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真的长生不老 > 第302章 偶遇表妹

第302章 偶遇表妹

  世界观被颠覆是一件十分严重的事情,如果是在一些魔法仙侠奇幻玄幻非正常世界,通常来说出现世界观被颠覆往往会导致精神世界崩塌,修为大降,甚至危及生命的可能。

  当然,如果是主角的世界观被颠覆了,那么他就会成为一个废柴,从耀眼的天才变成家仆都可以嘲讽的废物,还有未婚妻退婚,学院的混混欺负等情况都可能出现,但是正因为世界观被颠覆,主角认识到了更深层次的世界本质,从而走上一条与众不同的修行之路,最后超越这个世界的桎梏。

  仲卿喝了一口啤酒,她不是什么主角,她也不是什么其他世界的修炼者,她只觉得这个世界已经不是她所认知的了,许许多多的常识和熟知的基础科学知识,都变得虚假不堪。

  倒是也有很多事情得到了解答,例如为何有人如此天纵奇才,为何如此风华绝代,为何如此令人惊艳。

  如此,如此这般,却也让仲卿越发觉得心甘情愿,没有什么抗拒之心了,毕竟她所服侍的本就不是凡人,犹如仲卿心中的女神。

  “青春永驻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刘长安吃着仲卿的烧烤,当然要开导开导她。

  “哪不稀罕了?”仲卿笑了起来,刘长安这人说话就是有趣,要是一般人听她这么感慨,要么就是当她说笑,要么就露出一副饶有兴趣,想听她讲讲的神情,其实心中不以为然。

  “例如这间包厢里的三个人,就你不是青春永驻。”刘长安指了指身旁的上官澹澹说道。

  上官澹澹原来和刘长安中间隔了一个位置,但是她中途去拿了店里的热水壶进来,就换了一个位置挨着刘长安了。

  上官澹澹被一条羊腿控制住了,不愿意说话,但是她的内心是反对的,因为青春永驻是形容年纪很大的人才用的,上官澹澹今年还是个幼小的太后。

  仲卿记得原来是四个人来吃烧烤的,怎么只有三个人了呢?还有一个哪里去了?

  可是这不是现在的重点,重点是刘长安的话,仲卿笑着脱掉了外套,里面只是一件白色的吊带背心,暖暖的包厢里吃着火热的烧烤,还有炭火在燃烧,热乎乎的感觉让人浑然忘记了冬日的寒冷。

  “你就当我是开玩笑吧,本来这事说出来也没有人相信的,你不用一本正经地跟着我胡说八道。”仲卿喝了点酒,才随口说出了这样的事情……否则她的嘴巴平常还是很牢靠的,即便是没有人相信的事情,她也不会泄露出口风。

  不过这种聊天态度也是仲卿喜欢找刘长安吃烧烤喝酒的原因之一,因为和他说的事情再怎么荒唐,他也不会嘲讽和敷衍,反而会比她说的更加荒唐。

  “我一本正经,非得说我是胡说八道。”刘长安没有怎么感慨地说道,已经习惯了,“来,敬你一条烤羊舌。”

  说是一条,其实一条大舌头切成了数条的,否则难以入味,羊舌肉质坚实,无骨无筋无韧带,含有丰富的蛋白质,但是脂肪和胆固醇含量也比较高,不宜多吃。

  仲卿吃了,刘长安才说道:“吃羊舌的时候,有没有一种和羊舌头舌吻的感觉呢?”

  仲卿刚吃完,被刘长安说的不禁想起了自己含着一条大羊舌头的情景,顿时感觉有些恶心,连忙拿着纸巾按住了嘴巴,忍不住那种呕吐的**,连连喝了几口啤酒把那种恶心给生生压了下去。

  “难怪白茴说你这人极其讨嫌。”仲卿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刘长安。

  刘长安笑了笑,长得好看的女孩子,就是用来满足恶趣味的,毕竟人人都有一颗作弄别人的心,可是如果对方太丑了的话,作弄起来不但无趣而且显得残忍,所以还是针对仲卿这种长得好看的好了。

  不过被刘长安恶心了一次以后,仲卿的胃口反而放开了,心情也没有那么压抑了似的,跟着其他人的节奏大吃大喝起来。

  最后仲卿还是一如既往的喝醉了,没有不省人事,还能哼哼唧唧,但是自己回去肯定是不行的了。

  巧合的是代驾竟然是原来有一次叫过一次的,放上座椅垫,戴上手套以后还和副驾驶座上的刘长安聊了两句,眼睛里闪动着羡慕的光,这男人每次都被女车主灌醉了啊,真是厉害。

  车子先到了刘长安家的小区,上官澹澹牵着周咚咚先回家了,再来到宝隆中心的停车场,刘长安拉着仲卿的胳膊送她上楼回了房间。

  刘长安把仲卿丢在床上,倒了一杯水放在床头就准备离开了,仲卿突然站了起来,吃吃笑着,“你是不是性……无能啊?我……我这么一个大美人……”

  刘长安愿意夸赞仲卿长得好看,可那是她清醒的状态下,现在这算哪门子大美人?大美人,那必须是由内而外,精神气质神态都美,醉醺醺的衣衫不整头发乱糟糟的和大美人毫无关系。

  “我跟你讲……其实我是正常女人……我也想男人啊!”

