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 第4258章 终于想通了不对的地方!

第4258章 终于想通了不对的地方!

  地下车库的角落里,停着一台迈巴赫S级,苏锐和张斐然就坐在后排。

  由于玻璃贴膜是全黑的,因此从外面并不能看到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斐然一只手搂着苏锐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捧着苏锐的脸,吻得很忘情。

  张斐然那的女秘书兼司机已经在地库拐角处等了半个小时了,她本以为老板在上车之后就会让她过来,没想到,足足过了半个小时,老板的电话都没有打过来。

  这女秘书觉得老板和她的“男朋友”可能在车上干了些什么,但是,每当她偶尔脸热心跳的偷偷把脑袋露出拐角的柱子,却发现那辆车并没有发生一丁点的震动。

  “呃,难道在这过去的半个多小时里面,他们真的只是在聊天吗?”女秘书说道,她捂着自己发烫的脸,脑子里的某些画面却始终挥之不去。

  …………

  迈巴赫的车子里面,张斐然恋恋不舍的和苏锐分开,她的眸光像水一样温柔,看着眼前的男人:“我为什么会忽然感觉,咱们两个的关系可能也就只能进展到这个程度了呢?”

  其实,这一刻,张斐然真的很想融化在苏锐的眼光里。

  “那可不一定。”苏锐喘着粗气说道。

  刚刚的那绵长一吻,让苏锐几乎有点缺氧了。

  张斐然的身材本来就极好,此时这么近距离的贴着苏锐的身体,如此的零距离接触,让苏锐自然是有些很明显的心猿意马,车厢内的温度都上升了不少。

  “真的吗?”张斐然看着苏锐的眼睛,随后目光下移,又落到了他的嘴唇上。

  她没有再给苏锐说话的机会,又吻了上去。

  …………

  首都机场的停车场。

  白克清在让秘书买了早班机的票之后,就提前来到了这里,在车里眯了几个小时。

  他在来到这里之前,已经给自己的儿子打了个电话,让他和自己一起去米国,然而,贺天涯口头上同意了之后,却一直都没有再出现。

  看了看时间,白克清摇了摇头,给儿子打了个电话。

  飞机还有一个多小时就要起飞了,马上就要进行安检,如果贺天涯这个时候还没有赶到机场的话,无疑会错过这次去米国的航班。

  但是,若自己走了,把儿子留在华夏,白克清隐隐觉得有点不太放心。

  然而,贺天涯的手机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之中。

  直到白克清上了飞机,系上安全带之后,看了看身边空空的座位,那种不安的感觉越发强烈了,于是准备再给儿子打个电话。

  可就在这时候,贺天涯的电话反而打过来了。

  “爸爸,我改主意了。”贺天涯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他的声音之中似乎带着一丝微微的笑意,说道:“我暂时不走了。”

  之前在那餐厅里面吵得如此激烈,现在这一声“爸爸”又喊的这般亲切。

  “为什么不走?”白克清闻言,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

  他也觉得儿子的态度似乎有点不太对,但是一时间又说不出来不对的地方在哪里。

  “我觉得吧,你和我妈去签订离婚协议,这种事情对于我这个当儿子的来说,实在是有些太残忍了,我其实有些不适合见到这伤感的离别场面,毕竟,我还是个孩子啊。”

  我还是个孩子啊……这句话有些太无耻了,讽刺的意味也太强了,让白克清听得心中又要冒出火来。

  “所以,你不准备走了?”白克清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

  这些年来,他已经逐渐变得喜怒不形于色,可是偏偏在儿子面前就会轻易的破功。

  “爸,你越是想让我走,我就偏不走。”贺天涯微笑着说道。

  白克清闻言,简直被气得浑身发抖。

  他直接解开了安全带,想要离开飞机,然而空姐却走过来说道:“先生,现在舱门已经关闭,飞机已经开始滑行,请您在座位上坐好,不要随意走动。”

  白克清只能坐回座位。

  回想着贺天涯所做的一切,他这个当爹的隐隐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毕竟,这个喜欢剑走偏锋的儿子,当初在回国没多久的时候,就策划绑架了自己的亲爹,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干不出来的?

