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千秋不死人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士大夫与天子共治

第四百二十六章 士大夫与天子共治

  “唉~”许久后蝎子精忽然泄气,忍不住低低的叹息一声:“我早就知道这武家第三子不简单,可谁知修为竟然到了这种地步。”

  “不过,他要是能将我送入深宫大内,我就算从了他又能如何?若能吞了子辛的精气神,就算是照妖镜也休想控制得住我!”王长琴声音里满是阴冷:“呵呵,你在算计我,却不知我也在算计你,欲要借你的力修行,借你的力量成大计。”

  细一想自己虽然被虞七控制,但却等同于有了大靠山,自己便可以肆无忌惮的去吞噬别人来壮大自己,这也是一件好事情。

  武成王武靖死了,武器继承武王之位,武家的日子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仿佛一切都回归了正轨。

  十娘整日以泪洗面,精神浑浑噩噩的坐在武靖坟墓前,一坐便是半日,常常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那里嘀嘀咕咕自语,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人死如灯灭,我知道父亲生前对你多有亏欠,可现在人既然死了,那一切恩怨皆已经成空。父亲虽然不在了,但你我的血脉、兄弟之情却依旧在,有时间多回来坐坐。老太太白发人送黑发人,病卧在塌,也不知道一把年纪还不能不能挺过去”武器不知何时来到了虞七身前。

  他的年岁大了虞七一旬,当年之事心中隐隐约约模模糊糊有所记忆,但终究是记得不是太清楚。

  虞七转过头,看着那三分熟悉,七分陌生的面孔,心中百般滋味流转。他知道,武器也是那高高在上的门阀世家之人,当他登临家主之位的那一刻,他的心思就已经全变了。

  那个家主之位似乎有一种奇异的魔力,只要坐在那个位置上,家族的利益便高于一切。

  甚至于高于自己的性命。

  武器的话,不可信!

  一个连自己的性命都随时能舍弃的人,他的话怎么能再叫人信服呢?

  虞七眼睛里有光在流淌,看着远处十娘消瘦的背影,似乎梦呓般道:“人族变革即将开始,门阀世家终将会成为过往,兄长还要早做准备才是,千万不要逆着大势而行,否则只会被大势吞没,成为了大势下的一颗顽石。”

  “门阀世家统摄中土神州万年,早就阶级固化,根深蒂固的扎根在了这片土地中,谁能有本事撼动世家的力量?就算神魔在世,怕也不能。”武器看向虞七:“我知道你有大本事,可你并不知道世家的底蕴究竟有多深厚,究竟有多深不可测!以前我也只是以为,千年世家不过尔尔,但是当我继承了武家的一切,我才知道武家的底蕴之深厚,根本就不是那群底层百姓能撼动的。”

  所有资源都掌握在门阀世家手中,底层百姓永无出头之日,凭什么去反抗?

  虞七没有说话,嘴角挂起一抹谁也琢磨不透的微笑:“或许吧。”

  人生在世,总要搞一点动作,亦或者总要做些什么。

  生为人杰,死亦为鬼雄。亦或者轻如鸿毛却重于泰山。

  他是从最底层那群泥腿子中崛起的,他能活下来等来转机,也全靠底层的那群泥腿子。

  他既然有机会爬到最顶端,又岂能不为他们做些什么?

  哪怕是敲开一条通往光明的缝隙,那也是好的!至少,给了一些人一线光明。

  九边变法,轰轰烈烈,但过程却也并非一帆风顺。

  文德殿,群臣汇聚,满朝文武各自处理着手中奏章,大殿内空气似乎陷入了凝滞。

  没有人开口说话,面对那独夫,谁敢提出半点异议?

  “大真人”

  终于一道话语打破了空气中的凝滞。

  户部尚书站起身,对着上方的虞七起手一礼。

  “李子赅,你又要耍什么花样?”虞七话语的不满毫不遮掩。

  这厮与黄飞虎尿到了一壶,虞七对他怎么会有好脸色?

  李子赅苦笑,当真是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大法师,钱粮不够了”李子赅持着账本,来到了虞七身前:“朝廷收回九边兵权,就要管九边的粮饷。原来九边全靠各大世家养着,现在所有权利尽数收归于朝廷,粮饷自然由我朝廷发。”

  虞七动作一顿,他倒是忽略了这个问题,此时听了李子赅的话,开口道了句:“差多少?”

