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景阳岗上一猛虎 > 第一百九十三章 黑水龙王【第一更】

第一百九十三章 黑水龙王【第一更】

  罗道长缓缓降落到高宁同一高度,远远的打了一个道髻,笑呵呵的道:“道友请了,贫道二仙山罗澄,有礼。”

  高宁眼睛微微一亮,所有疑惑瞬间找到了答案。

  原来是这老家伙在背后搞鬼,那么头顶上的海族少不了跟黑龙道人有些关系了。

  “原来是罗道长当面,失敬失敬!”

  高宁同样面带笑容的虚与委蛇。

  本体不知何时才能回来,自己是能抗衡他们的唯一战力。

  小卓和西门情的能力,对这种状况都没大用,安置好避难群众即可。

  而且有温泉山庄为退路,景阳冈就算被直接夷为平地,也伤不到他们一根汗毛。

  所以能够拖延时间是最好的选择,即便无奈开打也要以防守为主,固守待援就是胜利。

  别看他们现在嚣张得不得了,本体只要回来,不出三招就能把他们打趴下。

  这一点高宁十分确定。

  只是以前最多离开一个月,这一次怎么三个月了还不回来。

  难道任务很不好搞么?

  罗道长道:“道友不肯通报姓名吗?”

  “叫我千手就好了!”高宁打量着这老道,名字倒是听说过好几回了,见面还是第一次。

  这老道能驾云而飞,一看就是得道修真,怎么到了徒弟这里就过不去了呢?

  非要在我景阳冈整两出闹剧。

  没错,无论是上次黑龙道人的袭击,还是这一个海族大军压境,即便把景阳冈都快拆了,高宁依旧把它归类为闹剧的行列。

  没办法,实在没有可比性。

  这些家伙一个个看起来人模狗样,好像得道真仙似的,其实都不咋地。

  这一点,那些死在真数千手随手攻击的虾兵蟹将们,很有发言权。

  “千手道长,你的木灵之术已经脱出樊笼,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一看便知筑基期已过,即便金丹也只是临门一脚。

  又何必在景阳冈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呢,那白虎惹了东海龙族,早早晚晚都是一个死,就算能逃得一时三刻,也惶惶如丧家之犬。

  道友不如投靠东海龙族,我罗澄作保,今后大势之中必然有你一席之地,如何?”罗道长表情诚恳,话语真诚。

  可惜高宁一个字不信。

  另外,丧家之犬这个词是不是有些过了?

  信不信我让你连犬都当不成?

  “听起来倒是很诱人啊,可惜……”高宁笑呵呵吐出了几个字:“我拒绝!”

  “道友,就不再考虑一下了吗?东海龙族势力庞大,你所见到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跟这没关系!我只是看不起你而已!”高宁轻描淡写的道。

  “什么?”罗道长眼睛瞪大一圈,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哟,没听清啊,这好办。我再说一遍就是了,来来来,看我的口型。我只是……看不起你而已!”

  高宁最后几个字,说的奇慢无比。

  等话音传出去之后,整个天空都安静了。

  罗道长瞳孔缩成缩成针尖大小,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啊——”

  轰——!

  罗道长身后磅礴的气浪炸开,嫌弃无尽狂风。

  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头上忽然传来一道平淡的声音:“罗真人稍安!”

  一道声音,如一碰冷水迎头脚下,罗道长顿时激灵一下,回过神了。

  高宁可惜的砸了咂嘴:“这么简单就破开了么?看来幻术这东西果然不咋靠谱!”

  “幻术!”罗道长瞳孔微缩,不过这一次他并未表示什么。

  只是略微可惜的看了看高宁,摇摇头道:“既然道友执意如此,那就只能就此作罢了!”

  他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径直回去复命了。

  驾云回来浮空之海上,罗道长微微拱手:“龙王让您失望了,看来我罗澄这两分薄面,在同道人眼中一文不值呀!”

  罗道长苦笑摇着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黑水龙王眼眸平静之极,淡然道:“既然不识抬举,也就没有生存下去的必要了,左右,与我水淹景阳冈!”

  他还就不信了,区区一个空间阵法,还能够抵抗得住无穷海水不成。

  “是!”虾兵蟹将们同声应是。

  随即各式手段,无数水系的法术被喷洒了出去。

  浮空海水像打了鸡血似的,一个浪头一个浪头往上涌,海面不断升高,知道大量浪花聚集而成一个巨浪拍打下来,景阳冈的最高处山头仿佛被撕开了一个口子,无尽洪水倾泻而下。

  这场面比山洪暴发还夸张,简直像大海倒灌,携带无穷之势淹没一切。

  高宁暗道不好,操控森之千手双手一合,也不见有其他的动作,身后地面就忽然剧烈震动起来,一排巨大无比的木墙凭空升起,如同水坝一般牢牢的将温泉山庄保护起来。

  洪水剧烈撞击在木抢之上,回头打在海面上,海水不断荡漾升高。

  这惊涛骇浪的感觉极其恐怖。

  龙王神情淡漠:“把我五弟交出来,可以给你们留一个全尸,否则让你们全都葬身海底。”

  高宁嗤笑一声,懒得回应。

  森之千手直接伸出三千只巨大无比手掌,以极快的速度向前拍打,在大量查克拉的加持之下,力道和速度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几乎一瞬间,就有大量虾兵蟹将阵亡。

  残肢断臂如雨而下,很快海面上就多了一层破碎的海鲜。

  “无谓的挣扎,我东海水族要多少有多少,你这样能坚持多久?投降我还可以放一条生路,否则,你必死无疑。”龙王依旧在凹造型,眼神冷漠的盯着高宁。

  高宁笑道:“你是单纯耳聋,还是智力有问题啊?好好好,再回答你一次:滚蛋!”

  开玩笑,老子秽土转生之体,压根儿就没有耐力这个概念,拖延时间我是专业的好不好?

  龙王眼中终于闪过一丝怒色。

  他贵为龙族,从出生就高高在上,对水族掌握生杀大权,即便人族修士见到他,也得客客气气的。

  高宁还是第一个敢如此对他说话的。

  这种侮辱令他觉得愤怒,却也有一丝新奇,甚至在心底深处还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快感。但是龙王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岂可修!

  龙族的尊严岂能侮辱,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