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从乡村球队走向豪门 > 第二十二章 听证会

第二十二章 听证会

  【霍芬海姆,疯狂的负债表!】——莱茵内卡报。

  【资本的傀儡?来自德国第六级别球队的疯狂!】——巴登晚报。

  【负债2000万!来自德国乡村的惊人负债表!】——斯图加特城市报。

  在德国足协下放公告时,并公开这份负债表时,整个巴登-符腾堡洲的体育圈都震惊了。

  一家估值仅有一百万的俱乐部,竟然拥有两千万的负债表!

  这个世界疯了吧?

  这可是这家俱乐部估值的整整二十倍!

  即便是那些足坛豪门都不敢这么玩。

  一时间,整个巴符洲内部都是讨论霍芬海姆的话题。

  叮铃铃!

  叮铃铃!

  是夜,明月高悬,皎洁的月光倾撒在霍芬海姆村内。

  办公楼中,电话铃声一波接着一波。

  这些都是各地媒体的采访电话。

  很多人都想获得霍芬海姆内部的第一手消息,但截止到目前,霍芬海姆并没有向外界透露任何消息。

  吵杂的铃声令霍芬海姆办公区内的氛围变得更加的紧迫。

  “烦死了!”

  玛丽烦恼的娇喝一声,旋即蹬蹬蹬走过去一把将电话线扯断。

  登时,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但这股安静却令人感到心慌....

  今天的风势很大,狂风卷起地上的沙粒,拍打在窗户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动静。

  狂风吹拂下,顶棚的灯光忽明忽暗,安全通道的指示牌也是不间断的闪烁。

  整个办公区内,除了沉重的呼吸声,没有任何的动静。

  整个世界,安静的可怕!

  诺依曼站在角落,无助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她不喜欢安静,特别是这种带有沉重氛围的沉默令她感到格外的恐慌。

  她尝试着发出声音,但嗓子好似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说不出任何话。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目光转向玛丽,那个平时坚强勇敢的女孩子,正坐在椅子上,垂落的长发遮掩面部,看不到任何一丝表情。

  布莱登依着窗口,吧嗒吧嗒的抽着烟,映红的烟头忽明忽暗,映射出那张满是愁容的脸色。

  尤尔根.鲍尔这个乐天派,此时也坐在椅子上,他脸色有些泛白,拳头攥了又松,松了又攥,如此反复。

  达威德.科赫跟一众教练组成员们坐在一起,他们经历了一天的训练,但晚上都不能好好休息,诺依曼有些心疼他们。

  露娜等管理层们也是静静的坐在另外一侧,他们的表情中有些迷茫,他们好不容易找到工作,就要面临有一次的下岗危机。

  诺依曼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

  号的听证会是关键。

  一旦霍芬海姆无法说服听证会的评审员,他们将被强制执行!

  这代表霍芬海姆俱乐部彻底消失在足坛。

  这是每一个霍芬海姆人都不想看到的一幕,为此,他们在这个晚上都聚在这里。

  诺依曼默默地转过身,她望向办公区墙壁上挂着的相片组。

  这是今年六月,霍芬海姆庆祝升级的一幕幕。

  相片内,每个人的笑容都是那么的灿烂夺目。

  杜兰.鲍勃穿着一身脏兮兮的战袍,抱着他的儿子,一手压着一脸愤慨的穆尔西,小鲍勃的手里赫然抓着金靴奖的奖杯。

  看到这一幕,诺依曼傻傻的笑了起来,她记得,这场比赛时,刚好是鲍尔儿子的生日,为此鲍勃承诺他会为儿子进球庆生。

  但90分钟的比赛下来,杜兰.鲍勃没有任何的进球,对此,诺依曼不由感到好笑,哪有后卫会做出这样的承诺。

  最后为了获得孩子的原谅,杜兰.鲍勃从穆尔西手中抢夺金靴奖的奖杯,拱自己儿子把玩。

  而这一张照片,这是穆尔西要重新抢回奖杯的一幕。

  ......

