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终极学生在都市 > 第二千七百九十章 礼物

第二千七百九十章 礼物

  莫名的,李泽道鼻子微微一酸,却是不情不愿道:“小的这就去……不过可不可以不炖汤?用烤的不行吗?”

  “副宗主啊,你竟然敢忤逆本宗主的意思,你这是触犯了我含枫宗第二十七条门规你……”

  含光的声音微变,似乎有些哽咽,然后沉默,没继续说下去。

  果然,副宗主说得没错,回不去了。

  就算她刻意在演,压根就没有之前那种趣味十足的味道了。

  只有伤感,只有压抑,只有不舍。

  李泽道捞鱼去,含光一动不动的站在那桥上看,仿若雕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泽道开始杀鱼炖鱼汤,顺便烤了鱼,含光依旧一动不动。

  李泽道将炖好的鱼汤端到跟前,将烤好的鱼递过去,他想看看魂袍之下那张脸,但是含光每个机会,她不吃鱼。

  李泽道很是遗憾。

  于是,李泽道一边吃着烤鱼,一边喝着鱼汤,一边陪着含光站在那里,脑子缺是在脑补含光那张脸究竟长啥样。

  一个不小心出现了如花那张未完全进化的脸,李泽道差点将之前吃的鱼全部吐出来了。

  一日时间过去,两日时间过去,三日时间过去……一转眼一个月的时间过去。

  含光依旧仿若雕塑,李泽道将鱼塘里的死鱼也吃光了。

  这一天,含光突然间开口:“副宗主何在?”

  李泽道见含光总算有反应了,赶紧作揖:“宗主有何吩咐?”

  “从现在开始,药域再无含枫宗。”含光说。

  “……还是有的。”李泽道说。

  你不想当宗主了,可以给我当啊。

  “再也不见。”含光又说。

  “……”

  “本想送你点东西,但是我离开山庄的时候,也实在没带什么珍贵的东西出来。”含光说。

  李泽道就想说有啊有啊,你不是有鬼手吗?你若将鬼手送给我我肯定不会推迟啊。

  心里这么想,也就脱口而出:“你不是有鬼手吗?”

  含光身体一顿,就想让这无耻之徒变成一条死鱼了。

  “我知道你肯定还有,但是这种东西自是越多越好,这还给你。”

  含光将两个袋子递了过去,正是昔日她李泽道做交易的时候所得到的那大傻蛋以及大傻蛋的解药。

  李泽道也不客气,结接过将其收了起来,正好他的库存也不算太多了。

  他自然可以在炼制更多出来,但是在这危机四伏的天界,他压根就没有条件去炼制。

  “我也有东西送你,不过你必须答应我,等返回琉光山庄,等没人之后,才可以将其打开看。”

  李泽道很是认真的说:“若不答应,我也就不送了。”

  含光诧异,却又觉得好奇且有趣,郑重的点了点头:“我答应你。”

  李泽道取出一个盒子递了过去,盒子被魂阵包裹着,这样一来,除非破了那魂阵,否则别想打开那盒子。

  当然,此等魂阵,别说含光这种大道境强者了,就是灵宇境下品修为之人,多轰几次,也就可以将那魂阵给打散了。

  含光接过,郑重的将其收了起来。

  她收到很多礼物,甚至就连鬼手,那也是爷爷送的。

  但是她似乎从来都没像现在那样,那么认真的将一样礼物收了起来。

  然后,含光没在说啥,转过身去,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没带走任何一片云彩。

  “祝你好运。”李泽道抬头看着那蔚蓝的天空,用仅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说。

  一阵微风吹过,李泽道后背一凉。

  回头一看,鳄老那双灰暗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看,着实吓了一大跳。

  “从现在开始,老夫负责你的安全。”鳄老面无表情的说。

  但是李泽道却是清楚的捕捉到他言语之间的那种嫌弃。

  李泽道赶紧作揖:“有劳鳄老……鳄老,我可以请教您几个问题吗?”

