

  傅昌鼎嗤笑一声,鄙夷道:“谅你们也不敢入侵人族!连天帝都死了,九皇都被杀了,就凭你们这群废物!”

  鄙夷之意,溢于言表。

  “不过道贺,用不着你们!小惩大诫,敢擅闯人族领域,哪怕只是毗邻,被杀了也只能自认倒霉,赶快滚,若不是今日开学典礼,不宜杀戮过多,信不信你们一个都别想走!”

  此话一出,白虎王刚想说话,陈云曦冷冷道:“一个不留!”

  “云曦!”

  傅昌鼎迅速道:“算了,好像还有初武的人……可能真的是来道贺的……这是盟友,接下来统一三界还需要他们……”

  陈云曦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赵雪梅也不出声。

  傅昌鼎这才看向白虎王众人,喝道:“还不滚蛋!今天也就老子在这,换成雪梅一人……”

  “咳咳!”

  傅昌鼎干咳一声,没看赵雪梅冰冷的眼神,笑哈哈道:“滚蛋吧,别以为方平受伤了,你们就能没规矩!你们最好好好约束你们的人,都给我老实一点,不然……等方平疗伤结束,少不得告你们一状!”

  方平受伤疗伤,这是人族传出去的消息,傅昌鼎也不否认。

  只要不是伤重的不能出手,这些人也不敢有什么动作。

  越是遮掩,反而越是惹人怀疑。

  此刻的傅昌鼎,恨不得这些人马上滚蛋,陈云曦好像有些撑不住了。

  雷霆一击斩杀一位圣人,哪怕有秘术,可方平留下的东西,时间过了很久,恐怕效果有限。

  一击屠圣,这爆发出来的力量,比一般初入的天王都要强大。

  陈云曦只是帝尊,也难以承受如此强大的力量爆发。

  再拖延下去,恐怕就得露出破绽了。

  此话一出,白虎王几人哪敢犹豫。

  下一刻,纷纷遁逃!

  傅昌鼎暗暗松了口气,没事了,方平的名声还是好用,人不在,只是微弱的力量气息爆发,几位圣人加上多位帝尊,屁都不敢放一个。

  至于刚刚被杀的圣人和帝尊,这些家伙更是提都不敢提。

  人都死了,自然也就没价值了。

  傅昌鼎看了一眼陈云曦,陈云曦微微点头,也松了口气,比预期的好。

  如此一来,危机倒是解决了。

  倒是没想到,这次出现了多位圣人,也不知道这些家伙如何逃过了当日大劫。

  ……

  白虎王几人迅速遁逃,都是满脸苍白。

  人王的力量!

  人王还在,还活着,还能爆发力量……一想到刚刚那金色闪烁的力量爆发,众人都是心有余悸。

  太可怕了!

  那一缕力量,太弱,恐怕只是人王随意留下的一缕力量,没想到数位圣人都难以匹敌,要是跑的慢一些,几位圣人恐怕都要被杀。

  “人王……可怕!”

  几人同时闪现这样的念头,真的太可怕了。

  出发时的雄心壮志,此刻早已熄灭。

  这还只是借着陈云曦发出的力量,若是蛇王呢?

  岂不是可以屠天王?

  ……

  “我就知道!”

  这一刻,平山王也是心有余悸,急忙堆笑道:“人王大人威武,小人刚刚都想去杀那些混蛋了,又怕自己误了大人的事,槐王应该去的,这家伙就是胆小……”

  槐王心中暗骂,急忙对着虚空笑道:“大人莫要听平山胡说,小人刚想破空去斩杀那几个混蛋,没想到仙女剑大人战力无双……”

  说着,槐王脸色微微一变,下一刻,陡然直起身子。

  平山王一愣,槐王脸色微变道:“人王不在!”

  “嗯?”

  平山王也是一愣,不在?

  扯淡呢!

  不在,能随便附着一些力量,便杀了一位圣人?

  “真的不在!”

  槐王脸色变了,“那股力量……溃散了!”

  “啥意思?”

  “蠢货!”