  她将目光转移,看到另外一组照片。

  这张照片中,格雷穿着裤衩,一脸窘迫的想要遮挡照相机的镜头。

  在获得冠军之后,穆尔西跟扎尔诺这两个损友就找上了格雷,一把将他的球裤扒下扔给球迷。

  尽管格雷很快就找到了长裤套上,但这一幕还是被眼疾手快的诺依曼捕捉并拍摄下来。

  这样的照片还有很多...

  俏皮的吉安将啤酒倾倒在科赫的头上,挨骂的照片。

  比亚尔蒂尼跪在地上,做出南非传统祷告动作的照片。

  瓦格纳与舍尔夫难得的开怀拥抱的照片。

  足足有一百多张之多,而这些都是霍芬海姆夺得冠军之夜的盛况。

  “大家都好高兴呀!”

  诺依曼轻声说了一句。

  最后,她将目光向上移动,最顶上一张照片被单独列了出来。

  人潮人海的球场中,霍芬海姆球迷、球员以及教练员们将张现高高抛起的照片。

  照片中,张现胡乱的挥舞着手臂,显得尤为狼狈。

  这一幕看着着实有趣,因此霍芬海姆职员们不顾张现的反对,毅然而然的将这张照片贴在最顶上,也是最显眼的位置。

  可以说,这是他们在与张现的‘抗争’中,唯一一次胜利。

  这也令职员们兴奋了好几天。

  不知不觉中,他们与这个中国人已经共事了一年的时间。

  从刚开始的看不双眼,慢慢到迫于其职位的压迫,如今在霍芬海姆,尽管很多人嘴上说讨厌他,但诺依曼知道,他们或多或少的都在依赖张现。

  一年来,他用实际行动告诉霍芬海姆,他就是那个正确的‘舵手’。

  而对于霍芬海姆来说,只要有他在,那么一切问题都不将是问题。

  不过,他现在在哪里呢?

  ......

  一列通往德国首都柏林的火车内。

  车厢内极为空旷,也很安静。

  轮子压过轨道缝隙发出咣当咣当的动静。

  张现坐在座椅上闭目养神,脑海中却是不断的梳理各种信息。

  这一次,霍芬海姆是真的撞枪口上了。

  足协听证会很少召开,但如今的局势处于德国足协新老政权交替的阶段,以萨摩尔为首的改革派想要稳住脚跟,他们不希望国内出现太的动乱。

  而在黑森林等三家俱乐部误打误撞的举报中,将霍芬海姆推向听证会的阶段。

  足协的反应之所以会这么大,主要是因为2000万欧的负债表确实太过惊人。

  对于那些豪门俱乐部或许是杯水车薪,但对于霍芬海姆这个估值仅有百万的俱乐部来说,他们的2000万殴的负债,对于足协来说就是顶风作案,就是不良财政。

  在欧洲足协没有颁布明确的‘财政公平法案’前,负债表成为评估俱乐部的标准之一。

  其实,这个标准很宽泛,没有明确的指出多少欧的标准,但他们觉得对于一家第六级别的球队来说,2000万欧的负债率确实有些扯淡。

  幸运的是,德国足协的处理手段还算冷静,他们并没有直接将霍芬海姆送到体育仲裁院,而是在足协内部率先召开听证会,给予霍芬海姆阐述的机会。

  这对于张现来说是唯一的好消息。

  至于欧洲的听证会,这在欧洲国家广泛流传制度,也是民主选择的代表之一。

  不同于行政机构在重大意向分歧时出现的听证会,足坛的听证会要更加的贴合足球本身。

  在听证会中,有一名足协官员问话调差,被调查人需要阐述以及辩论。

  除了这两位主要人员之外,还有三名评审以及十多名来自社会各个阶层的听证人员。

  这些听证人员基本都是从民间选择,充分采纳各方意见,最终进行仲裁决定。

  思考当中,时间过得很快。

  当火车内广播响起时,张现准备下车了。

  他只有两天的准备时间,然后就要奔赴这场对于霍芬海路极为重要的听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