  鳄老没回应,他直接不见了。

  李泽道摇了摇头,这老头太难相处了,还是宗主好啊。

  宗主虽说有时相当的啰嗦,就像是一大群苍蝇似的,但是至少不寂寞啊。

  李泽道抬头看着那蔚蓝的天空,心生浓郁的寂寞情绪。

  整理了下心境,他盘腿坐下,开始修炼。

  ……

  在那景色秀丽的山涧之间,错落有致的宫殿林立。

  这里正是琉光山庄所在。

  荣耀家族是强大的,在天界的地位甚至在那域府之上,却也是低调的,因此知道荣耀家族的人其实并不是太多。

  五毒宗,青龙门以及药方阁等在药域赫赫有名的宗门势力之所以知道云梦山庄,那是因为他们皆是云梦山庄所组建的势力。

  这些势力单独存在,彼此敌视,却又听命于云梦山庄。

  这也是为什么含光会说冥毒跟青龙真人等人都是云梦山庄所养的狗。

  此时琉光山庄上下一片“喜气洋洋”。

  再过数日,便是小姐入嫁云梦山庄的大喜日子。

  琉光山庄上下,仿若总算见到晴天了一般,每个人脸上都露出着难得一见的笑容。

  含光枫叶入嫁云梦溪,虽说没办法完全解决琉光山庄所面对的麻烦,甚至这件事情还相当的耻辱。

  但是却也足以让琉光山庄可以稍微喘息下了。

  只有两个人除外。

  在那正中间那恢弘大气的宫殿跟前,一老者显得无力的站在那里看着前方那云雾缭绕的深渊。

  阳光洒落在他那张惨白的脸上,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温度,反而冰冷阴霾。

  他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有着除了浓郁的屈辱不甘之外,再无其他情绪。

  一声虚弱的狰狞嘶吼,在这偌大的宫殿里荡漾开来,久久不散。

  在另外一个安静的阁楼里,含光站在窗户跟前,看着那蔚蓝的天空,那张无比精致的小脸上,也布满了阴霾。

  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她取出了一个被魂阵所包裹着的盒子。

  看着那盒子,含光脸上的雾霾稍散了些。

  她想起离开之前,副宗主像个小孩子似的认真的交代说,得回到琉光山庄,并且没人的时候才能将其打开,否则这离别的礼物那就不送了。

  “也不知道这盒子里头装有什么东西。”含光有些好奇。

  当下手轻拍了那盒子一下,请听到“轰”一声轻响,笼罩在盒子上的魂阵直接被打散。

  含光好奇心满满的将盒子打开。

  “这是何物?等等……”

  等看清盒中之物,含光的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得滚圆,脑海里剧烈的轰鸣了起来,内心掀起了滔天狂狼,压根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

  含枫谷。

  在那景色别致的庄园里,鳄老仿若鬼魅站在一棵大树之巅,沐浴着阳光。

  他心想不到两日,便是小姐的大婚之日,虽说入嫁云梦山庄并非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终究是这长久以来,琉光山庄唯一一件喜庆之事,是不是应该回去?

  老眼瞥了远处那正打坐修炼的弱者一眼,微微摇了摇头。

  还是不回去了,还得保护这小子的安全呢,总不能将他一同带回琉光山庄吧?

  他配踏入琉光山庄的门槛吗?不配!

  “小姐怎么会对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小子另眼相待呢?”鳄老再次摇头,实在想不明白啊。

  就在这时,鳄老眼睛微微一眯,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

  不过呼吸,鳄老身形已然在数十丈之外的一棵大树之下,与此同时,他那干枯的手更是死死的扣在一个人的脖颈之上。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虽说一下子就被被制服了,那张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慌张,反而满脸恭敬的看着鳄老。

  “真不愧是鳄老,在下都已经如此小心谨慎的藏匿自己的气息了,依旧还是被您给发现了。”中年男子赞叹道。

  鳄老扫了中年男子胸口上所绣那显得极其缥缈的白色祥云,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云梦山庄?”

  随后,那干枯的手一松。

  中年男子恭敬作揖,笑道:“云梦山庄云梦耀,拜见鳄老。”

  鳄老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何事?”

  小姐即将入嫁云梦山庄,因此倒也不能太无礼。

  若是在以往,鳄老早就狠狠教训对方一番了,让对方同侧心扉的知道,鬼鬼祟祟是一件很不入流的事情。

  “奉公子之命,前来‘请’一个人前往云梦山庄,参加公子的大婚之礼。”云梦耀也不隐瞒,直接说明来意。

  鳄老眼睛微微瞪大,看向远处那别致的院落。

  “他?”

  “正是。”云梦耀再次作揖,“还请鳄老不要阻拦,让我将这个含枫宗副宗主带回云梦山庄。”

  鳄老的眼睛直接迷成一条线了,细缝之中,流露出极其危险的寒芒出来。

  “你应该庆幸,若非我家小姐即将入嫁你云梦山庄,哪怕你是云梦山庄的核心弟子,是大道境下品修为的强者,你现在也已经是个死人了。”

  云梦耀笑笑,面色恭敬的说说道:“北狂剑客就在云梦山庄。”

  鳄老脸色狂变,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嘶声吼道:“你说什么?”

  云梦耀再次说道:“北狂剑客就在云梦山庄,是我云梦山庄的座上宾。”

  ……

  李泽道现在的生活很简单,除了修炼就是想念。

  这里风景如此宜人,加上还有鳄老这种级别的强者在一旁保护着他的安危,若不趁此赶紧修炼,提升自身安慰,那当真是一种傻逼至极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