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从乡村球队走向豪门 > 第二十七章 更衣室战争(求收藏!)

第二十七章 更衣室战争(求收藏!)

  最近,霍芬海姆俱乐部内的氛围有些古怪。

  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

  施耐德.巴赫与张现不合的问题已经浮出水面,两人甚至已经到了撕破脸的地步。

  这种发展霍芬海姆俱乐部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局面。

  霍芬海姆有些居民们已经开始抗议,他们认为施耐德.巴赫不应该被送走,霍芬海姆需要巴赫。

  甚至有些极端球迷表示,如果在张现跟巴赫之间做出选择,那么该走的是张现。

  施耐德.巴赫毕竟在霍芬海姆有着更为扎实的球迷基础,在球迷支持度上,两者根本不是一个量级。

  但最关键的问题,张现是管理层,只要鲍尔没有放话,那么谁也赶不走张现。

  为此,很多球迷们找上了鲍尔,但这家伙在经历科赫的一番话之后,打定主意做缩头乌龟,将自己所在安保室,根本不出来。

  这就导致,一些球迷们开始拉横幅抵制张现,平时照面时,也不给张现什么好脸色。

  可以说,这次事件将张现推到了球迷的对立面,很多人对他的感官开始变得糟糕起来。

  但最让他们感到可恶的是张现对此漠不关心,好似根本没有受到影响。

  该吃吃,该喝喝,该工作就工作,对于这次抗议事件,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这令霍芬海姆的球迷们很受伤。

  他们感觉自己的抗议没有收到一点成效。

  张现的办公室,诺依曼正在做报告。

  这妮子已经转职秘书行业,卸任了人力主管的工作,此时由玛丽去兼任这个位置。

  对此,诺依曼没有任何的不满,反倒是一脸欣喜的模样。

  对她来说,工作量减轻了,而且工资照发,何乐而不为呢?

  只不过,最近发生的事情令诺依曼看起来忧心忡忡。

  “巴赫已经罢训了。”诺依曼小心翼翼的说道。

  对于诺依曼来说,这个霍芬海姆明星球员罢训是一个大事件,很可能给俱乐部带来极大的影响。

  反观,张现则是老神在在的点点头道:“现在开始,取消一切关于施耐德.巴赫的宣传资源,将这些资源倾斜到穆尔西身上,同时通知《辛斯海姆日报》,之后两期报道专门为穆尔西制作两次专题。”

  诺依曼连忙点头,道;“好的,还有什么事情吗?”

  张现想了想道:“关于‘芦笋’的赞助问题解决了吗?”

  “解决了。”诺依曼说道;“玛丽已经完成接洽,最终将价格定在了40万欧,若是我们这赛季杀入职业联赛,赞助费用提高到80万欧,不过他们需要我们派遣一名球员参加广告录制。”

  张现随口道;“让穆尔西去吧。”

  “好的。”

  很快,联赛迎来了第四轮。

  这一轮比赛中,霍芬海姆在施耐德.巴赫缺席的情况下,仍旧踢出了精彩的比赛。

  由穆尔西跟格雷分别打入一球,获得了第四轮的胜利。

  对于这场胜利,霍芬海姆球迷们自然感到极为高兴,但一想到施耐德.巴赫要被卖出去,他们高涨的心虚由沉入谷底。

  这场比赛,霍芬海姆球迷为了抗议主场上座率仅有107。

  前一场比赛,他们的上座率可是高达298人,尽管未曾打破最高上座率的记录,但也算近些年最好第一次了。

  而第二次主场比赛却又掉回到107人,这令很多人感到担忧起来。

  张现也是看过报告之后,微微皱眉。

  主场上座率占据霍芬海姆收入中最大的一部分收成,他不能让球队在这方面出现问题。

  所以说,这个巴赫这个臭虫污染了这个球队。

  张现心中思索片刻,看来他需要抓紧完成转会操作了。

  ......

  与此同时,施耐德.巴赫这边也有些坐不住了。

  他通过自己的渠道收到了一些消息,但这些消息都令他感到越发的害怕。

  就像是俱乐部下达一个制定,‘巴赫’这个名字成为禁忌,在进入俱乐部领域时,绝对不能说出口,要不然就要面临着罚款。

  同时,关于他的宣传全部消失,这些资源转而倾向于穆尔西。

  听到这个消息,巴赫心中又惊又怒,他终于明白那个中国总监不是在跟他开玩笑了。

  这家伙是真的要把自己送出去。

  之前,他敢这么干,那是因为,他确定霍芬海姆离不开自己。

  但现在呢?