  说着仲卿嬉笑着脱掉了外套,伸手就要把吊带背心也脱掉。

  刘长安抬手就是一掌,把仲卿给劈倒躺在地上。

  试了试鼻息,是晕了过去。

  刘长安很体贴地把房间里的中央空调打开了,调到了25.5度,免得她着凉或者太热了,然后小心地避开了她平躺在地毯上的身体,离开了房间。

  “我这辈子真是个好人啊,不过下次要提醒她不要喝醉了才行。”刘长安稍稍有些感慨,他已经不是愿意和喝醉酒处于不是很清醒,或者不能控制身体的女子发生关系的那种人了。

  刘长安琢磨着,仲卿说的“青春永驻”应该是苏南秀,大概是今天或者这两天,仲卿知道了苏南秀的另一个身份就是“三太太”,所以一时间难以接受,是今天仲卿想要喝酒缓解心里情绪的主要原因。

  仲卿这样阅历丰富的女子,尚且难以接受,如果是安暖呢?刘长安想了想,没有肯定的结论,在仲卿房间门外站了一会儿。

  多想无用,刘长安正准备离开,便看见白茴从电梯里走了出来,看见了站在仲卿房间外的刘长安。

  “晚上好。”刘长安碰见了熟人,自然是要打招呼的,朝着白茴点了点头。

  和白茴擦身而过,刘长安往电梯里走去。

  白茴把神情自若的刘长安给拉了回来。

  “你怎么在这里?”白茴不可思议地看着刘长安,不管是他这么晚了从表姐的房间里出来,还是如此神情自若地完全没有想要解释或者说明一下的样子,都让白茴觉得无法理解。

  正常人这时候不都应该紧张或者急切地说明问题,以免让她误会,让她多想什么吗?

  “我想在哪就在哪。”刘长安最近对白茴多了一些耐心,毕竟大家也是关系不错的朋友了,所以即便她问的是废话,刘长安也礼貌地回答了。

  “你……你就是这么一个说法?”白茴依然拉着刘长安,因为刘长安居然又试图往电梯里走去。

  “不然呢?”

  “你不说明一下你为什么这么晚了从我表姐房间里走出来?”白茴也不想怀疑啊,可是这么晚了……而且白茴觉得表姐还是很欣赏刘长安的,就是相对来说表姐的年龄比刘长安大了一些。

  可是如果在某些特殊情况下,**什么的,天雷勾动地火什么的,ons什么的,未必不可能吧?

  “你怀疑我和你表姐发生了点什么?”刘长安明白过来地点了点头,他都不想问,他只是站在门口,到了她嘴里怎么就成了从她表姐房间里走出来了?她哪只眼睛看到的?女人的八卦果然是从第一时间就开始随意添油加醋。

  白茴脸颊微热,他这么直说出来,倒好像是她的错了一样,可是这样的情况,容不得别人不想啊!

  这不是白茴第一次看到他从女孩子的房间里走出来了,只是上一次,他主动解释了。

  “我不解释是因为……相不相信我的为人并不是我的事情,而是你自己的事情。如果你相信,不需要解释。如果你不相信,那我就更没有必要向你解释了,随便你怎么想。所以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没有必要说明。”刘长安微微皱眉,“你果然蠢的很,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

  “那……那高考那一次,你为什么把我关进房间里堵住也要向我解释?”白茴有些不服气地反问。

  “自己想。”

  “是因为你怕我八卦安暖?”

  “你也知道你爱八卦啊。”

  “那你今天就不怕我八卦你和我表姐?”白茴探头张望了一下仲卿的门口。

  “那我就把你的舌头扯长十厘米。”刘长安伸了伸手。

  白茴吓了一跳,连忙身体后仰,脑袋往后缩了缩,瞪大了眼睛盯着刘长安。

  刘长安笑了笑,眼前的白茴有点像警惕着不愿意被陌生人摸头的猫猫狗狗之类的。

  “行了,我就问问,你怎么在这里?”白茴用随便问问的语气说道,免得他又以为她是让他解释了。

  “她喝醉了,我送她回来。”

  “我是来拿包包的,表姐帮我代购了一个很可爱的包包。”白茴扯着刘长安,“正好我可以照顾下她。”

  “那你扯着我干什么?”

  “说不定她喝醉了不舒服什么的,需要人帮忙啊。”白茴打开门,把刘长安扯了进去。

  -

  推荐一本老乡的书《我家后门通洪荒》,去了一趟洪荒,哦,任督二脉被打通了。再去一趟,成了仙门宗派眼珠子发红的先天道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