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乡村小术士 > 第334章 误伤
  孤狼也跳上舞台,动作轻盈,突然就朝着云亦然攻了过来。

  动作很快,拳头都成了虚影!

  云亦然不屑冷哼,灵巧地避开,侧身时,肘部猛然击向孤狼的后背。

  孤狼原地一个翻滚,这才避开,倒是有几分狼狈。

  四美联手,都未必打得过云亦然,对于表姐的身手,牛小田很放心,落败是不可能落败的。

  白狐可以歇着了,只是叮嘱它,如果对方使阴招,再出手相帮。

  一场精彩的武术搏击赛!

  舞台上,两人身形极快,缠斗一团,几乎分不清谁是谁。

  渐渐的,孤狼变成了以防御为主,抽冷子进攻一下,大部分都在躲避。

  云亦然的身手,让丰万成赞许点头,少见的好功夫,相比之下,丰家雇佣的那些保镖们,都是弱鸡。

  “哇塞,你表姐好酷啊!”丰娆艳羡地晃着牛小田的胳膊。

  “本人的表姐,能没有两下子吗?”牛小田一脸傲气,“小娆娆,改天让表姐教你几手防狼术,猴子偷桃,海底捞月啥的。”

  “好啊!好啊!”

  丰娆当真了,又问:“你也会功夫吗?”

  “一般般吧。”

  “比你表姐怎样?”

  “我怎么舍得跟表姐打,打台上那货,也就是百八十个吧。”

  “哈哈,你果然姓牛没错了。”丰娆大笑。

  “咋了?”

  “特别会吹牛啊!”

  舞台上,云亦然失去了耐心,发起了猛攻,拳脚带出一阵阵风声。

  孤狼的绰号不对,哪有狼的狠辣犀利,此刻上蹿下跳,东奔西跑,被打全无还手之力,就该叫孤猴。

  突然,孤狼猛然张口,一个小小的钢针,朝着云亦然射了过去。

  云亦然侧头躲过,嗖!

  又射来第二针!

  这就是孤狼练就了绝活,属于暗器系列。

  小人做法,违背了公平公正的比赛规则。

  雕虫小技,为难不了云亦然,但白狐没忍住,还是进行了一次干扰。

  孤狼腾空跃起,落下时,出现了三分之一秒的思维空白。

  云亦然抓住机会,侧身斜踢,运足全身力气。

  嘭!

  孤狼如同断线的风筝,划出一条漂亮的弧线,落在七八米开外,砸倒了两名勇武堂的混混。

  孤狼捂着胸口勉强站起来,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其中还夹带着三根亮闪闪的钢针。

  好!

  丰万成心头畅快至极,带头叫好,热烈鼓掌,顷刻间,会场响起了海啸般的掌声。

  接连落败,还是惨败!

  麦鹏威脸色一片铁青,目光看向了还在嬉笑聊天的牛小田,再次吩咐道:“老疤,到台上去。”

  老疤,就是旁边的刀疤脸!

  刚才摔了盒子,这货正想戴罪立功,忙不迭答应下来,眨眼就冲上了舞台。

  牛小田不乐意了,“大麦,要点脸能死啊?两局我们这边都赢了,咋还比?”

  “五局三胜!”麦鹏威耍赖。

  “好吧,好吧,这场你们再输了,就该滚蛋了吧!”牛小田不耐烦甩甩手。

  “看情况吧!”

  麦鹏威并未说死,他根本不打算放弃到嘴的肥牛,再输了,才不管什么规则,一拥而上,哪怕失手将牛小田弄死也行。

  “我去!”

  “我去!”

  巴小玉和云亦然都摩拳擦掌,刚才并没有打过瘾。

  “都别争了,还是我去吧!”牛小田摆摆手,又冲着丰娆笑道:“小娆娆,让你看看啥叫万夫不挡之勇,记得给我鼓掌叫好啊!”

  “小帅帅,看好你哦!”丰娆兴奋地拍手蹦跳。

  牛小田慢腾腾地走向舞台,双手撑在边缘上,嘿!双脚离地,抬起一条腿,趴在舞台上,另一条才给顺上去。

  一片哄笑声,这小子分明就没武功,故意逞能。

  麦鹏威终于笑了,牛小田会法术,但不一定武功就好,远远给老疤使了个眼色,直接打死算了。

  “他能行吗?”丰娆不禁担心起来。

  巴小玉和云亦然都没说话,憋不住的笑意在脸上。

  她们当然清楚,牛小田这是淘气,戏精附体,再来几个老疤加起来,也绝不是对手。

  看着弱爆的牛小田,老疤咧嘴笑了,同时也倍感遗憾,这个对手不是个,打赢了也没啥面子。

  嘭!

  牛小田突然挥出一拳,正中老疤的胸口。

  老疤愣住了,都没看清,这一拳是怎么打到身上。

  牛小田却痛苦地一阵甩手,埋怨道:“我靠,这么结实,你这货是不是练过胸口碎大石啊?”

  “练过金钟罩铁布衫!”老疤得意一笑。

  “不打了,我认输,进行第四场。”牛小田一边抗议,转头就走!

  想走!

  不可能!

  打的就是你!

  老疤立刻挥着铁拳冲上来,围着牛小田就是一通暴击。

  牛小田抱着脑袋,沿着舞台狂奔,足足转了几十圈,老疤呼呼哈哈白费力气,居然一下都没打着。

  此刻,老疤再傻,也明白了!

  这小子是装的,其实,武功深不可测。

  着急之下,老疤突然拔出了腰间匕首,继续追着牛小田刺了过去。

  寒光立刻笼罩了舞台,众人不禁都替牛小田捏了一把汗。

  麦鹏威面带冷笑,也上前几步,靠近舞台,等着近距离欣赏牛小田被刺死,倒在血泊中的惨状。

  突然!

  奔跑中的老疤,一个踉跄,居然被牛小田给绊倒了!

  老疤如同一截倒木摔下来,而手中的匕首依然笔直向前,噗,恰好刺入麦鹏威的小腹中,只露着一截手柄。

  白刀子进了!

  麦鹏威诧异低头看着下面。

  “威,威哥,对,对不起!”

  老疤吓蒙了,心里一慌,又把匕首抽了出来。

  红刀子出了!

  一股鲜血喷了出来,将短袖衫瞬间染红了一大片。

  站在舞台上的牛小田,嘿嘿坏笑,“怎么还有自相残杀这个节目?本人可不敢跟你们这么玩儿。”

  “牛,牛小田!”

  麦鹏威疼得几乎昏厥,紧紧咬着牙关,吩咐道:“快,快送我去医院!”

  “别走了,还有两局,要不改成七局四胜,九局五胜啊?”

  “后会有期!”

  麦鹏威颤抖着说出几个字,在一行手下的搀扶下,一路淅沥着鲜血,万分狼狈地离开了酒会现场。

  这时,丰万成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立刻接通了,片刻后,只说了六个字,“请放心,没问题。”

  “武术表演,到此结束,大家继续嗨皮,黄梅戏,唱起来。”

  牛小田大声宣布,跳下舞台,招呼巴小玉和云亦然,打算也回去歇着。

  丰万成却上前一步,拦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