  “爸,你的飞机要起飞了吧?”贺天涯说道。

  “你不要自作聪明,把我也给算计进去了。”白克清的声音发沉。

  然而,白克清这当爹的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此时正站在航站楼里,看着他本该乘坐的飞机滑行着进入起飞跑道。

  机场的灯光明灭,仿若贺天涯眼中时生时息的火焰。

  “爸,我没算计你,因为确实还没到我回米国的时候。”贺天涯又说道:“但是,你真的该去看看我妈了,你们两人的事情,也实在不能再拖下去了。”

  “我警告你,我不在华夏的这几天,你最好不要搞出什么乱子来,好自为之!”白克清说完,直接怒气冲冲的挂断了电话。

  “一路平安,我的老爸。”

  贺天涯望着那一架飞机升空而起,唇角轻轻翘着,露出了一丝微笑。

  随后,他打开了手机的短信界面,给贺琳薇发了一条消息。

  “妈,我爸上飞机了,你去接他吧。”

  发完了消息,贺天涯便直接把手机给关机了。

  如果站在儿子的立场上,贺天涯自然是不希望看到自己的父母离婚的,但是,这么多年来,他从未真正感受过家庭的温暖,所以,有些东西也无须再坚持了。

  透过航站楼的玻璃,贺天涯看了一会儿清晨的天空,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没有人知道他接下来的这几天里准备做些什么。

  …………

  早晨八点钟。

  苏锐醒来,身边的张斐然已经起床了。

  他们昨晚在离开了地下车库之后,便来到了张斐然的那一间三进四合院。

  不知道有没有眼睛盯着这个院子,但是苏锐要的就是给张斐然站台,无论被多少人看到他进出这里,都不重要。

  苏锐并不经常在首都,这里总需要有一个自己的代言人才行。

  昨天晚上回来,两人同样没有发生什么,除了苏锐被张斐然抱着亲到了半夜之外。

  此时的张斐然正在做瑜伽,这是她每日的必修课。

  苏锐简单地冲了个澡,走到了瑜伽房,正好看到张斐然正在倒立,双腿时不时地在空中做出交叉的动作,动作缓慢而优美,身体却一直保持着平衡,这其实很不容易,对力量和柔韧度要求极高。

  苏锐看着张斐然的这个动作,忽然想起了司徒远空的那七个动作,不知道司徒老爷子当年有没有从瑜伽之中获取灵感。

  张斐然并没有觉察到苏锐的到来,她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

  “怎么我觉得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呢。”张斐然自言自语。

  随后,她的表情变化了一下:“难道说……啊!”

  话未说完,张斐然便控制不住地发出了一声尖叫!

  她的身体失去了平衡,朝着地面平平拍了过去!

  虽然下面有着瑜伽垫,但若是这样后脑勺和后背着地,绝对会摔的不轻!

  这一刻,张斐然有点慌乱。

  她的瑜伽水平其实极高,平日里还从来没有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呢,刚刚张斐然思考到了一个极为关键的问题,心境一乱,便失去了平衡。

  不过,预想之中的倒地和疼痛并没有发生。

  她被一个人接住了,确切的说……是抱起来了。

  “怎么回事?”苏锐问道,他听到了张大小姐的自言自语,也看出她有点不太对劲。

  在张斐然的身体即将摔到地上的时候,苏锐的两只手臂分别伸到了她的后背和腿弯处,直接来了一个公主抱。

  虽然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动作,可是,这一刻,张斐然的心里面还是充满了浓浓的安全感!

  “还好你在,不然我都要被摔成脑震荡了。”躺在苏锐的怀里面,张斐然的俏脸不禁都红了几分。

  苏锐看了看怀中的漂亮女人,咳嗽了两声,赶忙将其放下来了。

  张大小姐的身材实在是太好了,再加上这白色瑜伽服的衬托……苏锐真的怕自己再抱下去会出现什么危险的事情。

  张斐然的心中虽然恋恋不舍,但她也觉察到了苏锐的心理活动,因此心头似乎因此而变得更加火热了起来。

  “你怎么了?脸这么红?”看到张斐然没回答,苏锐不禁又关切地问道。

  钢铁直男到底不懂女人的心思。

  被苏锐这么一问,张斐然才从出神的状态下被拉了回来:“对了,我刚刚想起了一件很关键的事情。”

  “什么事?”看到张斐然的表情忽然严肃起来了,苏锐也正色问道。

  “我忽然想到,贺天涯平日里绝对不是一个容易有情绪波动的人,对吧?”张斐然问道。

  这一刻,她脸上的羞意尽去,眼中开始逐渐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这位心理学专家,终于开始发挥专长了。

  在昨天饭局之后,张斐然隐隐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但说不清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到后来,她的注意力一直被苏锐所吸引,没有时间细细思考这件事情。

  但是,在做瑜伽的时候,张斐然终于有了独处的空间,她也好不容易想通了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