  槐王变色道:“刚刚人王力量出现,我以为他就在附近,或者在疗伤中不方便露面,可是……现在力量溃散了,这……”

  那股力量强大无比,而且也坚固无比,杀一位圣人,之前还有力量残余在虚空中,可很快,这股力量便消散了。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人王要不死了,要不就是不在三界之中。

  可不在三界……那不是死了吗?

  平山王也愣了一下,“可是……真要死了……咳咳,那不是力量会彻底消散吗?”

  刚刚众人没有疑惑的一点,也在于这。

  人真要死了,力量也就溃散了,怎么可能会残留下来?

  可现在,槐王说力量杀了人便消散了,这算什么?

  是死了,还是没死?

  槐王微微皱眉,低沉道:“可能是人王太强,所以留下的力量迟迟没有溃散,可现在,杀了一位圣人之后,这股力量便溃散了,这下子……麻烦了!”

  平山王眼神闪烁,“这也没什么吧,难道那些家伙还敢去而复归?或者说,你敢?反正我是不敢的,而且我也没感应到,是不是只有天王才能感应到?”

  “蠢货!”

  槐王再次低骂一声,“你真以为……三界无天王了?”

  “嗯?”

  “别的不说,初武……必有!”

  槐王低声道:“初武天王陨落无异象,本源天王死了还是活着,多少有些痕迹,初武那边自己不说,其他人谁知道?何况……当日大战的人差不多死光了,我还活着,当日我数了一下……残存的尸体,比参战的时候好像少了一些……”

  平山王脸色一变,“你是说……初武……还有天王?”

  “废话!”

  槐王皱眉道:“何止天王……当日破八强者倒是死绝了,目标太大。剩下的也都死的差不多了,包括比较知名的破七也都死了,可我记得……当日破七的初武强者好像少了一人……”

  “谁?”

  “冥神的徒弟,一开始破六,后来破七,叫什么……守……”

  “守?”

  平山王挠头,“好像听说过,还上过一次破六榜,不过当时上榜天王太多,倒是没太在意,你说他没死?”

  “应该没死。”

  槐王蹙眉道:“冥神他们也不傻,多少要留点底子,难道真把所有天王都弄去送死?总要留点底牌,守护传承也好,防止外敌也好,谁会全部丢出去送死……”

  平山王一听,顿时变色道:“你是说……初武敢吗?”

  “之前不敢!”

  槐王冷笑道:“可现在……难说了!换成你,你愿意臣服你几万年后的后代,给人家当孙子?”

  “愿意啊!”

  平山王诧异道:“只要他们够强,能保我小命,当孙子怎么了?你不愿意?”

  “……”

  槐王无言以对,半晌,讪讪道:“那倒也是!”

  说的没毛病!

  给孙子的孙子当孙子怎么了?

  好吃好喝的供应着,保住自己小命,没问题,没意见。

  平山王说的对!

  不过……他俩这么想,不见得别人也这么想啊。

  槐王摇头,人族这边,恐怕真的出麻烦了。

  陈云曦他们恐怕也没料到,人王的力量居然迅速溃散了,何况……这几位帝尊都未必有感觉的。

  力量发挥出去溃散很正常,可他们不是天王,不是皇者,不明白其中的差别。

  以方平的强大,只要还在三界,还活着,他的力量溢散出去,除非被人击溃,否则不会溃散的。

  可现在,迅速溃散,这意味着力量失去了根源。

  ……

  初武大陆。

  这一刻,有人踏空而行,遥看人族大地。

  “溃散了……”

  “你……真的死了?”

  虚空中,一道人影若隐若现,有些意外,有些莫名。

  真的死了?

  人王不会此刻钓鱼,没必要,因为人王太强。

  他不会故意让自己力量溃散的!

  真的没必要!

  他一人能镇三界,何必干这种事。

  这么说……他真的死了!

  “哎!”

  人影叹息,一世英雄,居然真的陨落了,可惜了!

