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从乡村球队走向豪门 > 第十七章 流星队去哪儿了?

第十七章 流星队去哪儿了?

  7月27号,新赛季即将开启,霍芬海姆也开始召集球员前来参加赛季前的训练。

  本来,既定的时间是从20号开始赛前训练,但由于球场翻修以及建造训练场地原因,拖了足足一周的时间才下达召集令。

  召集令一经下达,各地的霍芬海姆球员也需要在两天内赶回俱乐部。

  由于霍芬海姆的球员大多数都是周围地区的居民,因此召集时间也不需要花费太久。

  下午时分,一名金发白人青年走下公交车。

  他的皮肤有些泛红,背着双脚包,衣着朴素,不过从身材上来说,颇为壮硕。

  亚丁.穆尔西是利桑村的小伙子,他们村庄距离霍芬海姆有半个小时车程,因此他是最早归队的球员。

  穆尔西的父亲是工匠,因此,每年假期他都要回家帮助父亲一起干活儿。

  尽管,他自诩是一名职业运动员,但不得不说,他的收入并不足以支撑家里的开销,况且他还有两个妹妹。

  父亲与穆尔西是家中的顶梁柱。

  现如今,父亲身体越来越差,这才令穆尔西顶替自己的工匠活儿,同时隐晦的表示,让穆尔西别在踢球的问题。

  对此,穆尔西装傻充愣,愣是挺过去了,但仍是在他心中留下了疙瘩。

  毕竟,穆尔西也很清楚,他已经29岁了,现如今,他仍在混迹于第七级别联赛。

  他不怕吃苦,但就怕看不到未来。

  他也不禁开始动摇了,足球是他的梦想,但人是要吃饭的。

  事实上,在欧洲怀揣足球梦想的人有很多,但真正成功的却很少。

  如果,足球真的可以为他带来平稳的生活,那么他不介意继续这么下去。

  但问题是,流星队支付的工资,根本不足以令他坚持下去。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这是他最后的一年,是的,他已经不是毛头小子,他需要学会担当责任。

  如果今年在没有起色,那么穆尔西只能放弃梦想,回去继承父亲的工匠铺了。

  想着这些,穆尔西的心中更加的失落了,他低头前进,走了一会儿,他就听到一阵吵杂的声音。

  “左边,再往左一点,OK,很好,慢慢放下来!”

  “轻拿轻放,对对对,送进去,送进去!”

  穆尔西闻声寻去,下一秒,他站在原地,瞳孔微缩,缓缓张大嘴巴,道:“这是...什么?”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座‘豪华’的足球场。

  蓝白相间的线条包裹住整个球场外壁,尽管仅有两层的阶梯设计,但仍是能透过缝隙看到里面深浅不一的绿茵场。

  整个球场呈现圆形,在一处凸起的地方放置巨大的遮阳板,遮阳板上挂着崭新的比分记录器,而在其对面沿着墙壁则是高高升起的蓝色柱子,柱子最顶端挂着巨大的时钟。

  崭新的球场,宛若海浪一般的纹理以及不断朝搬运物资的民工。

  穆尔西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左右张望,他记得这里曾经是他们的主场啊!

  那个锈迹斑斑,破烂不堪,摔倒了都会激起满身泥泞的破主场。

  怎么就大变样了?

  而且....

  他看到球场入口处,挂着巨大的荧光牌子。

  ‘霍芬海姆足球俱乐部’

  流星队去哪儿了!!!!——

  “让一让!”

  穆尔西愣神之际,几名员工扛着球门示意他让开。

  穆尔西退后一步,看见他们朝着主场的左侧走过去。

  他下意识的跟上了对方的脚步。

  很快,他就看到了一个牌子。

  ‘霍芬海姆第一训练场’以及其后占地面积辽阔的训练场。

  这里也是草坪地,而且用网状隔离栏分割成四个区域,此时民工们正在哼哧哼哧的扛着球门走进其中一个区域。

  穆尔西心中一凉。

  难道流星队没了?

  但他明明接到赛季前集训通知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他急于求证,很快就来到俱乐部办公楼。

  索性这里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只不过,门口的牌子却换成了‘霍芬海姆足球俱乐部’。

  穆尔西有些烦躁的挠挠头,咬咬牙,走进办公楼。

  他刚走进办公楼,听见的就是噼里啪啦的脚步声以及众人通电话的动静。

  一切都显得如此的忙碌。

  “您好,这里是霍芬海姆俱乐部,我们已经将下一版主题拟定好了,五分钟后,我会以传真形式发到《辛斯海姆日报》主机上。”

  “夏季训练服,我们总共定制了30套,已经收到货物。冬季训练装,我们需要在10月份之前收到,好的,我会反映问题的。”

  “这是新赛季的各球队信息,传给技术部门进行数据模型,然后交给教练组。”

  穆尔西愣愣的看着不断穿插而过的人群,他们脚步急促,几乎所有人都在忙碌。

  而且,他很确定,这些面孔都是熟悉的面孔,但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以前的办公楼死气沉沉,现在的办公楼怎么跟菜市场一样!

  此时,穆尔西终于看到了一个能解答问题的人。

  “玛丽,你不能这样,我们需要经费,这是总监下达的任务!”

