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从乡村球队走向豪门 > 第八章 我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他了

第八章 我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他了

  张现布置的两项任务很快就传遍了俱乐部。

  同时也造成了一番大地震。

  对于小小的流星队来说,他们何曾看过如此雷厉风行、不近人情的行政报告。

  足足10个球员的处理名额,一时间,他们都焦头烂额。

  多年的接触,他们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人情往来总是有些情分,但一时间伴随着这份政令,所有的情分将消失殆尽。

  他们会从朋友变成敌人。

  他们因为利益而相互仇视。

  也是从这一刻开始,他们之前努力保持的平静似乎被打破了。

  他们感觉自己就像一群脑袋埋在土里的鸵鸟,第一次抬头望向世界,感受到来自足球行业的残酷性。

  在一直强调人情的俱乐部中。

  价值,第一次被凸显出来。

  ......

  从会议室走出来,各部门主管都有些恍惚。

  他们沉默的走向办公室,或是走出去散心。

  张现第一天给他们下达的政令令所有人感到不适。

  这也太残酷了。

  玛丽独自一人来到球场中,他静静的坐在破烂的看台上,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额头冰凉。

  回过神来,他发现尤尔根.鲍尔拿着一杯冰镇饮料,一脸歉意的看向自己。

  玛丽接过饮料,算是接受鲍尔的道歉。

  但她没有说话,鲍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两人是上下级关系没错,但更多的却是朋友。

  正所谓患难见真情,在流星队这种小俱乐部,能够留下来的都是因为足够的情感,而不是所谓的金钱。

  鲍尔也从未将玛丽等人当成下属。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坐着。

  过了半天,玛丽忽然说道:“我知道了。”

  “什么?”尤尔根.鲍尔小心翼翼的问道。

  玛丽苦笑道:“我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他了。”

  “为什么?”尤尔根.鲍尔继续问道。

  “因为,他是一个破坏者,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感受到了他想要破坏流星队的态度。”

  “破坏?”尤尔根.鲍尔皱眉。

  “抱歉,不能说破坏。”玛丽咧嘴道:“他只是将一切都推翻了。”

  “事实上,我们过得太安稳了,不是吗?”

  顿了顿,玛丽忽然说道:“鲍尔,应该道歉的是我们。”

  “啊?”尤尔根.鲍尔懵了。

  玛丽一脸惆怅道:“我们是一群偏于安好的人,我们没有足够的开拓能力,因此,我们就自己骗自己,想要努力维持这份稳定,不仅明知道这样对流星队造成伤害,即便明知道这样会透支她的养分,即便明知道你想去德甲,但我们还是安于现状。”

  “我为什么讨厌张,因为,他在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在破坏这份安稳。”

  “所以,我才讨厌他。”

  尤尔根.鲍尔有些不明所以,他继续问道:“那他做错了嘛?”

  “我很想说他是错误的,但...或许...他才是正确的那个人。”玛丽心中越发的苦涩。

  “事实上,不仅仅是你我之间,我们俱乐部大部分人之间都是如此,鲍尔,我们太好说话了。”

  尤尔根.鲍尔道:”这代表我们很坦然,不是吗?”

  “是啊,但一味的坦然总是会令某些人感到这是对他们的放纵!”玛丽声线低沉道:“事实上,也正是我们的放纵才让俱乐部变成这样的不是吗?”

  “尽管我很讨厌那个中国人,但有一点,他说的没错,这是一家失败的俱乐部,我从她身上感受不到任何一丝的专业性!”说到这里,玛丽一脸苦涩道:“鲍尔,这是俱乐部,她不是我们的玩具!”

  “所以,你赞同他的改革方案?”尤里安.鲍尔一双小眼睛好奇的问道。

  玛丽咬了咬牙,摇头道:“我不知道,事实上,他提出来的裁员以及减薪方案让我很愤怒,他给我的感觉是一个无情的剥削者,但......更让我愤怒的是,在内心的深处,有一道声音告诉我,或许可以尝试一下。”

  “我动摇了。”

  “我知道这样会伤害很多人,但我们已经足够糟糕了不是吗?所以当俱乐部出现一些改变的时候,我总想去相信他,这种情绪让我更加的愤怒,因为,它告诉我,我们已经一无所有,它在提醒我,就算再糟糕,也比现在要好!”