  霍芬海姆,摆明了想要力挺穆尔西成为新一代的明星球员。

  而且巴赫明白,穆尔西确实有这个实力,凭借着这个赛季四场比赛,穆尔西就已经打入了五粒进球,位列射手榜第一名的位置。

  在这种情况下,俱乐部也在不遗余力的大力宣传。

  最近,村内已经开始出现一些关于穆尔西的话题了,很多人都对他赞赏有加,而且,他还听说,穆尔西在《辛斯海姆日报》成功获得两期的专题报道,并且准备拍摄面向辛斯海姆地区播放的‘芦笋’广告。

  这TM是连巴赫都未曾拥有的宣传资源。

  他明白,现阶段穆尔西或许无法撼动自己,但不用过多久,伴随着穆尔西的表现越来越好,总会有那么一天,霍芬海姆会忘掉施耐德.巴赫这个人。

  张现这招卸磨杀驴令巴赫有些坐不住了。

  为此,他决定参加明天的训练,他不能让球队忘记自己。

  ......

  第二天,霍芬海姆村内的抗议横幅消失了,连带着一些闹腾的球迷们也安静下来。

  这令张现感到一丝诧异,但他很快就发现了原因。

  “巴赫来参加训练了?”张现挑眉说道。

  诺依曼点头兴奋道:“你们是达成和解了嘛?巴赫来参加训练了,不过...科赫并没有让他参加对抗训练赛。”

  对此,张现点点头。

  这家伙是坐不住了,想要出来刷存在感。

  但现在说什么都完了,他已经想好了将巴赫处理出去,毕竟这种毒瘤留在队内就是定时炸弹,早早清洗出去,留给其他队头疼算了。

  又过了一周的时间,霍芬海姆第五轮比赛中,穆尔西又进球了。

  霍芬海姆完成了一波振奋人心的三连胜,而伴随着这五场比赛中穆尔西的进球,他的名气也是水涨船高,已经逐渐形成气候。

  很多霍芬海姆的球迷已经开始主动寻找穆尔西的球衣套在身上。

  他们高兴于霍芬海姆拥有了一个真正的高效射手。

  而穆尔西的表现也令他获得霍芬海姆球迷的喜爱,在球衣贩卖量上,他已经缓缓爬上第二名的位置。

  可以说,他已经成为除了巴赫之外,霍芬海姆第二位明星球员。

  又是一天训练日,训练场中热火朝天。

  球员们捉对厮杀,气氛格外的热闹,而伴随着穆尔西的进球,众人也开始大声的欢呼起来。

  “上帝!穆尔西你是获得幸运女神的眷顾了吗?”

  “让我亲一亲你的鞋子!”

  “伙计,你敢的太棒了!”

  面对队友的调侃,穆尔西笑骂道;“滚开,我昨晚刚擦了鞋子,别用你的口水弄脏了我的战靴!”

  “我就亲!我就亲!”

  小伙子在绿茵场上打闹成一片,丝毫没有关注到,那个坐在板凳席上,一道幽幽的目光。

  巴赫坐在板凳上,他的表情阴沉,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他已经连续两场比赛,没有进入大名单了。

  但更过分的是科赫好似根本不在意他,除了一些训练之外,对抗训练赛都不让他参加。

  细细算,他已经足足有两周时间没有跟队友们一起踢球了。

  更令他急躁的是霍芬海姆的成绩很不错,穆尔西更是场场都有进球。

  这令巴赫感到一股剧烈紧迫感。

  更衣室内,球员们洗漱结束之后,一边换衣服,一边畅聊未来。

  “我们已经三连胜了,伙计们,我们要想办法将韦恩堡拉下来,我们自己去当领头羊!”

  “哈哈哈,没有问题,我们有穆尔西,他会带领我们走向胜利!”

  格雷此时也凑过来,一把揽住穆尔西的肩膀,笑嘻嘻道;”伙计,我看了昨天的《辛斯海姆日报》,霍芬海姆的当家射手,连续四场比赛五个进球,哦不,现在是五场比赛六个进球了,当明星的感觉怎么样?”