  既然人王已经陨落,初武……没道理臣服人族,初武传承四万年不灭,也不能在今日断了传承,成为人族附庸。

  人王若是还活着,那当然没有质疑的余地,可惜……他死了。

  “这番试探,没想到还真的试探出了一些东西……”

  人影再次感慨,人王力量出现的那一刻,他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做好了初武要流血的准备。

  不过,他也安排好了,几位圣人当替罪羊便够了。

  冥神和天臂他们的情分,不会让方平此刻灭绝初武的。

  那些人,也算为人族战死。

  可现在,不需要了。

  他了解方平,也知道方平的性格,只要不太出格,方平杀鸡儆猴便算了,不会真的屠灭初武,所以他之前一直没动,现在……该去解决一些问题了。

  ……

  傅昌鼎几人刚准备离去,虚空微微颤动了一下。

  下一刻,几人脸色微变。

  傅昌鼎转头喝骂道:“还不滚蛋,找死吗?真以为老子没脾气?”

  不能怂!

  虽然来人一出现,他们就感觉不对,他们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一感应,感应不到任何东西,恐怕是天王级强者。

  可现在不能怂,怂了就麻烦了。

  来人轻叹道:“仙女剑受伤不轻,人王的力量太霸道,再拖延下去,恐怕要受不轻的内伤了,伤了大道根基……”

  陈云曦脸色微变。

  来人再次叹道:“人王的力量……何其强大!人若是活着,万年不衰,甚至吸纳虚空之力,若干年后,此地成为一处绝地都不难。”

  “可惜……现在……力量溃散了。”

  此话一出,三人脸色都变了。

  陈云曦身体晃动了一下,转头看向来人,很年轻,可眼神深邃,显然并非如外表一般年轻。

  “你……”

  陈云曦咬着牙,“胡说八道!”

  力量溃散,方平……死了?

  来人脸色复杂道:“人王……妖孽,万世之妖孽!他活着,三界臣服,莫敢不从。哪怕不服,哪怕不忿,哪怕要被奴役,没人敢说个不字……”

  “可他……死了。”

  轰隆!

  晴天霹雳!

  几人都是身体颤动,傅昌鼎脸色剧变,冷喝道:“扯淡!你想死就直说,真以为自己是天王,就没人会杀你?”

  来人再次叹息道:“我无灭绝人族之心,人族初武本一家。可初武……不会臣服!另外,三界并非只有我一位天王,深海妖族有,槐王也是,我也是……

  人王陨落,人族必会遭人报复。

  屠灭人族,并非恫吓。

  人王传承,武王传承,镇天王传承都在人族,诸位,你们觉得人族可以幸免?

  归入初武,交出传承,交出神器,这些重宝,你们……守不住的。

  我也要像初武交代,不交出这些,初武无必要庇护人族,初武也不会心服,毕竟人王在世之时,屠杀大量初武强者……”

  “归入初武?”

  陈云曦咬牙,“人族征战百年,地窟不能让我们臣服,九皇四帝也不能!天帝都不行!人族,站着死,不会跪着生,盛世百年,你让我们臣服初武,放弃百年荣耀,抛却先烈守护之恩……

  我怕,他们会从地狱杀回来,杀了我们这些不孝子弟!”

  臣服初武?

  不可能!

  而且……这是方平打下的盛世!

  岂能让人此刻破灭!

  “你们……守不住的!”

  年轻人摇头,守不住的。

  三界,真的并非只有他一位天王,当然,他比其他人更强便是了。

  这一刻,远处,已经有天王气息隐约传来。

  深海妖族,之前很少参与大陆三界之战,可现在,天王无敌,未必就会和之前一样了。

  ……

  与此同时。

  天空之中。

  有人吐槽道:“你是不是闲的?”

  “谁闲的?”

  一声懒洋洋的声音传出,虚空中,一身沙滩服的平头青年慵懒道:“钓鱼嘛!钓一个算一个,这叫师出有名,总不能因为老子无敌天下就随便杀人吧?我又不是暴君!”

  “看看,现在不是钓了不少鱼了吗?”

  “耽误一会时间罢了,有些人,也不好乱杀。我方平可是讲道理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么多年来,我哪次不是先讲道理再杀人的?”

  平头打着哈欠,懒洋洋道:“再说了,有些人真的不好处理,你看槐王,这老不死的之前帮人族杀敌,我能一言不合宰了他?这不等着他上钩吗?奶奶的,这都不上钩,这家伙……算了,暂时不管他。

  那个是冥神的徒弟吧?