  “差了黄金三亿十万两。粮食七亿八千九百担。边关都是刀头舔血的大头兵,断了谁的粮饷,也不能断了他们的。他们可不管咱们朝廷中的大老爷,一群刀头舔血之辈,怎么会有敬畏之心?稍有不满,便会闹事。闹事在解决不了,就会烧杀抢掠兵变,由官兵化作盗匪。”李子赅将账本放在虞七案几前:“大真人,此事事关重大,不可疏忽。总不能叫九边的儿郎饿着肚子去与异族拼杀。”

  虞七翻开账本,沉思许久后才看向了傅天仇:“兵部尚书,可有此事?兵部有何应对?”

  “回禀大法师,此事非兵部能做主。所有权利都交到了民部,我兵部只负责大军调动,至于粮草军需,还需靠户部提供。”傅天仇连忙站起身,将自己给摘了出去。

  “嗯?”虞七拉长音,转头看向身边的李子赅:“李大人何以教我?”

  “大真人,边关粮草万万短缺不得,若粮草短缺,一旦发生这种事情,只怕……只怕……那群大头兵会造反啊!”李子赅低声道:“边关那群大头士兵,当兵就是为了吃饱。现在咱们要是不给他吃饱,他岂会善罢甘休?只怕要不了多久,九边就会炸了营。”

  大家为你卖命,求得就是吃饱肚子。现在肚子都吃不饱,谁会替你卖命啊!

  “国库中还有多少钱粮?”虞七又问了句。

  “国库中钱粮维持朝中开销,便已经捉襟见肘。尤其近些年有人走私私盐,使得朝廷盐鉄这两只金鸡被阉割,朝廷的日子也难过得很,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钱去给九边开粮饷!”李子赅心中有些幸灾乐祸。

  你变法的时候挺开心,大军出征平定叛乱也挺开心,但是叫你拿出钱粮的时候,傻眼了吧?

  你就算再能打,神通本事在高,又能如何?

  那群大头士兵可是要吃饭的,你要是不给他们吃饱饭,只怕他们下一刻就会调转枪头,将手中的兵器对准你。

  变法简单,只要能打赢就行。谁的拳头硬,谁的话语权就大。

  但是变法之后呢?

  变法之后如何收尾呢?

  变法之后如何将秩序运转起来呢?

  维持一个新的秩序,稳定的秩序,这才是变法的关键。

  此时所有人都是眼观鼻鼻观心,心中充满了幸灾乐祸。你丫的豪取抢夺,将咱们的财富都给掠夺过去,你是开心快乐了。但现在呢?

  你要玩的转才行!

  “没钱了!”虞七目光扫过满朝文武:“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没钱了,那就加征税收,如何?”虞七笑眯眯的扫过大堂中的众人。

  听闻此言,众人俱都是面色一动,一双双眼睛齐齐看向虞七,不由得心头一突,涌现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大王,天下百姓生存已经是疾苦,想要加征税收,等于将百姓往死里逼。我大商立国数千年,早就制度完善,这该征收的税收,都已经全都完善,能征税的法子,咱们可都是用了。若在巧立名目,增加税收,一年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李子赅心头一惊,连忙上前阻止。

  看着此时的李子赅,虞七心中诧异,看来李子赅并非无药可救,心中至少还是有天下苍生的。

  “百姓都是苦哈哈,一年能征收上来几个钱?我倒是从未听闻,商人有征收税务的?可有商税法?”虞七不紧不慢的在大殿中踱步,来到了李子赅的身前。

  “大人,我大商历代都是明君,又非傻子,岂会放任商税?现在商税也已经齐全了,没有余地在收钱了。若是在增加商税,那群商人赚不到钱,就不会在做生意了。”李子赅道。

  “谁说我要增加商人赋税了?简直可笑。我查过历代税法,似乎没有贵族税吧?”虞七看向了满殿的诸公。

  “大真人,万万不可。自古以来,士大夫与天子共治天下。可从未听人说,征税能征到士大夫的头上!”李子赅连忙道。

  “就是,士大夫虽然地位低于天子,但却也是大商的统治者,是统治阶级的人,怎么能向士大夫征收税务?大真人简直是开玩笑!”

  “大法师,这玩笑可万万开不得!”

  “不错,开不得啊!万万开不得!”

  “开此先河,国将不国,士大夫离心离德,前朝大夏乃是前车之鉴!”

  “法师可莫要开玩笑,此事断然不可!万万不可!”

  “若将士大夫贬为小民,天子将手伸到士大夫的身上,只怕大夏就在前面!”

  “大真人三思!”

  “真人,三思啊!此事干系体甚大,不可莽撞!”就连傅天仇也站出来开口阻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