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刀笼 > 第三百二十章 僵持

第三百二十章 僵持

  戚笼明明白白告诉九幽军团的龙脉之子,你们要不阻止我,我就去福堂了,就不跟你们玩了。

  然后他又十分坦然的告之炼铁手,其实这是一个计谋,我就是要把这些龙脉之子逼疯。

  然而炼铁手无计可施。

  他本以为这是一场轰轰烈烈、腥风血雨、你死我活的绝世大战,现在却突然生出了一种无力感。

  就像是与国手对弈,你以为自己会赢,但其实你连自己是怎么输的都不知道。

  戚笼的来历不难打听,一个关内机缘巧合,闯入关外的小麻匪。

  不过他并没有打听出来,自从出关之后,这小麻匪就不用刀了;跟大寇时期相比,显的有些平庸、普通、甚至在某些关口并不那么聪明。

  但是他依旧没用刀,他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跟一群老谋深算之辈对垒。

  十几次生死博弈,这一位终于上了台面,坐上了历代妖皇的位置,成为与真神对弈的强者。

  然而真神不在了,他的那些属下们才一上场,就被打的溃不成军。

  包括他炼铁手。

  这让他下意识的想到,当年与历代妖皇争锋的真神们,面对着凶威滔天的妖皇,是不是也像自己一般,那么的无力。

  明谋的根本,便是龙脉之王的权柄。

  “你最好快点做出决定,虽然你疯的速度肯定比九幽的人要晚,但他们一旦疯了,我再吞了几条龙脉,你确定你能打的过我,就凭借我都会的那几招?”

  说完最后一句,戚笼的意念彻底退了回去,他似乎并不在意炼铁手的决定。

  “现在怎么办?”

  侯孝天有性格上的缺点,每逢大事不静气,这一点他也清楚,所以出谋划策是他,但是每当要下定决心去做什么事的时候,却大都是炼铁手拿主意,到目前为止,炼铁手并没有失误过。

  炼铁手虎目紧闭,半晌后彻底睁开,再无一丝一毫的犹豫。

  “你去战场,先天胎膜能挡‘绝地天通’,封神榜同样如此。”

  “那你呢?”

  “我去寻钳龙锁!”

  “什么!?”

  做为七府的最高层,其实是知道钳龙锁的,甚至知道钳龙锁的大概地点,譬如大宣府的这一截,便就在九兵崖,那是九幽选拔天赋少年的地方,当初赵神通便是被安排在那里的。

  “钳龙锁是红线!”侯孝天极其认真的道。

  “现在不是了,龙脉之王才是红线,我会跟真神们达成共识的。”

  枪根一戳地面,地面上便会陷下一个大洞,只有土系龙脉的能力,才能短时间内避开龙脉之王的监控,炼铁手相信只要钳龙锁到手,那么就算对方是龙脉之王,也能镇压。

  毕竟这方世界的主宰是真神,而不再是妖皇。

  他只需要争取时间而已。

  侯孝天眼看着地面恢复原样,眼神像狼一样眯了眯,忽然取消隐蔽,一瞬间,绝地天通的威压从四面八方逼来,所有半神面色痛苦,感觉体内的神性要被硬生生抽走。

  封神榜在此时祭起,榜单上的风雨雷电、水火瘟斗等神影一一落下,对在场众神进行册封,‘绝地天通’每抽走一道,封神榜便补充一道,达到平衡。

  “走吧,这场劫数终归要有个结局。”

  说这话时,侯孝天的语气莫名有几分萧索。

  回到战场,被三道劫数力量、六位龙脉之子围攻,戚笼也挂了彩,身上多了五六道伤痕,而龙脉之子也不好过,其中有一位脑袋都被斩了下来。

  虽然少一颗脑袋龙脉之子并不会死,但也不会那么容易长出来,这是道魔之念的杰作,若是普通半神,哪怕是武神,这一招也能毁灭所有生机,但龙脉之子不一样,只要这方世界不破灭,他们很难死的。

  不过侯孝天也明显感觉到,六位龙脉之子气息都有些紊乱,浑身一丝若有若无的魔性环绕,戚笼脸上笑意更浓,手中那口金棒舞的更疾,反倒是守大于攻。

  虽然双方的战斗无声无息,除了那黑暗风暴外,一点余波都没有,甚至还比不上两个一流武人捉刀对砍,但是侯孝天知道,只要一丝丝余波被放出来,就能镇死场中除了半神之外的所有人,而镇死半神,或许也只要第二次余波。

  随着侯孝天等人的加入,战局又是一变,武平军府的半神们开始捉对厮杀,这些或是同僚、或是朋友,如今却不得不以取对方性命为宗旨,究其根本,无非是求活。

  半神对半神,而没有半神牵制的那一百多位‘宗师’们,立刻展现了他们半神级别的撕杀技巧,战局立刻有崩盘的架势,干戚仲站在墙头,浑身浴血,手中的龙牙兵却发着兴奋的刀鸣,在这场大战中,它饮足了鲜血。

  然而除了他之外,刚刚登上墙头的其它人马都被打了下去,包括宇文跋,一不留神,被一位巨汉直接从城头丢了下去,也不知是死是活。

  看着围杀过来的几位宗师,干戚仲嘴角抽了抽,对方虽然只是‘宗师’,但这肉身却是实打实的半神之躯,若非自己手上有一口龙牙兵,恐怕也很难破防。

  之所以战局没有完全崩溃,是因为薛白一马当先,在城门口挡住了几十位‘宗师’,硬生生顶住了对方最强的攻势。

  就在这些宗师满脸凶残的杀过来时,天空的鸟鸣声突然响起,悠长而充满着战意,或者说,这并不是鸟鸣声,而是一种特殊的呼吸吐纳法,以前天上的罡煞气很重,这种吐气就像是鸟张嘴,能够稳住身形。

  成千上万的古神族,或者说有翼神族杀入战场,这些人肉身同样很强,几乎一下子就稳定的战局,并且他们所学功法有破魔属性,是源于上古那只金翅大鹏鸟,它的爪和嘴无坚不破。

  “是你!!”

  侯孝天面色铁青的看着从天而降的黑翼鸟后,对方妩媚动人的脸蛋上,不减半分的高傲。

  “薛保侯就是死在他的手上,你还帮他!?”

  “只要你死了,就没人知道这件事了,”鹖后夫人如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