  冥神死的时候还说,给初武一条路,我也不好不给吧?

  可现在……他们自己上钩了,我也没办法,不杀鸡儆猴,难道我天天看着?

  大爷的,我让那只蠢猫看着,那蠢猫居然睡着了,我以后还得去阴间呢,哪有时间天天两边跑!”

  身旁,秦凤青仰头看天,半晌才耸肩道:“你他么真行,居然让一只猫盯着三界,还是只懒的要死的蠢猫!刚刚走它身边过,它都没反应的,丢一袋小鱼干看都不看就给吃了,这要是毒药,毒死它算了。”

  “做梦呢!”

  方平懒散道:“毒死它?你要是能毒死它,阳间老子就送你了!”

  方平鄙夷!

  还毒死那蠢猫,想什么呢!

  不过话说回来,方平也忍不住朝着天空竖起了中指,这蠢猫,没救了!

  在混沌中睡的香甜,怎么喊都喊不醒,结果丢了一袋小鱼干,这蠢猫居然打着滚睡着觉,就给吃了。

  要不是自己遮掩,刚刚三界的人就能看到诡异的一幕,那太阳……在打滚!

  自从仙源破灭,如今三界的太阳就是那只蠢猫了。

  这要是被人看到太阳在打滚,大概会懵。

  秦凤青懒得接话,看向下方,笑呵呵道:“还等吗?不怕他们急了自爆?”

  “自爆就自爆好了,刚好带去阴间……”

  方平说的无所谓,很快又笑道:“当然,我在,皇者也别想自爆,你别想太多!还有,你该滚蛋了,你是阴间之人,来阳间影响不好,也就这蠢猫睡着了,不然一爪子拍死你!”

  秦凤青嗤之以鼻,“废话,我带了一储物戒阴间的猫粮,这蠢猫会拍死我?丢出储物戒,这猫自己吃猫粮去了,还会管我?”

  方平无言以对!

  有些心伤,我是不是做错了?

  让这蠢猫成为阳间之主,以后阴间来人,是不是随便给点猫粮就能过来了?

  “哎!”

  方平叹气,没牌面的蠢猫!

  谁家的一界之主,是几袋子猫粮就可以打发的?

  希望以后不会出什么问题!

  刚想着,方平脸色微变。

  秦凤青也是抬头,陡然张大嘴巴,半晌忍不住哼哧笑道:“老子觉得……这三界,迟早要乱!”

  ……

  就在这一刻,混沌之中。

  一颗巨大的光源附近,一道人影闪现,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出现,手中出现一块巨大无比的肉团,笑呵呵地丢进了光源之中。

  隐约间,可以看到光源是猫形。

  “苍猫,听得见吗?”

  老者笑了一声,有些猥琐,有些做贼心虚地四处看了看,快速道:“老夫给你带了无数的猫粮,最近老夫准备在阴间开辟大道,阴间无道,老夫觉得不妥,这要是阳间入侵,如何抵挡?

  阴阳平衡才是正道,老夫研究了一番阴间大道,当开辟鸿蒙之道……”

  “吧唧吧唧……”

  吃东西的声音传来,除此之外,别无他声。

  老者脸色难看,很快道:“借我一点能量,借一点力量,老夫回去开辟大道,你也知道,没你支持,就得找方平那家伙,那家伙可比你胃口大多了……咳咳,我的意思是,你善良一些。

  只要借我一些能量,回头我给你送三万丈的大鱼来,没吃过吧?

  天地初开,大道初辟,三千混沌神魔,必然有大鱼状的,随便给你抓几条来,你红烧也好,清炖也行,做成鱼干也没问题,这可是难得的好食材,你不要?”

  “喵呜?”

  “当然好吃!”

  老者笑呵呵道:“不好吃你退货!”

  “喵呜……”

  带着一些疑惑,一些期待,下一刻,苍猫打了个喷嚏,一滴口水落出光圈外。

  老者有些嫌弃地接过,瞥了一眼,嘀咕道:“给我一滴口水……恶心!算了,能量还算充裕,不过总不能告诉别人,这是口水吧,这叫什么呢……不如叫……造化玉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