  穆尔西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道:“我算什么明星?”

  “嘿嘿,大明星害羞咯!”

  众人也是大笑着揶揄起来。

  此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传来。

  “一群土鳖!”

  众人脸色一变,纷纷转头怒视。

  终于看见了大刺刺坐在椅子上的巴赫。

  巴赫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淫威之下,众人下意识的转头。

  巴赫好似斗胜的公鸡一眼抬起下巴,扭头看着穆尔西道;“穆尔西,把你柜子里的香槟给我。”

  霍芬海姆的球员是买不起香槟的,而穆尔西的香槟是他作为单场最佳球员的奖励。

  这个奖励也被他珍藏起来。

  此时,巴赫开口,穆尔西不由犹豫起来。

  格雷连忙道:“别给他。”

  巴赫再次开口道:“拿来!”

  格雷换头回怼道:“这是穆尔西的东西,你没权利让他给你。”

  闻言,巴赫眯起眼睛,缓缓起身,慢慢走向格雷,直视对方。。

  格雷也属于身材壮硕的一类,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

  两人几乎要额头贴额头的打起来,此时,穆尔西连忙取出香槟道:“给你。”

  巴赫这才接过香槟,轻蔑的看了眼格雷,转头望向穆尔西道:“最佳球员?明星?”

  他讥讽一笑,道:“我需要你记住,在霍芬海姆,我才是这里的老大。”

  说完,他扭开瓶盖,抓着酒瓶倒在穆尔西的脑袋上。

  刺鼻的酒香弥漫开来,整个更衣室一片安静。

  穆尔西一张脸涨的通红,他一把推开巴赫,喊道:“你干什么?”

  巴赫冷笑道:“我只是让你知道什么叫分寸,一个铁匠铺的蠢小子也想跟我争老大的位置,痴心妄想!”

  穆尔西怒视对方,硬刚道:“所以说,你现在嫉妒我?”

  巴赫浑身一震,气的脸颊都在抽搐,道:“嫉妒你?”

  “难道还有其他理由吗?”穆尔西用手擦拭一把额头上的酒水,冷笑道:“巴赫,我想你清楚一点,现在的霍芬海姆不是曾经的流星队,事实上,你的人都被清洗干净了,现在还留在这里的人,都是想着冲击职业,如果你还想要搞更衣室霸权,你得问一问我的拳头。”

  巴赫冷笑道:“你想跟我单挑?”

  格雷怒喝道:“不服就干!”

  巴赫:“......”

  穆尔西稳住格雷,道:“巴赫,我明确的告诉你,你想留在霍芬海姆可以,我们欢迎每一个伙伴,我们的目标很简单,那就是闯入职业,去更好的舞台踢球,我们不想再浑浑噩噩下去,我们想去职业赛场踢球。”

  巴赫讥讽道:“就凭你们这群软蛋、懦夫?”

  穆尔西正色道:“软蛋?你在说你自己吗?”

  “你TM说什么?”巴赫急眼了。

  “不是软蛋是什么?”穆尔西讥讽道:“除了会搞更衣室霸权,欺压新球员之外,你还会什么?很多人都说你是领袖,但你有过领袖的担当嘛?在球场上,我们被人侵犯的时候,你在哪儿?我们遭遇不公正的待遇的时候,你又在哪儿?”

  “领袖?请你不要侮辱领袖这个词!事实上,你就是个只知道窝里横的软蛋!”

  说完,穆尔西向前迈出一脚。

  “现在,给你机会,你打我一拳试试!”

  巴赫冷笑道;“你当我不敢?”

  格雷在一旁踩着板凳,冷笑道:“你打他试试!”

  巴赫迈出一步。

  唰唰唰唰!!

  起身的动静。

  本是安静的站在一旁的霍芬海姆其他球员纷纷起身。

  他们或多或少都遭受过巴赫的欺凌,如今农民翻身把歌唱,他们发誓,只要巴赫敢动手,他们的拳头绝对会朝着巴赫的脸招呼。

  一双双侵略性的目光下,巴赫不敢再向前一步了。

  他咬咬牙,只能放狠话道:“你给我等着。”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更衣室。

  而在更衣室内,伴随着巴赫的离去,当即沸腾起来。

  “万岁!!穆尔西万岁!!”

  “太爽了!终于让这个恶霸,滚蛋了!!”

  “万岁!!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