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恶魔就在身边 > 02686 九毒
  青平真人当然不肯就这样结束。

  可是就在这时候,陈曌目光一凝。

  身形闪现挡在了莫寒的面前。

  “我最讨厌的就是不告而别的行为。”

  莫寒脸色一僵,咬牙看着陈曌:“你已经折磨了我这么久,就算是欠你的也该还清了,你真要赶尽杀绝?”

  “还清了?解了我身上的法术,这事就算结了。”陈曌冷冷的看着莫寒。

  打了这么久,陈曌又感觉到肚子饿了。

  当陈曌的双眼里开始分布血丝的时候。

  莫寒心头就是一寒。

  自己的法术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莫寒比任何人都清楚。

  从来没有人能如陈曌这样。

  在自己的脏法九子之下,坚持这么长的时间。

  可是越是这样,莫寒就越是害怕。

  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陈曌就会失控。

  一旦中了脏法九子的人失控。

  那么他绝对会六亲不认。

  什么都敢拿来塞嘴里。

  莫寒担心,自己会成为陈曌失控后的第一个非常规食物。

  “陈曌。”张天一又一次出现在陈曌身后。

  “什么事?”

  “不如这样吧,你中的法术让我们帮你解开,你与茅山派的恩怨也就此一笔勾销,你看如何?”张天一问道。

  “你知道我中了什么法术?”

  “不知道,不过我相信以我和青平真人的修为以及见解,这世上绝大多数法术应该都难不倒我们。”

  “行,如果我身上的法术能解开,我就不再为难茅山派。”

  “那张鼎……”

  “茅山派是茅山派,张鼎是张鼎。”

  这时候陈曌倒是把两者分开了,张鼎,他是不会放过的。

  “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哦,你的意思是要弄死张鼎,想要从茅山派所有人的尸体上踏过去,是这个意思吗?”陈曌冷笑的看着张天一。

  张天一脸颊抽了抽,他敢说是,陈曌就真敢杀的血流成河。

  “话说回来,你到底中了什么法术?我看你小子活蹦乱跳,中气十足,精气神旺盛,普天之下也寻不到第二个有你这么精神的势头,而且还在茅山派大闹一场,也没见你有什么异常。”

  张天一是真没看出来,陈曌到底哪里有异。

  “我中的法术全拜他所赐。”陈曌指着莫寒说道。

  张天一眯起眼睛看向莫寒,他真没看出来莫寒有什么特别之处。

  原本在他看来,能够让陈曌中招的人,不说三头六臂,至少也应该有特异之处。

  可是莫寒并没有这种特别的气质。

  基本上张天一一眼就将莫寒看穿了。

  “来,和张天师说说,你的得意手段。”陈曌拍了拍莫寒的肩膀。

  莫寒在张天一的面前瑟瑟发抖。

  不得不说,名气的重要性。

  陈曌的实力不弱张天一,可是莫寒对陈曌充其量也就只是恐惧。

  对张天一,莫寒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敬畏。

  “这法术明叫脏法九子。”

  “脏法?是外域法门?”张天一问道。

  所谓的外域,国内其实多是指藏边那一带。

  而脏法也多是指那一带的一些法术奇门。

  因为在清代那一带的最大宗教是佛教密宗,所以他们将其他的宗教信仰列为非法宗教。

  其他的法术也被称之为肮脏、不净的法术。

  当然了,法术哪里有什么肮脏、不净的,不净的只有人。

  不过脏法多是讲究以先天五气、鬼神秘诀、黑煞不宣之法施术。

  看起来的确不怎么光明正大,多行诡秘之事。

  所以脏法即便是传入中原,依然不那么入流。

  知道的人不多,学的人就更少了。

  “是,是从藏边地区的脏法里推衍后,加入了一些我自己学的东西,然后变成了如今的脏法九子。”

  “何谓脏法九子?”张天一问道。

  “这脏法九子是以九欲相结合,正是应了龙生九子之名。”莫寒说道:“古语有云,龙生九子,子子不同,其实这句话暗指先天分阴阳,阴阳又化三清,三清浊九欲,原本我想创造一门修炼的功法,却不曾想无意间创造出这门奇异的招式,不过我这门法术只能勾动人的九欲之一的食欲。”

  “我原本以为你是闹津一脉,不过如今听你这道法见解,似乎是隐为见一脉。”

  “我早年曾入闹津一脉修行,后来出师之后又白茹隐为见一脉,我的法术都是以闹津一脉为基础创建出来的,不过我发现两者功法修行并不冲突,甚至有些契合,脏法九子也是合两家之法尔创造出来。”

  “这功法当真无解?”

  “有,两种办法。”莫寒说道。

  陈曌立刻竖起耳朵,这家伙和自己说无解。

  结果张天一问起来,居然又说有两种方法。

  这是在看不起自己吗?

  陈曌看向莫寒的时候,眼中立刻多了几分恨意。

  看来还是自己下手太轻了,回头再开发几个手段出来。

  “断欲求念,以苦行僧的修炼之法,辟谷绝尘,再配合自己的大毅力,也许能够摆脱这恐怖食欲。”莫寒说道。

  张天一看了眼陈曌,摇了摇头:“这不可能。”

  苦行僧是什么玩意?

  那是拥有着钢铁意志,用苦难来磨砺自己心智,一直到达彼岸。

  别说陈曌这货了,哪怕是自己都做不到。

  对于苦行僧来说,想都是原罪。

  一个念都是罪无可赦。

  让陈曌玩苦行僧那一套。

  那和杀了他没什么区别。

  “那只有另外一种方法,那就是满足。”莫寒说道:“九欲也被称之为九毒,九毒无解,可是若是能够满足九毒,那毒就不再是毒,而是修行的良药。”

  “这倒是与佛偈有些相似。”张天一抚着白胡子点了点头。

  虽说如今华夏灵异界佛道争锋,不过张天一早就超脱了那种佛道门第之见的层次。

  若是佛道有拿得出手的奥义,张天一也不会去否定。

  “如何满足?”张天一问道。

  “人心无底,人欲无穷,欲壑难填,若是能填满,那就不叫欲望了。”

  莫寒看了看陈曌:“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吃,不断的进食,以此来暂时的遏制食欲,可是但凡中了脏法九子的人,要么就是彻底失控,要么就是撑死,从来未曾有第三种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