  “不,诺依曼,你的经费超标了,你要学会如何去节省经费,我不会给你钱的。”

  “你不能这样,在给三百欧,求你了!”

  “不行!”

  穆尔西一脸怪异的看着以前亲如姐妹的玛丽跟诺依曼,就三百欧的问题吵得面红耳赤。

  他不由感觉这一幕很有趣,特别是诺依曼失败之后,就开始卖萌耍无赖骗钱。

  不得不说,玛丽掌管财政大权是俱乐部最顶级的大佬之一。

  玛丽正在极力纠正诺依曼的错误,此时她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看,不由转头看了过去。

  玛丽当即惊喜道:“嗨!穆尔西,好久不见!”

  穆尔西点头笑道;“好久不见,这里是....”

  只见,玛丽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你以后会慢慢了解,你可先回宿舍,明天等所有人到期,会有一场会议,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好吧!”

  穆尔西一肚子的疑惑等待玛丽解答,但听到对方这么说,他也只能点头离开。

  紧随其后,越来越多的球员回归,他们跟穆尔西的遭遇一样。

  当他们一脸懵逼的来到办公楼之后,玛丽还需要一一解答。

  这种情况多了,玛丽也烦了,直接叫布莱登去门口接人,顺便领着球员们转一圈解释一下。

  第一天,霍芬海姆的球员们有13人回归。

  同时,这13名球员也了解了一个大概。

  他们知晓了这一切的变化都源自于那位新上任的体育总监。

  这令他们颇为惊讶以及诧异。

  清晨,霍芬海姆的宁静就被打破了。

  当穆尔西早早的抱着球来到训练场之后,他看到其他12个人一个不落的站在原地。

  穆尔西诧异道:“你们都来了?”

  其他12人嘿嘿一笑,其中一名棕色头发的方脸青年,指了指训练场,笑道;“这谁忍得住!”

  方脸青年叫格雷,主力中场球员,与穆尔西同年,都是29岁。

  两人也是好朋友。

  穆尔西也是露出灿烂的笑容,道;“我也一样。”

  “伙计们,问题是我们进不去。”扎尔诺看着入口处的锁头,一脸挫败的开口道。

  众人纷纷前探,发现门被锁了。

  这....

  一时间,青少年们面面相觑。

  “让一让。”

  一道声音从身后响起,众人下意识的转头。

  看见一名穿着黑色运动服,套着兜帽的男子走上前,从裤兜里拿出钥匙,咔嚓一场打开锁头,道:“进去吧。”

  众人对视一眼,也不管这人是谁,撒欢儿的冲了进去。

  “哇!!!这感觉棒极了!”

  “草坪,训练场也是草坪!这感觉太棒了。”

  众人在草地上奔跑、嬉戏,有人甚至玩起了滑轨。

  格雷助跑一阵,猛地下跪,整个人划出一定的距离,他兴奋的站起来,大笑道:”一点都不疼!我再也不用担心滑轨庆祝的时候,划伤膝盖了!“

  “我也试试!”

  “我也来!!”

  众人纷纷试验,那兴奋劲儿别提了。

  太阳初升,看着一种青年在愉快的嬉戏,阳光柔顺的映射在每一张兴奋的脸上,形成一股美妙的风景。

  过了一会儿,众人开始围着训练场跑步,13个人分成两列,并肩跑步。

  一边跑,一边分享昨天的见闻。

  “咱们改名了,叫霍芬海姆。”

  “我感觉这名字不错,起码比流星队好听。”

  “你们去看主场了嘛?简直太棒了,斜坡被铲平了,草坪也是新的,没有泥泞地面了。”

  “对对对,而且我还听说,我们俱乐部跟《辛斯海姆日报》合作,以后我们赢球就能上报纸了!”

  “你们看过球员大巴?”

  “大巴?”众人惊讶的转头。

  格雷嘿嘿笑道:“我们有球员大巴了,昨天我跟着老丁克去看了一眼,简直太漂亮了,最关键的是,这是一个空调车!”

  说这话,格雷指向了其中一个青年,只见那个青年脸色腾的一下就红了。

  在去年冬天,他们去客场比赛的时候,他们做老式大巴车,眼前这名青年冻得小弟弟都萎缩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众人忍不住大声笑了出来。

  那名青年则是咬牙切齿的杀出来,喊道:“格雷,我要掐死你!”

  “哇,跑啊!!”

  嬉闹了一阵,众人再次排成队列跑圈。

  他们也换了个话题。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新来的那位总监。”

  “听说是一个中国人!”

  “嗯嗯,布莱登警告我,让我不要去惹他。”

  “对对对,你们没感觉到吗?第一天报到的一线队队员少了好多,听说都是被那位总监给清洗了,足足有十个人啊!”

  “嘶!!”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一个狼灭啊!

  “而且,听说他还续约了主教练,敲打了瓦格纳以及舍尔夫三兄弟,现在主教练获得总监的支持,我们以后要听主教练的话了。”

  一名球员纠结道:“若是瓦格纳找上我们,让我们支持他呢?”

  穆尔西道:“你也想被清洗嘛?”

  额.....

  那名球员挠挠头道:“好吧,我听主教练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