  尤里安.鲍尔沉默了。

  胖胖的身体挤在沙发上显得很受伤的样子。

  他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道:“我很抱歉。”

  玛丽摇头道:“你不需要道歉,我、伊万以及诺依曼,我们三个人留在俱乐部,都是因为你。说出来很令人难为情,但你的热情,让我们接受这家俱乐部,并且爱上了她,我们是亲密无间的伙伴。”

  “而且,接受不了这些问题的人都走了,我们留下来,就是因为,我们还傻傻的相信她的未来,不是吗?”

  “但我们不能这么下去了,就像你说的一样,我们想去德甲,我们想去更高的舞台,那么就不能这么下去。”顿了顿,玛丽咬着牙道:“张是一个吸血鬼,他是一个刻薄的剥削者,但我作为女人的第六感却告诉我,他做的是正确的。”

  “或许,这家俱乐部未来会被很人多谩骂,会被很多人所鄙夷,但起码他不在默默无闻。”

  “就像我们期待的那样,她也在渴望更高的舞台。”

  “她需要一个舵手,一个能承载着她的梦想,乘风破浪的舵手!”

  “显然,我们无法胜任这个工作...”

  尤里安.鲍尔胖胖的脸颊抖动一下,张张嘴道:“你觉得,张是那个舵手?”

  沉默,持续很久的沉默之后。

  玛丽转头望向天空,天空中乌云密布,翻滚的乌云中,不时有雷光闪烁,下一秒震耳欲聋的雷鸣轰然炸响。

  “...或许吧!”

  深吸了口气,玛丽猛地起身道:“我需要去见张!”

  五分钟后。

  张现坐在办公桌上,低头处理文件,而在他身前则是怒视自己的玛丽。

  “我知道你很愤怒,但请你不要忘记,我是你的上司!”

  “是!所以我才能这么心安理得的瞪你。”玛丽讥讽道。

  张现缓缓抬头,注视着玛丽问道:“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玛丽咬咬牙道:“裁员还有减薪的事情,由我来办!”

  张现点点头道;“相比于手段稚嫩的诺依曼,你才是我心目中最得力的干将。”

  “干将?不要把我跟你这样的剥削者,混为一谈。”玛丽冷笑道:“我之所以会揽上这个破事,因为我知道,诺依曼办不了,那么一定会有你亲自操刀,到时候,我不敢想象会出现怎样的后果。”

  “同时,我也要让你清楚一件事。”

  只见玛丽伸手向前探去,一把抓起张现的领带猛然一拽,这令后者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胡乱挥舞手臂。

  玛丽一脸凶狠道:“就因为你的一个政令,本该其乐融融的俱乐部被破坏殆尽,本该是伙伴的我们会就‘裁员’问题互相攻击,因为‘减薪’问题而消磨昔日的情分,最让我气愤的是即便是赢了,我也毫无成就感,这样的胜利只会让我感觉更加的恶心!”

  唰!!

  玛丽放下张现,这令后者直接摔在椅子上,勉强镇定下来之后,拍了拍领带,道;“粗鲁!”

  玛丽冷然道:“我希望你记住承诺,这赛季之后,我们要进军职业联赛,如果办不到,我发誓会暴揍你一顿。”

  张现露出灿烂的笑容道:“如你所愿。”

  “记住你的话。”说完,玛丽就要离开,只见她忽然停下脚步,幽幽道:“忘了告诉你了,我是跆拳道黑带。”

  砰!!

  门口的铝制垃圾桶被踢成了C形。

  张现脸上的笑容一僵。

  他缓缓走到门口,看着那桶变形的垃圾捅,露出凝重之色。

  当天傍晚,流星队的主场,出现了一道麻杆儿一样的身影在围着操场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